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经营也是生活

鼓楼北街是津城业内知名的古玩字画交易地,这个领域细微的风吹草动,都会在这里投射出清晰的变化,田振峪的惠谷斋就位于其间。从最初的兴趣爱好到跻身市场,几十年倏忽而过,对他而言,画廊不单是一盘生意,更是生活。

画廊需用心经营

新金融:您从何时开始经营画廊?

田振峪:从小时候起我就学习绘画,买第一张画是在30多年前,用了几块钱。过去买画从来没考虑到利益,而是一种爱好,买来学习和欣赏,那种小心翼翼打开卷轴时的愉悦心情,不是真正喜欢艺术的人感受不到,我也从来没想过将来能通过卖画挣钱。

直到2006年,我建立了惠谷斋,开始把手中收藏的作品介绍给客户、朋友,从此便踏上了画廊的经营之路。

新金融:最初进入时,画廊市场的情况是怎样的?此后又经历了哪些变化?

田振峪:2006年我开始做实体店的时候,恰逢市场的低谷期,但对我来说却是个机会,市场不好了,我就能进来,有店面可以租,过去买的作品有了空间可以展示。几年之后市场开始升温。

而现在突然出现的交易疲软、市场不通畅的状况,我个人感觉大概始于2014年底,这和中央的反腐政策、全国整体经济形势以及过热的市场化投资有关。但可以肯定的是同兴趣无关,热衷艺术的人群还是在买画收藏。对我来说,做画廊本身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就算市场不好、其他商铺关门,我也会继续做下去。

新金融:经营画廊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谈谈您多年的经营策略。

田振峪:一旦涉及到经营,就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压力和困难都会存在。现在想想,所有遇到的挑战都来源于自我膨胀,市场好的时候也会盲目,想做得更大更全面些,超出了爱好范围。但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平稳的,市场不错时获得的也只是微利,不好的时候就少挣一点罢了。

虽然我不指望靠卖画“发财”,但本着对客户负责的态度,我也会慎重选择、认真“经营”。和画家打交道也如此,即便是认识了几十年的画家朋友,我也不会和他们讨价还价,更不会白拿他们的作品。

新金融:除了喜好,还有哪些选取艺术家和艺术品的评判标准?

田振峪:首先,我会慎重选择过于年轻的画家。现在很多人炒作研究生,而且作品一买就是几十张。这种没经过市场考验的年轻画家我更愿意看涨,而不会赌所谓的“原始股”。

其次,我比较坚持专业性,看重受过科班教育和系统培训的、书读得更多的画家。中国画讲究意境,修养有多高,意境就有多高,许多老画家经历过磨难,画出的作品就与众不同。

再有,我会审视画家对艺术的热爱程度,如果画家八面玲珑、画“行画”,也只能是昙花一现。

艺术修养是进入市场的门槛

新金融:天津本地画廊市场目前的状况是怎样的?

田振峪:我不认为天津地区有多少真正意义上的画廊,包括我在内,经营的只是一个小画店。画廊需要通过发现、包装、运营等若干方式来进行市场运作,而现在更多的画店不具备这样的功能。

新金融:以天津为例,几年前大量画廊出现倒闭风波,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

田振峪:现在跟过去不同,不再扭扭捏捏地回避“投资”二字,但如果单纯抱着投资的心态,恐怕少有人能做好,因为市场神鬼莫测。

市场“好”的时候,有些作品就类似击鼓传花,传出去了赚钱,跌得太狠最后砸在手里。为什么会出现画廊“关门大吉”的现象,就是因为个别经营者并不喜欢书画艺术,完全靠投机,先退出的也就是这批不懂画的人。

市场走到今天,经营者、画家、藏家其实都有责任。不仅经营者心浮气躁,很多画家也会为了迎合市场大批量创作“行画”,这其实是在伤害市场。但也有一些画家尊重市场,尊重艺术,踏踏实实,潜心创作,最终市场也公平地回报了他们。

新金融:所以艺术市场的降温是正常现象吗?从业者该如何调整?

田振峪:之前市场出现不理智的过度投资状况,现在冷静下来,我觉得不是坏事,更多的投资者开始倾向按照个人喜好收藏作品。我就接触过一位客户,几千元买了两幅画,放了20多年,市场大热的时候拿出一张卖了100万元,现在市场“差”了,价格折损了一半,但他的心态很平稳,摆在家里欣赏,提起来也高兴,这才是收藏应有的态度。从经营者的角度来说,艺术素养的门槛其实很高,要不断提升对书画的认识,才能形成独特的鉴赏力和审美标准,跟画家也能更好地沟通。而当大家都能根据个人的审美标准去经营画廊,就不会出现人云亦云的状况,那么外面的大风大浪又有什么关系呢!

未来的书画市场会越来越好,这是我会一直坚信的。当前只是淘汰一批纯粹靠投机和快进快出的人,今后的市场会越来越规范。

现在的经营模式逐渐多元化,发展肯定会有。说得宏观一些,如果把千百年来的中国画都搞丢了,那也无法跟后辈交代,所以社会需要有文化的自我保护意识。我做传统书画经营,不仅是满足个人的兴趣,也算尽到了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新金融记者 谷珵 韩煦

作者:谷珵 韩煦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