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继承者”:二代企业家成绩几何?


    陈凯茵


    随着老一代企业家年岁渐大,“继承者”们正逐步走向台前——柳青、汪小菲等名字已经越来越为人所熟知。在父辈打拼出来的“江山”的光环下,二代们是继续开疆辟土?亦或是“另辟蹊径”?他们所走的路各不相同,成绩又几何?


    三年前接替父亲刘永好担任新希望董事长的刘畅,近期交出一份还不错的成绩单,财报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新希望实现净利润17.75亿元,同比增长12.85%。


    过去三年间,刘畅作为“继承者”,带给新希望很多新变化,在企业内部大张旗鼓地革去低效业务板块,只保留饲料、肉食品、养殖、贸易等优势业务。而后在最近的公开亮相中,又明确了新希望新的转型方向,从面向产业的饲料大户转向面向消费者的食品大亨。


    与刘畅继承“衣钵”的做法相比,王思聪则稍显“特立独行”。作为国内最有名的“二代”,王思聪不仅没有继承王健林的万达帝国,反而在投资的路上越走越顺。


    从一开始小打小闹地收购电竞战队,到后来成为普斯投资的董事长正儿八经地投资,短短五年时间里,王思聪成绩斐然。连王健林也含蓄地表扬:“有点小进展”。


    从5亿起价,普思投资成立至今四年时间里,完成了26个股权项目的投资,其中已有8个项目获得退出,其参与的众多港股和美股的基石、锚定和配售等投资也同样成绩不菲。靠着投资以及其它业务,王思聪已在去年凭借40亿的身家尾随老父亲登陆胡润百富榜。


    盘点思聪目前“染指”的行业,电竞、游戏、视频直播、电影特效、体育……可以看出它们并非围绕万达集团相关产业,而是秉持着王思聪自己的判断:立足全球视野、紧跟泛娱乐趋势、探寻前沿科技。


    同样“含着金汤勺出生”的柳青作为柳传志女儿,也未曾女承父业,而是选择了拼搏自己的事业。柳青的履历虽然耀眼,却与联想毫无关联。


    2002年加入高盛(亚洲)集团投资银行部负责“分析员工作”,2004年转投直接投资部工作,2008年晋升为执行董事。2012年,晋升为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亚太区董事总经理,成为高盛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董事总经理之一。然后她在别人意料不到之时,又转身扎进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浪潮,不惜自降薪酬90%, 为创业仅两年的滴滴打车出任COO,后升任总裁。


    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这样评价柳青:在加入滴滴的半年时间内,帮助公司完成了当时非上市公司最大一笔7亿美元融资,并带领团队浴血奋战,杀出了一条血路。柳青主导完成融资后,她也成为促成滴滴快的合并过程中的关键人物。


    以上这几位“二代”或站在父辈垒下的基石上继续开疆辟土,或另辟蹊径找寻自己的发展之路,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然而,同样顶着父辈的光环,而另一些“继承者们”成绩则差强人意。“浦东开发第一人”汤君年的两个儿子汤子嘉、汤珈铖两兄弟十二年前“临危受命”继承汤臣集团,作为二代掌舵者的他们以“守业”为责任,一心求稳。汤臣一品之后,汤臣集团的房产项目后劲不足,天津和澳门的项目缓慢进行,纵观近段时间的汤臣集团的年报,大部分的盈利情况完全系于汤臣一品一个项目之中,波动颇大。而曾经风光一时的张兰之子汪小菲目前也渐渐远离商业,2006年汪小菲在母亲张兰3亿元的扶持下成立俏江南旗下顶级会所——兰会所,如今不仅销声匿迹,连俏江南也落入他人手中。


    看来,即使带着父辈的光环,“二代们”要守住自己的位置,闯出自己的天地也非易事。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