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调查“法院与当事人平分执行费”

在一起18年前的执行案件中,三门峡市市民张先生称,他把一辆小轿车担保给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后这辆车被变卖至今没有追回。为弥补他的损失,当时法院的工作人员与其签订承诺书,在张先生一系列案件执行后,法院和张先生将收回的诉讼费、执行费五五分成,或者张先生给法院购买3辆轿车。目前,湖滨区委政法委已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对该事进行调查。

担保给法院的车卖了 钱也没拿着

张先生称,1998年他与生意合伙人发生了债务纠纷,双方都主张对方欠自己的钱,并作为两起案件先后起诉到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按照起诉的先后顺序,法院先判决了合伙人告张先生一案,判张先生归还合伙人16万余元。

由于这起互相欠钱的案件“只判了一半”,于是张先生没有立刻给钱,而是交给法院一辆桑塔纳2000做担保,他想等待自己起诉对方的结果。当时这辆桑塔纳2000的市价20万元,张先生是连发票带购车合同一起给的法院。

到两个案子的判决都下来的时候,双方互相欠的钱一抵,反倒是合伙人应该给张先生8万元。可是这时候,张先生担保给法院的那辆桑塔纳2000却被卖掉了。

结果不但车没了,这8万元一欠就是18年。

约定平分诉讼费执行费

按照张先生的说法,因为这8万元钱至今没有还给他,作为担保物的汽车也无法追回,当时湖滨区法院为了弥补他的损失,与他签下一纸承诺书,提出了另一种补偿方式。就是由张先生出面买下一笔银行的“坏账”,然后法院出面“追债”,其间拿到的诉讼费和执行费,分一半给张先生。

据张先生介绍,具体的操作办法是,他去购买银行一笔“坏账”的债权,然后通过法院去“追债”。比如,银行贷给某人1000万元,但收不回来而成了“坏账”,这时候张先生把这1000万元的债权从银行买过来,他就可以向欠银行钱的人追这1000万元的债务。

追债的方式是起诉到法院,由法院作为案件来执行,法院“追债”的过程中会收取案件的诉讼费和执行费,而法院承诺跟张先生平分的也就是这笔钱。

在一张法院工作人员和张先生都签字的承诺书上,北青报记者看到,张先生到银行联系部分“坏账”到区院诉讼执行,在收回的诉讼费、执行费中,法院和张先生各得50%或者张先生给法院购买三辆普桑,剩余的作为对张先生的补偿。

根据这种约定,张先生先后花费近100万元,从三门峡市某银行购买了十多笔坏账的债权,这些坏账总共加起来有1000万以上。

至于这些“坏账”法院最后追回来多少,张先生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法院承诺给他的一半诉讼费和执行费,他一分钱也没拿到。

当地政法委已成立调查组

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兴梅表示,诉讼费和执行费最后是要上交国家财政的,是“国家的钱”,法院只是代收,自己无权处置,更别提与人“私分”了。如果“承诺诉讼费分成”属实,外界又没有发现,那么可能的情况是,当时在执行这些案件时,相应的款项没有入账,“如果没有人举报或者相关部门专门来查这个,很可能就不了了之了。”

昨天下午,滨湖区法院称对于张先生的执行案件,法院高度重视,及时向湖滨区委、上级法院进行了汇报。湖滨区委政法委已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承诺诉讼费分成”等问题进行认真调查核实,调查结果将第一时间公布。

如果执行过程中存在违法违纪问题,经查证属实,无论涉及在职干警或退休人员,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纪律处分条例》、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错案责任终身追究办法(试行)》等相关规定,对有关责任人员依法依纪从严处理,决不姑息。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作者:李铁柱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