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步入万亿不良攻坚战:拐点或在2016年

压力大啊,我现在头疼得要命。 某股份制商业银行位于长三角分行的个贷部客户经理赵权(化名)一提到不良贷款清收就眉头紧皱。

近日,上市银行陆续披露2015年度业绩快报,从公告情况看,银行不良率整体呈持续攀升态势:截至2015年12月31日,浦发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56%,较去年初上升0.50个百分点;兴业银行不良率为1.46%,较去年初上升0.36个百分点;民生银行不良率为1.60%,较去年初上升0.43个百分点;中信银行不良率为1.43%,较去年初上升0.13个百分点。

事实上,去年下半年,各银行已加大了对于不良贷款的清收及处置力度。效果也开始显现,值得注意的是,在已经披露的业绩快报中,兴业银行去年四季度末的不良率尽管较去年初上升了0.36个百分点,但较三季度末却下降了0.11个百分点。另外,南京银行披露的不良率开始掉头下降,不良率为0.83%,较年初的0.94%下降了0.11个百分点。

去年的严厉措施一直延续到今年,且今年还更加严格, 在赵权看来,今年银行业的不良额依旧走高,但不良率可能会有所降低, 因为,我们前期的业务风控措施正在发挥着效果。 他说。

客户经理的压力

我们的要求是,客户逾期1天,我就会打电话好言好语地通知他要还款,逾期5天,我就要上门去找客户,问问他遇到了什么困难,为何逾期不还。如果继续逾期下去,在一个月之内,我们恐怕就要给客户发催收函,如果还是不还,逾期在31~90天的,我们就委托给律师催收了。90天以上的,就属于不良,一般要保全,就客户的财产向法院申请诉讼保全,以减少我们的损失。 赵权对本报说。

当一笔贷款出现不良后, 委外 通常是银行一种常规的催收模式,外部机构包括律师或专业的催收公司。

平时,我们都是委外同银行内客服去做临时性逾期客户的工作,客户经理协调,但由于年底的违约集中期,我们就要赤膊上阵,毕竟,我们是责任人。 赵权说,当然,银行委托外部机构处理个人信贷违约案件时,通常谨小慎微, 催收要讲究方式方法,必须在法律框架内,决不能暴力催收,不能把经济问题演化成社会问题。

近日,本报走访了广东地区某催收公司,在近百个座席的大厅里,催收员们座无虚席,不少催收员正在 情绪激动 地要求电话对方的客户还款。 你不是欠我的钱,你是欠银行的钱,银行委托我们向你催收,您欠钱总是要还的。

当委外的一个问题在于,外部催收团队鱼龙混杂,区域性又极强,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家大型的商业银行大概需要对接60家委外公司。

如今,各家银行在风控方面更加审慎,考核也更加严格,尤其是对信贷员和客户经理考核一旦出现不良,他们要终身负责,不仅要负责清收,还要扣罚风险金,甚至绩效金就没有了,如果在信贷的审核过程中出现职责上的失误,还要追究责任,记过、降职和撤职,甚至提交到监管部门的黑名单中,所以,各级部门压力很大。 某银行一位高管对本报说。

赵权告诉本报,他们总行在系统后台直接管控客户经理的业务,施行差别对待,不良(风险)超过一定水平的,直接在系统停止业务资格。

当然,赵权也感慨道,自己属于个贷部门,相对小额分散, 对公那边的压力更大,一笔贷款动辄上亿,一旦出现不良,压力可想而知。 他说。

清收不良资产是门 技术活

李晓是某大行地方分行特殊资产经营部的一位负责人,在他看来,尽管银行业坏账率持续上升,但拨备依旧充足, 有些银行的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能够达到300%以上,只要拨备能够覆盖,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他说。

所以,我认为银行的压力不在这一两年,真正的压力在于未来5~8年,当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下降到100%的时候,再出现不良,当年的利润可能就没有了,甚至是亏损,一旦这种情况爆发,银行将非常痛苦,况且,经济结构转型并非是一两年就能够转过来的。 他说。

去年三季报显示:除宁波银行和南京银行外,其余14家上市银行的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中行、工行的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已经接近150%的警戒线,低于200%的银行达到11家之多。

李晓说,银行对于不良贷款的处置一般有三种方式:现金清收、债务重组和核销, 如果银行要想尽快消化不良,也可以选择打个资产包,10亿元或8亿元,里面有十几个企业不良贷款和相应的抵押物等资产,对外竞价出售,但一般会选择四大AMC或地方AMC等持牌的资产管理公司。 他说。

银行采取各种手段清收、处置不良资产时,法律几乎是必经途径,但这也使得银行在清收过程中,往往处于被动的局面。

法院从立案、诉讼保全、开庭、上诉、送达、执行、执行完毕、分配,走完整个流程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如果中间一旦出现上诉、纠纷、第三异议等,这将使得资产处置的时间更久。 李晓说,不良资产处置的时间拖得越久,效率就越低,而且随着时间的增长,银行所掌控的资产也面临着贬值的风险,最终导致变现率降低。

另外,由于需要变现的资产有着明显地域性,信息不对称,所以往往要走司法拍卖的途径,资产价格必然被压低。 他说。

李晓说,以他的经验来看,近年来,监管层对于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政策口径是愈加放松的,越来越将处置的权限交给银行、交给社会,而不是行政手段和行政定价。

在他看来,银行不良资产清收与处置是一门集创新与经验为一体的 技术活 ,处置方式是没有框架的,要多种方式相结合,但同时,一定要在现有的规章制度之内,遵守法律。

不良拐点何时到?

如今,银行为应对外部宏观经济影响,正在持续优化信贷结构,严格管控增量业务风险,以及时遏制资产质量下滑趋势, 在我们行,对办理违规贷款业务的责任人要实行停职清收。 一区域性银行基层员工对本报说。

确实,一笔不良出现以后,从前端的客户经理,到信审人员,再到部门负责人都是有责任的,这也是一个警示,过去银行对于贷款的经营模式必须要从粗放转为精细。 深圳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对本报说。

我认为,导致目前银行不良持续攀升不仅仅是宏观经济的原因,而是包括三方面的原因,一是,确实外部环境不好,企业利润下滑;二是银行过往的风险管理策略有误,风险要讲究分散,但银行过去喜欢集中于商圈、产业集群或某一行业,风险要讲究贷款真实用途的,但银行往往过度授信、过度放贷;三是银行对于外部经济走势判断不准确,对于风险的程度认识不清。 该深圳银行人士说。

近日,东方证券分析师王剑在研报中表示,研究浙江,尤其是温州的不良,要归咎于银行过去多年的信贷过度投放和企业的过度杠杆投资,以及随后的绝对去杠杆措施刺破泡沫。 但从媒体报道数据上看,温州不良率开始走低,浙江不良率增速也开始放缓。 王剑说。

一个好的苗头是,在已经披露的业绩快报中,兴业银行、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开始掉头下降。

这是否意味着银行的不良率已经 见顶 ?

王剑认为,长三角地区过度信贷导致的泡沫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但2014~2015年,不良增量的区域特征、行业特征开始淡化,呈现全国全面开花的态势。这便是不良形势的第二阶段,即各种落后产能与过剩产能的去化,以及经济下行所导致的不良。

作者:安卓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