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首个控烟规划受烟草业抵制未能达标 烟民5年增加1330万(组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26日,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发布《2015中国控烟观察——民间视角》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通过十年控烟的观察,描述当今的控烟现状,其中指出中国控烟存在的许多问题,其源盖出于烟草业的抵制与阻挠。

2003年,中国签订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2006年正式在国内生效。当时缔约方一致认同六项控烟的策略:监测烟草使用,评估公约履行情况;保护人民免受烟草烟雾危害;提供戒烟帮助;警示烟草危害;确保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提高烟税。在《公约》生效的6年后,2012年12月,中国制定了第一个《烟草控制规划(2012-2015)》(以下简称《规划》)。

今年是该《规划》收官之时。按照当初的《规划》目标,成年人吸烟率要从2010年的28.1%下降到25%以下,成年女性吸烟率要保持较低水平并有所下降。然而三年来,中国疾控中心调查显示,我国15岁以上成人吸烟率仍超过了27%,男性吸烟率过半,未见明显下降,而女性也与2010年大体持平。总体上没有达到规划目标。

报告表示,吸烟者总数已达到3.16亿。最近五年中,我国烟民反而增加了1330万。从调查数据看,吸烟者中有39.6%的人有戒烟意愿,这一比例远低于控烟先进国家。更值得关注的是,这其中成功戒烟的比例仅有14.4%。

报告也指出,中国在公共场所禁烟有较大进展,但距全面推行尚远。2013年岁尾,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这是一个正确的导向,各级领导干部在公共场所吸烟状况有明显收敛。领导带头的单位,公共场所禁烟就比较顺当。

目前中国大陆在公共场所禁烟立法(包括法规和政府规章)的城市有18个,报告指出,其中尤以2014年《北京控制吸烟条例》同《公约》要求最为接轨,具有标杆意义。公共场所禁烟政策在立法城市得到广泛的支持,二手烟暴露有明显降低。

2015年6月1日,号称史上最严的《北京控制吸烟条例》开始实施。对于北京的控烟情况,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大部分人都认为提高是非常明显的,吸烟现象比原来少了一半多了,所以我们觉得还是比较满意的。”

张建枢说,这是一个社会习惯的转变,可能还是需要坚持不懈的过程,世界卫生组织一些代表也认为北京给全国立了一个好头,北京能做到,全国应该也能做到,现在很多省市都来北京有过交流学习。

不过报告提到,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已有公共场所禁烟立法的城市覆盖的人口仅约为10%。同“十二五规划”及《规划》要求的“全面推行公共场所禁烟”目标,距离尚远。当务之急,应尽快推进全国性的公共场所禁烟立法。

此前在1月15日,国家卫计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表示,现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已经列入了国务院的立法计划,希望2016年这部法律能够出台。

在其他法律上,修订后的《广告法》,对大众传播媒介、公共场所、户外、交通工具都明令禁止设置烟草广告。报告称,如果得到准确、认真的执行,中国将基本实现禁止所有烟草广告。但仍要警惕烟草业对《广告法》作有利于烟草营销的歪曲解读。因此,需要有实施细则,对可能出现在执法中的争议,给以明确的界定。如“大众传媒”、“公共场所”、“特殊人群”、“软性广告”、“变相广告”、“间接广告”等等,以便执法有所依皈,违法无从遁形。

2015年在《慈善法(草案)》二审时,听取专家意见,写入了“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利用慈善捐赠,以任何方式宣传烟草制品及其生产者、销售者以及法律法规禁止宣传的其他产品和事项”,如今正在进行二审后公开征求公众意见(征求意见时间截止1月31日),则引起多数控烟人士的警惕,原因是虽然目前的草案相比之前,对烟草业通过捐赠进行宣传有了更加严格的规定,但仍未禁止烟草捐赠。

中国控烟协会和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都认为,烟草业利用“慈善”赞助,来达到烟草广告与促销的目的。这与“慈善”背道而行。对照《公约》及其“实施准则”的精神,专家们认为应当对烟草赞助全面禁止。

张建枢也说:“现在慈善法还在修改,他们(烟草业)就是钻这个空子,他们要来捐助啊,等于就跟这个广告法相悖了,给他们网开一面。他们钻的空间就在慈善捐助上,其实是扩大宣传。”

报告指出,在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如,紧密监督烟草广告与各种变相烟草广告;警惕烟草业变换手法促销烟草;制止烟草业借赞助之名,行促销、营销之实等等。尤其应当坚决制止的是烟草销售点违法向青少年售烟。据最近发布的《2015年北京市中小学校周边烟草销售调查报告》,即便在首都北京,中小学校周边百米内仍有不少分布在便利店和杂货店的烟草销售点,未成年人购买卷烟,84.6%未遭到拒绝。

而《规划》是八部委组成的控烟履约部际协调领导小组主持制定的,现在的协调领导小组于2009年成立,由工信部担任组长,国家烟草专卖局(即中国烟草总公司)既是工信部的下属单位,也是协调领导小组成员。

报告称,作为控烟履约的一个阶段,协调领导小组本应对此十年控烟和三年规划,做一个阶段小结,并制定下一个《规划》。但既没有看到履约工作的总结,更没有听到新《规划》制定的消息。

一直以来,中国烟草总公司作为烟草企业同时也是协调领导小组成员,这种机构设置被控烟人士诟病。张建枢说,控烟的阻力主要就来自于烟草公司。报告也指出,烟草业的经营目标与控烟目标背道而驰,中国控烟存在的许多问题,其源盖出于烟草业的抵制与阻挠。

此外,报告还指出一个方法,使用税收和价格手段实现控烟目标,是指以提高税收的手段,促使烟草制品涨价,使吸烟者减少消费,达到控烟的目的。这是世界卫生组织郑重推荐的重要控烟措施。自2009年起,我国对烟草有过两次调税,但价税未曾联动,控烟效果并不理想。时隔六年,2015年再度调整烟草消费税,并同时对卷烟零售价进行调整。这是以税控烟的尝试。

张建枢说:“我们烟草税收还太低,空间很大,应该控烟转变投入,从税收中划去一部分,专款专用来用于控烟,这样就能使控烟工作可持续发展了。”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