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宠倾城医妃全文下载 第138章无情无义节txt下载

 墨白果然不愧第一杀手的名头,他也并没有说虚话大话,他的追踪术和隐匿术的确是无人能及。WwW.XshuOTXt.CoM

 
虽然带着一个人,他的身法仍是轻盈灵动,飘然若仙。

 他并没有把若水负在背上,也没有搭在肩上,而是展开双臂,让她平平地躺在自己的臂弯里,上半身稳稳不动,只靠双腿的力量,在树梢之间灵动如飞。

 若水身不能动,但是耳边只听得风声作响,眼前蓝天白云在飘,侧过眼,是墨白那张寂然不动的脸。

 她口不能言,心中又气又急。

 这个墨白该不会是个精神病患者吧?他好端端地,发的是什么疯?竟然把自己掳走?

 就为了一个薄香丸的解药?

 应该不至于吧!

 若水只是担心了一会儿的功夫,就让自己变得心平气和起来。

 她不急,一定不能着急。

 她相信墨白不会一直点了她的穴道,不管墨白是为了什么原因,掳走自己,只要她能开口说话,她就有办法让墨白把自己再送回小七的身边。

 墨白展开轻功,在茂密的树丛林梢间纵跃如飞,有如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若水却没有感觉到半点颠簸,对他的功力之深,倒也佩服。

 这片山林十分的广袤,墨白沿着山林一路向上攀延,很快翻过了这座山头,他抬头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折向东行。

 真聪明!

 若水心中又是一阵赞叹。

 这人果然是躲避追踪的一把好手。

 他不仅是从地形上让追踪的人无从捉摸,更是把追踪人的心理琢磨得一清二楚。

 因为自己和小七原本就是向东而行,他当着众人的面前掳走自己,按照常理推测,他最不会选择的行进方向,就是往东!

 可他偏偏就选的东方。

 若水曾经读过一点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对于心理学,她只能称得上是略知皮毛,没想到在古代,居然也会遇到一位懂得追踪心理的高手。

 除了方向的选择之外,墨白另一个让若水觉得佩服的地方就是,他没有选择骑马,而是展开轻功,不辞辛劳地带着自己一路步行。

 像塔克拉玛干那样的神驹,在世人的眼中都是可遇而不可得的宝物,墨白不会不知,可他却视而不见,弃而不用。

 显然是因为他知道,这四匹宝马都是有灵性的,认主!

 不管他骑走了哪一匹,都会给小七的追踪留下蛛丝马迹,当断则断,果然是杀手的风范。

 只是,墨白就这样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小七……他能追踪得到自己吗?

 事实上,若水压根就不想小七追上来。

 论武力,他打不过墨白,论智计,墨白也丝毫不在小七之下。

 这是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若水头一次看到了一个比小七更为强大的存在。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怕他!

 她不想小七追上来的原因是,她已经想出了法子,让墨白会乖乖地把自己送回去。

 现在,她就等着墨白解开自己的穴道了。

 墨白的轻功已经到了踏雪无痕的地步,他虽然抱着一个人,依然身法如风,足尖在树叶上轻轻一点,像是从冰面上滑过一样,不留半点痕迹。

 他足不停步地一口气奔出了山林。

 出了山林,再往东行,就是通往帝都的官道,他再这样双臂托着若水而行,未免就有些引人注目了。

 墨白目光一转,飞快闪进了一所农家的茅舍之中,见家中无人,想来都去田里劳作了,他取了一件男子穿的粗布衣衫,自己先换上了,然后找了床薄被,把若水连脑袋一起裹在里面,连头发丝也没露出半点。

 就是这样,墨白仍是不敢掉以轻心,他看了看天色,抱着若水,再次钻进了山林里。

 这样一来,小七他们想要追踪他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在墨白掳走若水之后,马车里的三人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老八和唐珊瑚压根就不敢去瞧小七的脸色,两个人全都看着外面的太阳,计算着时辰,那墨白说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的穴道自解,老八准备解了穴道的第一件事,就是追上那个掳走七嫂的混账家伙,一剑捅他个透心凉。

 眼瞅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老八的心越来越是焦急。

 那个墨白的脚程极快,他那般的轻功,要是有心想避开他们的追踪,他们就别想追得上他。

 可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掳走七嫂吗?

 七嫂落在这样一个大色魔的手里,还想守得住清白吗?

 七哥,七哥又该怎么办?

