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绝对不能让股市汇市的恐慌形成共振

每日经济新闻评论员 叶檀


“我们做空人民币太晚,导致收益不大”——这句沉痛的话是华尔街著名的激进投资者、潘兴广场对冲基金经理比尔·艾克曼写给投资者信中的一句话。我们借此可以看出,围绕中国基金与中国货币的争斗已经成为全球对冲基金的狂欢节。


监管层仍然强调平稳与风险可控。1月27日,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张新表示,1月26日A股大跌不是境外资金做空,当天没有境外资金异常流动。但他承认,下一步在跨市场、跨产品、跨行业的监管方面要进行深入的推动,“相信我们建立新的系统以后,股市为何波动将来也可以说得清楚。我们期待这一块有大的进展。”


对冲基金当然不会把资金挪到境内来做空,这样既无法律依据,也无做空工具,还有被关门打狗的风险。但这不等于说,境内的多空争夺与境外无关。相反,两者存在着密切关系。


据1月21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2015年全年,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29361亿元,按美元计价,银行结汇较2014年下降9%,售汇增长24%,结售汇逆差4659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入较2014年微降0.8%,支出增长6%,涉外收付款逆差2009亿美元。减少的那一部分外汇或者外流,或者进入居民企业账户,藏汇于民。


不过未来的预期仍然不乐观,银行远期结售汇或呈现明显逆差。2015年,银行对客户远期结汇签约同比下降56%,远期售汇签约增长33%,累计远期结售汇逆差12137亿元。


外管局认为目前我国国际收支状况基本平稳,跨境资金流出对国内流动性、经济金融运行等方面的影响依然可控。但境外与境内的市场密切相关,这个事实是清晰的,我们不知道的是,境外做空与A股的关联性到底有多大。


A股市场下跌会影响到港股市场,甚至可以影响全球市场。1月4日以来,A股大幅下跌引发全球市场尤其是亚太主要市场下跌,这就是确凿的证据。但到了最近,A股对全球市场的影响力有所下降,昨日,日经指数跳空高开,而沪综指直到下午开盘后才在两桶油的护卫下上升。


从AH股溢价指数来看,2015年中以后,就在140左右的高位徘徊,说明内地救市拉开了与港股市场的差价,H股的定价就像个有吸力的磁铁,一旦内地市场的定价向香港看齐,就只有下跌的命运,跌到底为止。底在哪儿,没有人知道。


不同的时期影响市场因素的重要性不同,2015年上半年与年中看股指期货,下半年看沪股通,到2015年8月11日人民币汇率再次双向波动后,人民币汇率与股票市场一度关系密切,汇率下跌股市下跌形成了循环,加上资金外流与去杠杆等,形成了可怕的共振。


艾克曼在信里涉及中国的部分不算少,他表示,虽然相信A股市场存在泡沫,但无法买入看跌A股期权。在该基金开始建立人民币空头仓位两天之后,中国官方出人意料地将人民币下调了2%,这大幅增加了该基金本打算继续购买的期权仓位成本。到目前为止,尽管头寸规模庞大,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跌,但只有微薄的盈利。


境外有办法做空人民币,2015年12月,仅香港交易所美元/人民币期货就达到2071张,环比上升98%。由于做空者太多,导致成本上升,只能买入一个产品卖出另一个产品降低成本,而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超出想象,轻度价外期权并没有丰厚盈利。由于中国央行的干预,会导致做空成本更高。


尽管索罗斯因为做空的盛名没少挨国人的骂,但他以前所说的“纵容垄断企业和央企圈钱是不明智之举”这句话却不能说是错的。


在眼下还需要金融为实体经济脱困而服务的时候,我们自己不能在不清楚杠杆倍数底细的情况下蒙头打压汇率、股市,否则将会形成市场恐慌共振,产生严重的后果。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