2015年,国家“钱袋子”是这样“精打细算”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29日讯(记者 崔文苑)“财政运行基本平稳。”29日,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分析2015年全年财政收入情况时表示。这在6.9%的GDP增速下,通过大力推进财政资金统筹使用,积极盘活存量、优化支出结构,较好保障各项民生支出,来之不易。

与普通家庭过日子须“精打细算”一样,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国家稳增长、保民生更得“精打细算”。2015年,财政收入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如何突出重点、有保有压“过紧日子”?结合29日发布的2015年全国财政收支数据,《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财税专家。

增幅与经济走势“匹配”

年初预期,被作为判断年终收入是否“理想”的标准之一。

从全国情况看,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2217亿元,同口径增长5.8%。这较年初154300亿元、增长7.3%的目标存在差距。

“不能偏面只根据预期来判断是否"理想",还应该看这样的收入水平,是否和经济形势匹配。”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全国财政收入增长5.8%,同比回落2.8个百分点,其中一项重要原因,就是受经济形势影响商品价格持续走低,导致税收大幅下降。“比如说大宗商品进口价格下跌,以原油为例,从此前每桶100美元下跌到30多美元,加之一般贸易进口大幅下滑,这些都造成进口税收大幅下降。”白景明说。

第二,同样受经济增速下滑影响,“工业生产放缓,尤其是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持续下降,导致按现价计算的增值税等税收低增长。与此同时,企业效益下滑、利润增幅相应回落。这些都直接带来财政减收。”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分析表示,实行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减轻了企业和居民负担,也直接带来财政减收。

由此来看,去年全年财政收入形势与经济走势相吻合。更具体一点来看,2015年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9234亿元,增长7.4%,与年初预计收入69230亿元、增长7%吻合度较高。相比之下,地方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稍显逊色,2015年收入82983亿元,增长9.4%,同口径增长4.8%,与7.5%的年初预期增速差距明显。

“从收入结构上看,地方财政收入中,此前贡献较大的土地交易环节税收等,出现大幅下滑是导致其下降的原因。另外,去年大力度的降税,尤其是减费,对地方收入影响更为明显。”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比如,契税3899亿元,同比下降2.6%;土地增值税3832亿元,同比下降2.1%。

放弃当期税收利益,保证后期可持续增长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由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组成。数据显示,2015年税收收入124892亿元,增长4.8%,非税收入27325亿元,增长28.9%,同口径增长10.6%。

有人会质疑,为何税收收入与非税收入存在这么大悬殊?

“非税收入增长,主要是部分金融机构及中央企业上缴利润增加较多等因素造成。”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数据显示,中央非税收入6997亿元,增长57%,同口径增长50.3%;地方非税收入20328亿元,增长21.5%,同口径增长1.3%。

非税收入偏高,还与地区经济增长特点有关,局部地区略为明显。根据近期地方两会公布的财政收入情况来看,甘肃税收收入增幅为8.1%,非税收入增幅达到17.4%;福建税收收入增幅为2.9%,非税收入增幅达到9.3%。

“这反映出经济增长方式不同,带来的财政收入结构的差异。”张斌说,税收增长较快的地区,通常是金融业、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发达地区,而甘肃、内蒙古等对资源依赖度高的省份则非税收入偏高。

事实上,造成这一悬殊还来自税收“自身”原因。

以此次发布数据中的车辆购置税为例,受到10月1日起对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减半征收政策影响,全年收入为2793亿元,同比下降3.2%。另外,为加快出口退税审批、提高部分产品出口退税率,出口退税也加大力度,全年达到12867亿元,同比增长13.3%。“2015年减税约3000亿元,相当于是直接降低税收2个百分点还多。”白景明分析说,这是放弃当期税收利益,保证后期可持续增长。

这样精准“减”换来经济效益“加”的做法,已经逐步显现。比如,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税收增长8.3%,比制造业整体增幅高出3个百分点;2015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完成1210亿元,增长21.2%。受此影响,创新创业活跃的浙江、广东、山东,税收增速分别达到8.1%、0.8%、0.2%。

支出突出重点,有保有压

2015年1-12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5768亿元,比上年增长15.8%,同口径增长13.17%。完成年初预计支出171500亿元、增长10.6%的目标。“在收入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支出完成预期,这体现了积极财政政策在持续发力。”张斌说。

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5549亿元,增长13.2%,同口径增长12.77%;地方财政用地方本级收入、中央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资金及动用结转结余资金等安排的支出150219亿元,增长16.3%,同口径增长13.24%。

张斌表示,首先要保障支出增量,其次还得优化支出结构、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这才能保障积极财政政策效力的发挥。“从数据来看,2015年财政支出体现了突出重点、压缩一般、有保有压的特点。”他说。

比如,教育支出26205亿元,增长8.4%。这带来的是更好落实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和城市义务教育学生免学杂费政策,惠及约1.1亿名农村学生和2944万名城市学生,此外国家助学贷款、国家助学金等资助政策体系也得到完善。再如,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11916亿元,增长17.1%,进一步支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财政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年380元等,全国所有县(市)也推开了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此外,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19001亿元,增长16.9%,这不仅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各项政策相呼应极大程度保障了就业,还将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由每人每月55元提高到70元。

从各地情况看,在财政收支矛盾十分突出的情况下,一方面,持续优化支出结构、加大民生投入力度成为各省的共同点。梳理数据发现,江苏省公共财政支出75%以上用于民生;山东省则达到78.1%,比上年提高1个百分点;甘肃省民生支出占总支出的77.9%;浙江省是将2015年新增财力的三分之二以上用于民生。这些投入也换来民生极大的改善,以广东省为例,总支出中的69.6%用于民生,尤其是2015年提高公共交通便利化水平等取得重要进展,截至2015年底广东全省实现县县通高速。

另一方面,各地从严控制“三公经费”等一般性支出。以山东省为例,一般性支出大幅压减,全省以行政管理经费为主的一般公共服务支出仅增长1.7%,比总支出增幅低13.2个百分点。

作者:崔文苑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