 老八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开了。

 突然之间,小七一声清啸,跳起身来,飞快地解开了老八和唐珊瑚的穴道。

 老八觉得四肢一阵酸麻,刚想站起,右腿一软,又坐倒在地。

 但他很快就一咬牙跳了起来,伸手抓起墨白掷在唐珊瑚身前的火红长剑,深吸一口气,对着墨白消失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老八,回来!”

 老八刚刚奔出几步,就听到身后小七的一声清叱,他猛地站住脚步,回过头来。

 “七哥,咱们分头去追,他掳走了七嫂,不是向西,就是向北。”

 “我也去!”唐珊瑚揉得发酸麻的脚脖子,也跳下了马车。

 “谁也不许去!”小七沉着脸,他只觉得心口憋闷得几乎要爆炸开来,却无从发泄。

 “七哥!为什么!要是再不追,真的就追不上了!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七嫂被他掳走吗?你为什么不去救?”

 老八急得额头上青筋直爆,他一翻身上了珠穆朗玛,一勒马头,准备向北方追去。

 他记得那天晚上,那个叫冯安民的黑衣人首领临死之前正要吐露真相,他曾说了一个“北”字,他直觉地认为,墨白带着若水,不是往西,就是往北。

 “我说不许去!老八,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小七再次出声,他的两只墨玉般的深眸,像是大海,隐隐现出滔天巨浪,看得老八一阵心惊肉跳。

 可是很快他就把对小七的惧怕心理抛在了脑后,他梗了梗脖子,大声道:“七嫂她是你的妻子,她为了保护你才被人掳走,你为什么不肯救她?难道你要看着七嫂落在那人的手里,受尽折辱而死吗?”

 小七的眼角肌肉一阵跳动,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冷肃着眉眼,眼底却是血红一片。

 可惜老八并没有看到。

 他只看到小七身形不动,矗立在车前,像一尊石像,不由得气往上冲。

 “你不去救,我去救!你怕墨白,我不怕!”他气冲冲地怒声道,猛地一拍马屁股,白马仰起脖子,发出一声长嘶,放开四蹄,往东驰去。

 哪知白马刚刚奔出数步,老八就觉得眼前人影一闪,白马的缰绳被人抓住,登时站定了脚步。

 老八定睛一看,拉住自己马缰的人,正是小七。

 “七哥!”老八一声怒吼,正在朝小七咆哮,突然一怔,冲到口边的骂人之语登时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七哥……”他的声音一下子小了许多,张牙舞爪的气势也收了个干干净净。

 因为他看见,小七的眼底一片通红,眼角还湿润着。

 七哥,他哭了啊!

 老八的心里顿时揪成了一团,再一次把墨白的八辈子祖宗问候了一遍。

 他掳走了七嫂,害得七哥这样伤心!

 从小到大,七哥在他的心里,是天下最坚强的男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七哥流过半滴眼泪。

 就连他中毒最深的时候,被人砍成重伤,生命垂危的时候,他也是只流血,不流泪!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七哥落泪的模样。

 “七哥,你放心,咱们一定可以把七嫂救回来,把那个墨白碎尸万断!”

 老八狠狠的一挥拳。

 小七极缓极缓地摇了摇头。

 “七哥,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真的不打算救七嫂了吗?”老八简直不敢置信的瞪着小七,要不是看到小七眼角的泪痕,他早就忍不住一拳轰了上去。

 “救?你救得回来吗?”

 小七的嗓音喑哑,每个字都像是沾着血,从他的心里吐出来。

 “你知道他们往何方而去?你能追上墨白?追上了你又能打得过他?”小七冷冷地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问道。

 老八愣了,小七的话让他感觉到一阵绝望,他茫然地道:“追不上,就不救了吗?”

 小七没有回答他的话。

 他抬起头来,看向重重叠叠的山林深处,那是墨白掳走若水的方向,此时只有风动树梢,晃起一片树影。

 “走!”小七猛地一甩头,翻身上了枣红马。

 “走?去哪儿?”老八愣愣地问道,他看着小七拨转马头,向着东方。

 这是要继续赶回帝都的意思么?

 就算是用脚后跟想,那墨白也绝不可能带着七嫂往东边走啊!

 “回帝都!”小七冷冷地抛下三个字,头也不回地打马狂奔。

 转眼前,枣红马就像一道闪电般,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老八目瞪口呆地看着小七身后扬起的一路烟尘,狠狠地骂了句娘,他的七哥,居然就这么走了,抛下七嫂不理,就这么无情无义地离开了!

 那,自己该怎么办?

 “八、八哥,咱、咱们去救若水姐姐吧!”

