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油国仍未达成“冻产协议” 业内称市场需要减产

每桶35.97美元,涨幅为2.48%。

但截至目前沙特、委内瑞拉、俄罗斯等产油国并未达成有效的“减产协议”。多数机构及分析师认为,即便3月中旬上述四国如期达成一致将产量“冻结”在1月水平,也不能改变过剩的市场格局。市场真正需要的不是冻产,而是减产协议。

行业严冬产油国经济亮红灯

毫无意外,国内成品油调价第三次搁浅了。

2月29日下午,国家发改委通知称,截至2月28日,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原油前10个工作日平均价格低于每桶40美元,本次汽、柴油价格暂不作调整。

这是国内自1月成品油调价机制完善新增“地板价”与“天花板”以来,连续第三次油价调整搁浅。

调价搁浅的背后,是连沙特、俄罗斯等产油大国也难以预料到的行业严冬。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与能源政策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采访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在2014年初,油价一直飙升到100多美金一桶的时候,没人能预料到油价暴跌,以及之后的寒冬会持续这么久,这么冷。”

自2014年下半年来,油价已经下跌了七成,其中仅2015年全年,油价的跌幅超就过了35%,布伦特和WTI价格均是连续第二年出现两位数的跌幅。2016年1月22日,布伦特与WTI双双跌破27美元/桶这一自2003年来的12年最低记录。

受低油价拖累,石油生产及出口大国沙特、委内瑞拉、俄罗斯等国的经济正在面临严峻的挑战。

沙特等石油大国的经济严重依靠石油出口。据沙特去年末公布的数据,2015年沙特总体收入约1620亿美元,其中石油贡献的收入占比为73%。而这一比例,在油价开始下跌的2014年仍为89%,而在此前油价高企时一直高达90%以上。收入降低的同时沙特2015年支出却严重超预算13%,导致最后财政赤字高达千亿美元。巨大的经济压力及跌跌不休的油价让沙特不得不将2016年的支出预算大幅下调13.8%,与此同时不得不生产更多的低价石油来缓解财政压力。

俄罗斯所面临的情况与沙特类似。俄罗斯政府财政收入中约有一半来自油气收入。今年1月16日,俄罗斯政府宣布将削减2016年财政预算10%的幅度,被削减的金额达到7000亿卢布,相当于91亿美元。

而远在拉美的委内瑞拉目前所承受的压力显然比沙特、俄罗斯更大。2月24日,外媒报道称委内瑞拉正计划将该国持有的黄金变现,以便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务,该国出口收入几乎95%来自石油收入。低油价让委内瑞拉财政收入锐减,为了弥补财政缺口政府开启印钞机,目前通货膨胀率已经高达3位数。

林伯强称,在巨大的财政压力下,沙特、俄罗斯等产油国,都在拼命开足马力生产更多的石油,没有哪个出口国愿意率先减产让出市场份额。而居高不下的产量和不断增加的库存则再次给低迷的油价带来下行压力。“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价格战一旦开始就很难短期内结束。”

市场需要的是减产

但无论沙特与俄罗斯,抑或欧佩克组织中的任何一个产油国都十分清楚,这样靠增产来弥补收入的做法,其实是一场零和游戏,显然无法长期持续。

2月16日,沙特、委内瑞拉及俄罗斯等国在多哈召开闭门会议。令外界的失望是,会议最终并未能达成任何有效的减产协议,仅交出了一份退而求其次的“冻产协议”,各方同意将产量维持在1月时的水平。而且,这份冻产协议实施的条件是其他产油国,如伊朗、伊拉克也一起加入。但伊朗石油部长却表示,沙特俄罗斯的冻产协议是可笑的。

目前欧佩克与机构、分析师们在冻产协议能否提振油价的看法上,仍然存在分歧。

积极推进冻产会议的沙特及俄罗斯的观点更为乐观。俄能源部部长诺瓦克2月25日表示,“冻产协议”至少要维持12个月才能对油价起到支持作用。但这也侧面证实了“冻产协议”事实上对提振油价还是有一定作用,只是作用较为缓慢。

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沙特和俄罗斯等国达成的冻产协议,能否实施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预计该协议对油价走势影响有限。

但林伯强认为,当前沙特和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家面临的不仅仅是产量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财政开支捉襟见肘,“他们不可能光说(减产)不做,一直这样拖下去,对他们自己的利益也是一种损害。”

林伯强笑称,“站在中国消费者的角度上,我们希望国际油价长期低于20美元/桶,这样我们原油进口可以省掉一大笔钱,对油企的炼化板块而言也可以降低许多成本。但这情况显然不大可能出现。”

就在2月28日,经委内瑞拉确认,包括沙特、俄罗斯和卡塔尔在内的产油国将在3月中旬就稳定油价举行一次“广泛的会议”。上述四国称在努力让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非OPEC产油国将产量冻结在1月高位。

林伯强乐观认为,尽管暂时仍不能对油价走势做出十分明确的涨跌判断,但3月中旬的这次冻产大会依然值得期待,“石油价格战总会有人先妥协,也许3月真的会实质性的减产协议。”

但多数分析师依然持谨慎观望态度。安迅思能源研究中心李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从目前的供应数据来看,2013年的世界石油供应量为9100万桶/天,而2015年10月的世界石油供应量升至9630万桶/天。短短两年时间,供应量却上升了6%。但需求的增长仅为2%,目前每天过剩的原油量在350万桶左右。

“让油价低迷的真正原因还是过剩,在当前最高点冻结不再增加产量的承诺,并不能改变基本的过剩格局。只要油价恢复到40美元以上甚至更高水平,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又会上来。”李莉认为,若非产油国有效减产降低库存,国际油价仍将在石油份额战中低位震荡。即便3月四国达成了冻产协议,也只能阶段性的稳定油价,并不能让油价回到大幅上涨的通道。

作者:靳颖姝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