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清理200家“僵尸企业”:不搞“一刀切”式大规模退出(图)

“打包”谈判。同时,银行业将把沉淀在“僵尸企业”和低效领域的信贷资源释放移向新型产业。

本报记者 程维 重庆报道

重庆市银行业2月22日确立了针对该市国资系统旗下200家“僵尸企业”的清理方案:对可重组或稳步退出市场的,盘活沉淀的贷款;对必须破产清算的,不搞“一刀切”式的大规模退出,防止处置不当引发新的风险。

当地还可能克隆“重庆渝富模式”的不良资产打包处置方式,来与金融机构探寻200家“僵尸企业”的银行借款的处置方案。

不搞“一刀切”

“对于已停产或半停产、亏损严重、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要稳妥有序推动其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堵住资金流向低效产业。”2月22日,重庆市银监局相关负责人在该市金融工作会上称,银行业机构将借此盘活在“僵尸企业”中沉淀的信贷资源。

所谓“僵尸企业”,是指那些无望恢复生气,但由于获得放贷者或政府的支持而免于倒闭的负债企业。目前重庆市的这些“僵尸企业”,多系当地国资系统旗下的企业。

今年2月2日,重庆市国资委新任主任胡际权在该市2016年国资工作会上提出,今年将清理处置“僵尸企业”、空壳公司和低效无效资产,以提升当地总量近3万亿元的国资的盈利能力。其目标是,力争在2016年清理退出200户,2017年基本完成此项工作。

不过,当时重庆市国资委并未给出详细的清理200户“僵尸企业”的具体处置方案。值得注意的是,因涉及人员数量过多,资产总量过大,本次重庆市处置“僵尸企业”名单中,并不包括被称为该市最大“僵尸企业”的重钢集团。

但重庆市银行业为当地200户“僵尸企业”确立的“死亡方案”,并不只是试图堵住流向这些企业的资金,收回贷款。重庆市银监局相关负责人在上述会议上称,对必须实施破产清算的“僵尸企业”,要认真研究信贷退出的方式、节奏及其影响,不搞“一刀切”式的大规模退出,防止处置不当引发新的风险。

该负责人表示,按银监会相关要求,对债务规模较大并有三家以上债权银行的风险企业成立债权人委员会,由债权人委员会按照“一企一策”原则集体研究确定增贷、稳贷、减贷、重组等处置措施。对主动退出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对产品有市场、发展有前景、而当前投入不足的企业,债权人委员会要通过组建银团贷款或建立联合授信机制等方式继续给予支持。

重庆市工商联2015年针对该市500多家企业的调查报告显示,当地银行业在处理问题企业的信贷问题时,通常是“一家银行停贷,多家缩贷,引发连锁反应:一旦企业临近"断血",所有的债权人都会跟进,采取起诉、保全等方式,使企业账户、资产被冻结、查封、导致企业资金枯竭。”

重庆市银监局的这一处置思路,将有利于改变原有的单纯一哄而上、简单粗暴的收贷方式。

重庆银监会相关负责人称,这项工作离不开政府的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加强与各区县政府对接,请发改委、经信委、国资委等部门协调提供“僵尸企业”名单,帮助银行业金融机构摸清其贷款风险,共同确定需要建立债权人委员会的企业,帮助和支持债权人委员会的成立,制定前瞻性的预案,并协调做好非银行业债权人协同联动等工作。

或复制渝富模式

目前,有关重庆市处置“僵尸企业”的其它细节仍有待进一步公布。如上榜企业名单、总资产金额、负债总量、欠银行借款总量,以及欠其它金融机构的借款总量等,都暂未可知。

2月22日在该市金融工作会上,重庆市常务副市长翁杰明公布了该市刚刚通过的供给侧改革总方案的金融领域部分的内容。他说,重庆市将参照重庆渝富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模式,再新设一家资产管理公司。

不过,翁杰明没有进一步说明这家新设的资产管理公司,是否专设用于清理、处置该市的200家国有“僵尸企业”用途,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及设立时间,也暂未明确。

“重庆渝富模式”,是指该市政府2003年4月斥资10余亿元设立的政府旗下资本运营平台,该平台的经典操作案例是,由当地政府将不良资产打包,渝富公司统一一次性买下工商银行的127亿元不良资产。重庆渝富公司先后与其它银行用同样模式,累计处理了300多亿元不良资产,令该市机电、化医、轻纺三大国有集团负债率分别下降了30个百分点、17个百分点和19个百分点。

重庆渝富公司此后几年中,还为该市主城区内的多个大型污染企业的环保搬迁,充当了先出资搬迁,再购入搬迁企业在主城区内的土地整治盈利的“投资银行”角色。

这意味着,重庆市本次处置200户“僵尸企业”,可能会与当地银行业“打包”谈判。

在重庆渝富公司此前与银行的打包购买不良资产行动中,不良资产的折扣率低至2至3折。目前尚无法确定本次处置200户“僵尸企业”的信贷资产的折扣率为多少。

重庆市银监局相关负责人称,该市银行业2016年将把沉淀在“僵尸企业”和低效领域的信贷资源释放移向新型产业,做好“减法和加法”。“减法”主要针对过剩产能和僵尸企业“三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方向,做好信贷“减法”。

该负责人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密切配合重庆市产业结构调整、去产能的计划安排及进展情况,对高污染、高能耗企业贷款逐步压缩退出。对未通过环保审批的新建项目,不得新增任何形式的授信,并将沉淀在“僵尸企业”和低效领域的信贷资源释放移向新型产业。

“加法”领域是要找准战略新兴产业和环保绿色产业“增”的方向,做好服务“加法”。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源,要向转型升级的传统支柱产业和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倾斜,向符合国家和地方重大发展战略以及“十三五”规划的领域倾斜。

重庆市副市长刘伟在该会议上称,2016年重庆市金融业增加值占该市GDP的比重为9%,金融业增加值为1410亿元。2015年,重庆市存、贷款余额分别为2.9万亿元和2.3万亿元,年增速为16.2%和15.9%。

作者:程维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