 唐珊瑚悄步走到老八身边,张大了眼睛问道。

 刚才的小七像只隐忍暴怒的狮子,浑得上下充溢着嗜血的杀意,吓得她一声都不敢出,直到看见小七的背影远去,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像是远离了危险般拍了拍胸口。

 可是一想到若水被那个杀手墨白掳了去,她的心口又沉甸甸地坠了一块大石头,忧急担心。

 她毕竟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遇到大变故之时,不由得六神无主,眼巴巴地瞅着老八,等着他做出决定。

 他是她的男人,她全身心相信和依靠的男人,他说要去救若水姐姐,她相信他一定会把若水姐姐救回来的。

 哼,她唐珊瑚看中的男人,就是比若水姐姐的男人强!

 那个看起来冷面热心的男人,平时对若水姐姐那般恩爱体贴,柔情蜜意,全是假的,骗人的!

 眼见若水姐姐被坏人掳走,他竟然救也不去救,怕那个杀手怕得要死,刚一能动,就迫不及待地打马逃回帝都了。

 这样的男人,枉费了若水姐姐待他的一片心!

 老八回身看了一眼唐珊瑚,咬了咬牙,道:“上车!”

 “噢!”唐珊瑚清脆的答应了一声,跳上了马车,她坐在了车驾上,满眼期盼地看着老八。

 老八在马屁股上用力一拍,小灰和小黑就撒开四蹄,向前飞快地奔去。

 “八哥,八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唐珊瑚的声音顺着风声飘了过来,老八一挟马腹,白马像箭一般窜出,很快就超过了马车上的唐珊瑚。

 “回帝都!”老八憋闷得想要吐血。

 可是他必须这样做。

 老八的手触到了怀中的瓶子,那里面装的是救父皇性命的灵药,他们千辛万苦求回来的解药,七嫂重要,父皇的命更重要!

 七哥的决定没有错!

 虽然道路的前方已经连小七的背影都看不到了,可是老八仿佛看到了这一路上洒落的,是七哥心头滴下来的血……

 若水是他最心爱的姑娘,她被人掳走,七哥怎么可能不心痛,不忧急!他的心肯定早都裂开了吧,他一定比自己的心更痛。

 可自己刚刚还大声地指责他,骂他,说他怕死,胆小,不敢去救七嫂,自己真是个混球!

 老八的眼里蓄满了泪,他猛地一甩头,眼泪随风飘落。

 男子汉,只流血,不流泪!

 七嫂,你放心,等赶回帝都救了父皇,我和七哥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一定会寻找你,把你从魔鬼墨白的手里救出来!

 一定!

 墨白带着若水,再次钻入了山林,他很快寻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一头钻了进去。

 山洞很深,很黑,也很干燥。

 越往里走,越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若水干脆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这个墨白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她只知道,墨白一路上不停的抹掉他留下的细微痕迹,他似乎在防备着什么人追踪而来。

 他防的人,难道是小七?

 可是不像!

 若水有一种本能的直觉,这个武功天下第一的高手墨白,他也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以他这种小心翼翼的形径来看,他分明是在忌惮着什么。

 就算是小七追上来,以墨白那傲慢自大的性子,他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墨白,原来你也有弱点啊!

 若水心中冷冷一笑。

 墨白足不停步地往山洞里疾走,他的一双眸子像是在黑暗中能视物如白昼一般,哪儿有凸起,哪儿有凹陷,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连着几个纵跃,跳过了地上的几道沟坎,一口气奔进了山洞的最里面。

 他游目四顾,找了一块平整的地面,先把从农家取来的被子铺在地上,再扶着若水坐在被子上,像是怕她被硌痛一般,很是小心周到。

 这里没有半点光亮,若水睁大了双眼,看出去全是一团漆黑。

 墨白隐匿在黑暗中,没有发出半点声息,就连呼吸声也听不到。

 可是若水知道,墨白就在她的身边,虽然她看不见他,但是她能感觉到墨白的一双眼睛正直直地注视着她,因为她身上的每个毛孔,都细细地起了一层颤栗。

 这个该死的杀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为什么还不解开自己的穴道?

 若水心里直嘀咕。

 黑暗中的墨白,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在暗中张着闪闪发亮的眼睛,警惕地盯紧它的猎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若水忽然觉得脸旁掠过一阵微风,随后她马上就明白过来,这是墨白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带起的风,他这是要做什么?

 尽管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可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她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墨白好像是出去了。

 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就算她再大胆,她也是个姑娘,而墨白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她不怕他出手杀了自己,她怕的是……被他轻薄!

