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000万到7.2亿估值:大唐电信混改炼金术(图)

从4000万到7.2亿估值:大唐电信混改炼金术导读
国有相对控股、社会资本持有大比例股份以及踏准政策节拍是大唐网络混改成功的关键。

本报记者 高江虹 北京报道

公告牌贴了22个已经运作成行的项目,电子牌上滚动着12个已经进入不同融资阶段的项目融资状况,黑板上贴着不少新的创业点子和寻找合作伙伴的告示……

位于北京市郊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电信)办公楼第二层里的氛围,怎么看也不像一个传统央企固有的形象,年轻人在里面快速奔走,电脑前埋着一个个忙碌的脑袋,盛行通宵达旦地加班……这里着实太像一个年轻的创业公司了。

事实上,二楼是大唐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网络)的办公区之一,这家“貌似在创业”的公司是大型央企大唐电信旗下首批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企业,由新华瑞德更名而来,日前刚刚完成更名。

“混改刚刚完成,可以算是很成功。”大唐网络首席执行官杨勇1月26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五年前大唐电信投入4000万元成立的新华瑞德,此番混合所有制改革完成后所获的融资额已经高达4.43亿元,现在公司估值已达7.2亿元,料其估值还将迅速提升。

尽管现在各界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看法不一,作为央企之一的大唐电信集团却坚定践行混改,“其实防止国资流失关键环节在于定价,一定要在公共产权交易所进行公开透明的股权转让。”杨勇如此总结央企混改的关键经验。

据悉,大唐网络是大唐电信集团首批混改的企业之一,大唐电信总裁王鹏飞表示,将视大唐网络的混改效果来推进集团内部国企改革的步伐,预计2016年大唐电信还将有多项改革措施实施。

试水改制

1月26日,大唐电信首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单位——新华瑞德宣布混改工作圆满完成,新华瑞德更名为大唐网络有限公司。

新华瑞德成立于2010年9月,隶属于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大唐电信与新华社战略合作成立的,专业从事数字内容传播和网络文化产品交易的数字文化网络运营公司。

而大唐电信集团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的一家专门从事电子信息系统装备开发、生产和销售的大型高科技中央企业,总资产规模超过百亿元人民币,总部位于北京,在上海、天津、成都、西安、重庆、深圳等主要经济发达城市设有研发与生产基地。

2015年3月“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互联网+”发展战略,明确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双引擎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扩大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

大唐电信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王鹏飞表示,移动互联网是一个充分市场竞争和需要不断创新的领域,大唐电信充分认识这一发展规律,结合国家宏观政策,从技术、体制、机制三方面创新入手,打造创新创意孵化平台,践行国家“双创”战略。

新华瑞德便是大唐电信打造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孵化的核心企业。但是新华瑞德所处移动互联网领域,属于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且其初始注册资本较小,难以满足创新孵化业务开展的需要。因而大唐电信2015年下半年决心对新华瑞德进行混合所有制改制试点,引进外部战略投资人对新华瑞德投资。王鹏飞指出,改制不仅可以给新华瑞德带来足够的发展资金,也可为新华瑞德引入市场化基因,更加符合互联网产业发展规律,为企业发展带来新的引擎和动力。

2015年9月底,大唐电信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的方式对外转让持有的新华瑞德股权。2015年12月12日,共有五家投资者嘉兴观唐湾流投资合伙企业 、千合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大唐中科创新投资合伙企业、中淇云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君和恒昇新瑞(深圳)投资企业以2.2亿元获得新华瑞德 44%股权,完成转让后上述5家随即以2.24亿元进行增资扩股。增资完成后,新华瑞德注册资本由4272.499 万元增加到 6183.76 万元。

此轮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的融资额共计4.44亿元。杨勇向记者透露,其中千和投资的董事长正是私募一哥王亚伟,据悉,千和投资现在持有大唐网络14.33%的股份。

改制后的大唐网络股权结构中,原来的绝对控股股东大唐电信的持股占比已经降至37.23%,但仍然是第一大股东。而且,经此番改制,大唐电信五年前的4000万元投资已经折现回收2.2亿元,还保持了对大唐网络37.23%的持股比例,可以继续享受公司发展壮大的红利。据悉,改制后的大唐网络估值已经跃升7.2亿元,相对应的,大唐电信所持有的股权价值也已经放大到2.68亿元。“我们的B轮融资马上开始,估值还将大幅上扬。”杨勇透露。

这笔买卖,无疑是划算的。

改制样本

大唐电信在大唐网络上推行的混改,也并非没有经过争议。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整个中国社会对国有企业如何进行混改仍然抱有疑虑,国家高层对此亦顾虑重重,以至于在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中一再强调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大唐网络又是如何在改制过程中规避国资流失的风险?“最重要的是定价过程一定要公开透明。”杨勇向记者表示,国有资产的流失风险主要是估值上会暗箱操作,但该公司一开始便选择在产权交易所进行公开挂牌转让,让整个交易过程透明阳光化。

由于大唐网络的特殊身份,当时挂牌后引起了市场极大的关注,杨勇透露当时有十多家公司过来询价探问,但是很多资本也对改制的信心不足,尤其是国家政策对混改的表态有所反复,有公司认为改制不一定会成功,入股央企存在较大风险。

但令众人意外的是,大唐电信仍然坚定地推行了改制,而且新公司的整个管理结构都严格遵循股东大会-董事会-经营层三级管理体系,大唐电信只是根据持股比例在董事会中派驻了两名董事成员,所有经营层的管理人员都从大唐电信集团脱钩,卸下央企高管的头衔与待遇,完全成为市场化的职业经理人。比如杨勇本人原本是大唐电信副总裁,此时已经只有大唐网络首席执行官一职。“如果我做得不好,大唐网络董事会完全可以把我炒掉,而我也再不能回到大唐电信。”杨勇笑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后路,只能在大唐网络好好干。

按照其设想,大唐网络将依托大唐电信整体产业链的优势,以369云平台技术孵化为主体构建了“一体两翼”项目孵化模式,为创新创业提供从创意到产品、从投融资到公司化运营的“一站式”全程服务,据了解,目前大唐网络已在教育、健康、体育、民生等领域相继孵化出45个“互联网+”项目,获得资金超过8亿元,并在北京、西安、大连、深圳建立完成4个创业孵化基地。

该公司亦有了清晰的上市计划。杨勇透露,将在两三年内登陆国内资本市场,首选目标是上海战略新兴板,预计在2017年上半年争取登陆上海战略新兴板。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唐网络这个样本的执行效果,将为大唐电信的混改抹上浓重一笔,令该集团更加坚定继续推进深化国企改革的步伐。

作者:高江虹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