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长回应“报错站乘客误下车”(组图)

泼河站是货运小站,不在列车时刻表上,上百名乘客下错车后滞留于此供图/刘先生泼河站是货运小站,不在列车时刻表上,上百名乘客下错车后滞留于此供图/刘先生泼河站提供两间办公室接待滞留乘客泼河站提供两间办公室接待滞留乘客下错车的乘客展示到新县的车票下错车的乘客展示到新县的车票
1月23日凌晨,河南新县百余乘客遭遇真实版《人在囧途》。列车员报错车站,百余名乘客在距目的地还有20多公里的小站下车,并滞留2个小时。

昨日,涉事列车列车长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解释称,事发当晚列车晚点临时停靠泼河站,与应到目的地站点的时间十分接近,所以后三节车厢列车员误以为到站打开车门,事后已派车将滞留乘客接送到目的地。相关部门正在对此事进行处理。

大夜里下错车了

1月23日凌晨,一名网友在微博上爆料称,乘火车从河南潢川到河南新县遇到奇葩事,本来下一站就要到站了,列车员报站到达新县,结果下车一看是泼河站。

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这位网友刘先生,刘先生购买了1月23日零时19分的K1453次列车从潢川前往新县。

零时54分,列车员通知车上旅客,火车已到达新县站,打开车门让旅客下车。刘先生称,当时车上并不是广播报站,而是列车员口头通知。下车后,有乘客发现不对,但再想返回时列车已经启动,有人想上车但遭到了列车员的阻拦,但仍然有几名乘客冲了上去。

事发车站是个货运站

这一过程也得到了另外一名乘客胡先生的证实。胡先生介绍,列车员报站说新县到了,但胡先生看了一眼手机地图显示还没到,他特意又问了一句列车员是不是新县,列车员回答说是,胡先生就下车了。

下车后胡先生随着人流向前走,走了一段路后有人发现这并不是新县站而是泼河站,于是想要返回列车,但此时列车已经启动。很多乘客想要爬上列车,但遭到列车员的阻拦,胡先生也试图上车,差一点就抢上去了。

刘先生介绍,泼河站根本不在列车时刻表上,是个货运站,距离新县火车站还有25公里左右。而下错列车的有上百人,包括老人和儿童。

滞留2小时后有车来接

之后,泼河站的工作人员提供了两间办公室接待滞留乘客,这些人就在这里度过了2个小时。胡先生说,泼河站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个值班大爷,办公室的空调还是坏的。

在这期间,胡先生给南昌铁路局打了电话,但客服人员让其自己联系泼河站工作人员解决。

凌晨3点左右,一位自称是新县站站长的人带着几辆面包车和出租车来到泼河站,陆续将乘客接走。

胡先生说,他那批一共走了59个人,之前车还接过两回。最终,大部分人被送到了新县火车站,还有一部分较远的被送到了家。

胡先生的家距离新县火车站仅一公里,原本凌晨1点就能到家,但当天凌晨4点多胡先生才回到家中。

调查

列车员误报所致 列车长称掏钱找车接乘客

北青报记者在铁路总公司的官网上查到,因误售、误购或误乘需送回时,承运人应免费将旅客送回。因铁路责任使旅客不能按票面记载的日期、车次、座别、卧别乘车时,站、车将重新妥善安排。

事发K1453次列车是从北京西始发,开往赣州,归南昌铁路局管理。昨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当晚列车的列车长唐先生。他解释说,当晚因为当地下雪,列车在泼河站临时停车,因为停车的时间与新县站的到站时间十分接近,所以后三节车厢的列车员误以为到站,提前报站并打开车门。当意识到乘客下错时,列车已经启动,没办法很快停下来,担心乘客此时上车会有安全问题,所以列车员才阻止乘客上车。

列车长称,列车到达新县站后,他本人赶紧下车联系了当地的私家车,包车到泼河站接人,从新县再回泼河路上花了一个小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感觉很不好意思,只有做好善后,做好乘客的安抚工作。”他说,包车的钱是他本人出的,如果乘客有路费等其他合理的要求,他也可以做出补偿。

列车长表示铁路部门目前正在处理此事,包括对责任人的处罚。由于下错车人数较多,没有办法一一取得联系,此次事件涉及的具体人数还在统计中。对被甩下旅客的赔偿,列车长称将会私下与当时的旅客取得联系商讨赔偿。

本组文/本报记者 匡小颖

实习记者 王天琪

作者:匡小颖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