 好在这一路上,墨白都对她规规矩矩的,连她的手指头都没有碰一下,就连抱着她的时候也是隔着被子,让她放心了不少。

 突然之间,若水的耳朵一动,她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

 暗器!

 是暗器破空的声音。

 若水的心中一动,马上意识到,有人来了!

 那声音极为细小,隔得又远,若水只听了个隐隐约约,实在分辨不清那暗器是不是小七发出来的银针。

 她屏住了呼吸,集中了全部精神凝听。

 衣襟带风的声音,和拳脚交错的风声,略微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

 显然来人已经和墨白斗在了一处。

 若水的心揪了起来。

 小七,来的人会是小七吗?他、他又怎么可能是墨白的对手?

 突然,“啪”地一声闷响,似乎是有人中了重重的一掌,身形飞起,撞在了山壁之上。

 “哼,不自量力!”墨白的冷哼一声,显然是来人被他击中。

 墨白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拖着来人的身体返身回入,山洞里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若水能够感到那人的身体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却没听到半点声音,连呼吸声也没有,似是中了墨白的一掌,已经送了性命。

 是小七么?他会是小七么?

 若水拼命睁大眼,仍是看不到半点人影。

 “他不是你的情郎,你可以不用把眼睛睁得那么大,不累么?”

 墨暗中,墨白的声音幽幽响了起来,带点调侃和嘲弄。

 不是小七!

 若水再次松了口气,她的眼睛确实睁得很累,于是闭了起来,不去理会墨白。

 “牙尖嘴利的小丫头,说不了话的滋味,是不是很难受啊?”

 墨白似乎在笑,坏笑!

 若水在肚子里发出一阵咒骂,这该死的小肚鸡肠的男人,说不过自己,居然点了自己的哑穴,不让自己说话!

 他还好意思嘲笑自己!

 就像是有什么反应似的,她的肚子突然发出了一阵叽哩咕噜的声音,让黑暗中的两个人都一愣。

 随后,若水就听到了墨白忍俊不禁的笑声。

 虽然他压低了声音,但若水仍然能听出,他笑得极是欢愉。

 该死的,这个肚子这么不争气,在这种时候给自己丢脸!

 若水气哼哼地腹诽。

 “你饿了么?”墨白止住了笑,问道。

 听不到若水回答,他又失笑一声:“哎呀,我居然忘了,你现在说不了话。但是你的肚子可比你的话诚实,它告诉我,你饿了!好罢,我去弄点吃的回来。”

 他说完,若水觉得风声又起,显然,他出洞觅食去了。

 过的时间不长,正在闭目养神的若水突然闻到了一阵扑鼻的食物香气,肚子被这股味道勾得立马咕噜噜地乱叫起来。

 “吃吧!”墨白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让若水吃了一惊。

 这人的轻功真是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她居然连他的半点声音也没听到。

 吃?怎么吃?

 若水愤愤地想,这个墨白就是故意折磨她来的。

 他手上拿着的是一只烤得喷喷香的山芋,就递在她的唇边,那诱人的香气直往她的鼻子里钻,她只需要一张口,就能吃到。

 可是!这该死的墨白没给她解穴,让她只能闻得到,吃不到!

 烤山芋的甜香气直冲入脑,若水一个劲的咽口水,肚子里拼命大骂墨白。

 “你为什么不吃啊?是觉得我的手艺不好?还是嫌弃这山芋粗劣,不对你太子妃的胃口?”

 墨白举着山芋,在若水的鼻子前晃来晃去,故意逗弄她,见她气得脸色通红,心中大是得意。

 自打他在酒楼遇到若水之处,他就处处吃瘪,从来没在她的面前占到半点上风,现在,他终于有了一种找回场子的满足感。

 墨白听着若水肚子里发出的叫声,心里头直乐,若水则越来越气,既恨自己肚子不争气,又恨墨白想了这个古怪的法子来捉弄自己。

 “哎呀,瞧我都糊涂了,居然忘了给你解开穴道。”

 墨白终于玩够了,他一拍额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伸手在若水的后背点了一指。

 若水只觉得脖颈处一阵酥麻,头部的诸穴齐活,登时骂出声来:“墨白,你不是个男人!”

 “噗!”

 墨白怎么也没料到,若水说出来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他怔了一下,接着笑喷了。

 他就是逗弄了她一下,怎么就不是个男人了?

 他又没有趁人之危去欺负她。

 否则以他墨白对付敌人的手段,要是一一用在她的身上,那就叫是男人了?

 虽然被一个姑娘家骂自己不是男人,算得是上一种极大的侮辱,可墨白并不生气,反而笑吟吟地把烤山芋拿回来,细心地剥掉皮,再次送到她的口边。

 “吃吧!”

 剥掉了皮的山芋香气更加浓郁,若水感觉到那带点微烫的山芋就贴在自己的唇边,她略一犹豫,就张口吃了起来。

 她的原则就是:绝对不吃眼前亏!

 有吃的不吃,饿肚子,那叫和自己过不去。她一定要先填饱了肚子,才有精神、有力气和这个有点精神变态的墨白斗下去。

 山芋香软甜糯,若水很快就把这只大山芋吃得干干净净,她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真想再来一只。

 山洞里依然飘散着烤山芋的甜香气,若水知道,墨白肯定烤了不只一个。

 “山芋虽然好吃,但是不能多吃,你既然是大夫,想必比我更了解这个道理,这可不是我小气不给你吃。来,喝口水吧。”墨白似乎猜出了她的心思,解释道。

 一个水囊递到了她的唇边,若水喝了几口,那水冰凉清甜,显然是刚才墨白出去接回来的山泉水。

 等若水吃完喝完,墨白才拿起山芋,剥掉皮,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若水虽然看不到,也能猜出来,他吃东西的时候一定很斯文,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咀嚼的声音,就像小七一样。

 她最喜欢的就是看小七吃东西的模样,他吃的很慢,每一口食物都细细的咀嚼了再咽下,她不由想起来,第一次和小七还有小桃,三个人在酒楼一起用饭时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一想到小七,若水的唇角勾起了盈盈浅笑,唇边梨涡若隐若理,眼中焕发出星子般的光彩来。

 墨白不知不觉地看呆了,连嘴里的山芋都忘了咽下去。

 在他的眼中,天下的女子全都一个样,区别就在于,她们的皮囊不同,有的精致些,有的粗糙些。

 但,此时此刻,他一向奉行的观念突然被颠覆了。

 眼前的这个姑娘,就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事,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就吸引了他的视线,让他看了又看,舍不得眨眼。

 原来,一个姑娘家好看的容貌,居然也会带给人这样大的愉悦。

 他以前那二十二年,竟然白活了!

 连这个简单的道理,他都没想通,连这么简单的愉悦,他都没享受到!

 真是亏大了!

 墨白一边摇头,一边继续欣赏着眼前的秀色,他甚至觉得,连吃下去的山芋都格外的香甜可口。

 “六个时辰!”若水突然道,声音清脆,像是山泉出谷。

 “什么六个时辰?”墨白一愣。

 “你呀,你还能活六个时辰!”若水清清楚楚地道,她一双明亮的眼睛眨啊眨,虽然看不见墨白,却准确无比地正对墨白的方向。

 “薄香丸的药性,再有六个时辰就要发作了。”她幽幽地又补上了一句。

 “呃?是么?”墨白淡淡地应了一句,唇角上翘,不但不惊惧,反而微笑了起来。

 若水听出了他声音中的笑意。

 “你以为我骗你?好罢,如果你不相信,请墨公子你深吸一口气,然后用这股气息去撞击你脐下三分处,看看有什么反应。”若水也淡淡地道。

 墨白犹豫了一下,他倒不是怀疑若水的话,而是生怕又中了这诡计多端的丫头的招儿。

 他先用手在脐下三分的小腹处按了按,发现不痛不痒,没什么异常,这才依言吸了口气,缓缓将这种内息送到手指所按的部位。

 突然之间,就像是一枚尖针,骤然刺穿了他的小腹,然后那枚尖针,转眼间化为一道利刃,在他的腹部一阵狂绞,绞得他的每根肠子似乎都寸寸断裂。

 他是从小受过严苛训练的杀手,从小到大,各种各样的痛楚他遭受了不计其数,忍痛的耐力己臻一流,就算是用刀子在他身上割上几道深深的口子,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上一皱。

 可这突如其来的一痛,让他差点没忍住痛呼出声。

 怎么会这样?

 墨白脸上浅淡的笑容消失不见,他的一双墨眸晦暗不明,闪烁着幽幽的光芒,紧紧盯住若水,就像是饥饿的野兽,盯住了可口的羔羊。

 可惜黑暗中,若水瞧不见。

 “墨公子,我没有骗你吧?”

 “没骗我。”墨白平平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的起伏,好像压根没有经历过刚才那阵肝肠欲断的疼痛。

 “六个时辰之后,墨公子还会尝到这种滋味,只是,到时候它就停不下来了,它会一直痛下去,而且越来越痛,以墨公子的忍耐力,大约可以挺过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唉。”若水叹了口气。

 “半个时辰之后,我就会肠穿肚裂而死,嗯,保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是不是?”

 墨白补充道,竟然唇角一勾,自嘲的笑了起来。

 “墨公子大好的年华,如果就这样英年早逝,岂不可惜?哎,谁能想到江湖第一杀手,最后的归宿是葬身于一个黑暗的山洞中,一代高手就此湮没,实在是江湖中的一大憾事,思来,也让人扼腕痛惜。”

 “是啊,我也觉得很可惜。”墨白干巴巴的道。

 墨白的反应有点出乎若水的意料之外。

 在酒楼用饭的时候,她注意到,墨白食必精,衣必美,用现代的话来讲,他是个十分讲求生活品质的人,像他这样的人,都是十分惜命的。

 正因为如此,她才敢给他服下薄香丸,用来要胁他。

 他得知自己服下毒丸后,果然如若水所料,出手帮他们料理了那伙儿黑衣人,并气急败坏、不择手段地逼自己交出解药,甚至不惜掳走自己。

 可是现在,他好像一下子看淡了生死,变得若无其事了,当真是奇怪!

 若水的眼珠骨溜溜一转,墨白在黑暗中看得清清楚楚,唇角忍不住露出笑意。

 “墨公子,咱们无怨无仇,你受人所雇,要我夫君的脑袋,但是你并没有下手,我很是感激,又怎么会真的忍心看到墨公子肠穿肚烂而亡呢?那我岂不是成了恩将仇报的小人?”

 若水试探着抛出一个诱饵。

 “听太子妃的意思,是打算给我解药喽?”墨白不紧不慢地道。

 “我从来就没打算要墨公子您的命啊,当时给公子服下这薄香丸也是迫不得己,它不是毒药,这一点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但是服下它之后,确实对人体大大的有害,我虽然没有解药,却有办法帮公子除掉体内这薄香丸的药性。”

 若水也慢悠悠的说道,她说完之后,就屏住呼吸,倾听墨白的反应。

 还是没有半点声息。

 若水狐疑,他听到自己这番话,不该大喜欲狂,加重呼吸之声吗?

 难道是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过了良久,若水才听到墨白的声音悠扬的响了起来。

 “太子妃的意思,我墨白听懂了,你是想和我做一笔交易,对不对?”

 这个人的反应也太迟钝了点吧!

 若水心想自己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要是再听不懂,可不就是傻子了么。

 “不错!”若水点点头,她知道黑暗中墨白一定看得到。

 “太子妃是想解了我的毒,然后我放了你,让你回到你夫君的身边,对不对?”

 “对!”若水坦然承认。

 “呵呵,哈哈,太子妃,你果然聪明,这手算盘打得极为精妙!”墨白冷笑。

 “互惠互利,有何不可?墨公子性命可保,一世英名亦无损,我不过是区区一个女子,性命和墨公子比,就如草芥一般,说起来,这笔交易还是墨公子你大赚特赚。”

 若水不以为意地道。

 墨白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若水都没听到墨白的声音,她越来越琢磨不出这人的心理了。

 他掳走自己,为的不就是这薄香丸的解药吗?现在自己答应给他解毒,他反倒犹豫起来,真是个怪物。

 “墨公子,行或不行,给个话,是男人就痛快点。”若水有点不耐烦了,这墨白看上去不像是婆婆妈妈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古怪了呢。

 墨白终于出声了。

 “如果我说,这笔交易,我不做,太子妃你是不是会很失望?”他的声音里居然带着丝笑意。

 不做?

 墨白的话颇出若水的意料之外。

 她只皱了皱眉,便道:“墨公子,你的意思是?”

 “解药我要,你……我也要!”黑暗中,墨白清润的嗓音格外清晰入耳,他最后的三个字,说得掷地有声。

 若水愣住了。

 要她?

 这墨白看起来不像是对女色感兴趣的人,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起了邪念?

 若水自诩这双眼睛看人是极准的。

 在酒楼上,这墨白第一眼扫过自己的时候,轻飘飘的没有半点逗留,从那一眼,若水就可以判定,在他的心里,当自己和周围的摆设没什么两样。

 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突然对自己起了兴致呢?

 难道是……

 若水一下子想到了他用剑挑掉自己的衣衫之后,眸子里露出来那带着兽性的目光。

 她忽然觉得身上的汗毛竖了起来。

 是了!就是这个原因!

 就算他以前是个没接触过姑娘的青涩少年,当他第一次看到姑娘家的身体之后,他也会不知不觉地起了反应。

 一想起他用手摸过自己的小臂,若水就觉得胳膊上一阵麻酥酥的,像是他那带着薄茧的手指又沿着自己的手臂肌肤滑动。

 该死的!

 早知道这样,当时就该给他服下一颗毒丸,要了他的命!

 墨白在黑暗中把若水咬牙切齿,纠结万分的表情尽收眼底,他眼中的兴味越来越浓,想逗弄她的念头更是压也压不住。

 他悄无声息地向她靠近,直到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若水才骇然惊觉,她想躲,却发现脖子僵硬,动弹不得。

 “我听他叫你,水儿?你的名字里,可是有一个水字?水儿,水儿,果然是好名字,晶莹剔透,纯净无瑕。”

 他的声音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说完,还在若水的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若水的全身迅速爬满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住嘴!水儿这名字,不是你叫的!”她咬牙道,这个墨白怎么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恁地无耻!

 “只有你的夫君可以叫么?你放心,过了今夜,我就是你的夫君,你的名字,我自己可以叫得。”墨白的笑更是不怀好意。

 虽然他一个指头也没碰到若水,若水还是觉得自己的心都发起抖来,她别的都不怕,就怕他真的不管不顾的乱来。

 “你、你再敢胡说八道,我、我绝对不救你!”若水一咬牙,抛出最后一根杀手锏。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如果能和你亲热一次,就算是死,又算得了什么?”墨白脸不红气不喘地道:“等到你我成了真正的夫妻,你会舍得让我死吗?你放心,我会对你很温柔的。”他轻笑一声。

 若水被他的无耻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好在他只是嘴巴上痛快了痛快,并没有做出什么侵犯她的举动。

 “俗话说,洞房花烛,春宵一刻值千金,这里一片漆黑,我能看见你,你却看不到我,对你来说岂不是个遗憾?嗯,这样吧,咱们就用火折子暂代可好?呀,我这只有一个,你身上有没有?”

 墨白也不等若水开口,就从怀中摸出火折,伸手一晃,燃了起来。

 幽幽的橘色光晕,照亮了小小的一方天地。

 在黑暗中呆了这么久,眼前乍然出现一团光亮,若水不由闭了闭眼,然后才睁了开来。

 烛光下,墨白笑得很是优雅迷人,可看在若水的眼里,只觉得他很欠扁。

 “墨公子,你就这么怕我?”

 “我很怕你?”墨白怔了怔。

 “你要是不怕我,为什么一直不敢解开我的穴道?我武功不及你,机谋不及你,聪明也不及你,你不是怕我,又是什么?”若水讥诮地一笑。

 墨白歪了歪头,道:“说得也是。不过……”他邪邪的一笑,“还是等到你我完成夫妻之礼后,再解开你的穴道比较好,我墨白不喜欢强迫别人,到那时,就算是你想跑,都舍不得离开我了。”

 若水差点被他给气乐了。

 要是说他的脑筋没出问题,若水都不信。

 他明明没有半点想轻薄她的意思,却偏偏说的煞有其事,要不是他燃起了火折,她清楚的看到他的目光,她还真的被他给唬住了。

 他的眸底清明一片,没有半点情色,可见他刚才说的这一切,都是在故意逗弄自己。

 “墨白,你究竟想要什么?”

 若水懒得和他兜圈子,索性单刀直入地问出来。

 “要你啊!”他暧昧地冲他眨了眨眼,并往前面凑了凑,伸手向她身上摸去。

 若水心中一颤,他却只是抓住了她肩上披着的白衣,帮她拢紧了一下,低笑一声:“你身子娇弱,可受不得这洞里的风寒。”

 见她一脸的戒备之色,他忍不住又逗她:“怎么,想要我抱抱你?”

 “你能正正经经的说话吗?亏你还号称天下第一杀手,这么轻薄无赖的样子,丢人不?”若水白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道。

 她发现,墨白果然和初见时不一样了。

 他好像心情很好,眼角眉梢带着一种轻松的笑意。

 墨白轻笑一声,橘红色的光晕照在他的脸庞上,连他的笑容都变暖了。

 他随手在若水的腰间一点,若水只觉得一股热力直透腰间,接着,她僵硬的四肢就恢复了知觉,能动了。

 这个墨白做事,真是事事出乎她意料之外。

 若水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脖子,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丢给墨白。

 “两个时辰服一颗,可保你三天无事,三天之后,我会想办法帮你解除薄香丸的药性。”

 墨白拔开瓶塞,倒出一粒药丸,看也不看就往嘴里一丢,咽了下去。

 “你就这么相信我不会害你?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一颗毒丸,服下之后会七窍流血而亡呢?”若水轻轻一笑。

 墨白盯着若水的双眼,缓缓道:“能死在你的手里,我墨白心甘情愿。”

 他语气十分认真,没有半点调笑的口吻,倒让若水愣住了。

 “为什么?”

 他对她的态度和以前截然不同,他现在在她面前,既亲切,又随意,还带着点漫不经心和满不在乎,这种态度,就像是和最亲近的人说话一般。

 这个变化,就是从他掳走她的时候,她隐隐察觉到了。

 若水的问题没头没脑,墨白却像是早就在等她这一问一样。

 他深深地凝望了她一会儿,然后缓缓解开了衣襟,露出饱满结实的胸膛,和光洁细腻的肌肤。

 若水凝眸一看,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目光牢牢盯在他的胸口,移不开来。

 “这个东西,你看着可眼熟?”

 墨白的肌肤如玉般晶莹光润,显然是长年不见日光,所以格外白皙,但是在他的胸前,却用浓墨刺了两个圆环的图样,墨色深黑,直入肌理深处。

 “这、这是……”若水的嘴唇微颤,只觉得呼吸不畅,眼眸中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不错,你果然瞧出来了,我胸口上刺的这个图案,就是你手上戴的那两枚墨玉黑镯。”墨白一笑。

 “这就是你掳走我的原因?”若水震惊过后,很快就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马上就想明白了。

 当时墨白突然拉着自己的手看个不停,其实,他看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那对黑镯。

 她静静地看着墨白:“你怎么知道你胸前的刺青,就是我戴的镯子?天下间相似的物事何其多,你怎么能仅凭一个图案就这么肯定?而且我的镯子和你的刺青又有什么关系?”

 若水的脸上一片平静,实则她的心里都快好奇死了。

 这两枚来自穿越前时空的神秘黑镯就像是两只附骨之蛆,戴上之后就像是认了她为主,再也摘脱不下来,而且她至今也没发现这东西的半点用处。

 突然之间,她竟然在墨白,这个杀手的胸前发现了墨镯的刺青,那刺青栩栩如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和她手上的镯子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期待墨白能够解破她心中的这个谜团。

 “呵呵。”墨白笑了,他垂下眼眸,用手抚着胸口的图案,目光射向若水的手腕,若水身上披着墨白的那件白衣,遮住了腕上的镯子,但是他的目光像是穿透了衣料,准确地看着镯子的方位。

 “这是我墨家故长相传下来的一个秘密,传到我这儿,已经不知道多少代了,但是我墨家的子孙,还是会继续把这个秘密一代一代的传下去,直到,找到这个图案的主人为止。”

 墨白的声音很平静,像是在述说着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他抬眸凝视着若水,“我曾经以为这个秘密,就是一个传说,可是我没想到会在我这一代,让我亲眼看到传说,就在我的眼前变成了现实,我竟然真的看到了这样的一对圆环,而你,就是这对圆环的主人!”

 “你们家传的秘密,是和这个圆环的主人有仇么?找到戴着镯子的人后,会怎么样?”若水问。

 “这个么?”墨白对着若水眨眨眼,笑得很是暧昧。

 “如果圆镯的主人是男子,那就结为兄弟,如果是女人,自然是要结为夫妻了。所以,水儿,咱们还是赶紧拜堂成亲吧!”

 “胡说八道!”若水啐了一口。

 她一看到墨白的神色就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是很显然,他对自己并无恶意,反而有一种心愿终于得偿的喜悦。

 墨白收起了嘻皮笑脸,正色道:“墨家第五十九代长子嫡孙墨白,今天终于完成了祖先的遗愿,遇到了黑玉双环的主人,从今天起,我墨白将追随在你的左右,鞍前马后,供君驱策。”

 他这番话说的郑重之极,若水怔怔的听着,一直到他说完,微微诧异道:“你要跟在我身边?供我驱策?”

 这是什么祖训?

 “不错!祖训如此,墨白不敢违背。”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玩笑之意。

 他深深地凝视着她:“从现在开始,我将和你不离不弃,同生共死,祖训有明示,如果墨氏子孙得遇明主,主生我生,主死我亡,我绝对不能让你出半点意外,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小说毒宠倾城医妃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小说毒宠倾城医妃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毒宠倾城医妃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毒宠倾城医妃全文下载,txt下载毒宠倾城医妃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毒宠倾城医妃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