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兄弟 ——矢野浩二《有梦不怕路远》连载(1)

我希望总有一天,日本人想起中国的时候,不再是畏惧担忧,而是友谊善良。我希望总有一天,日本人来到中国的时候,问候他们的第一句话不是“看那个鬼子”,而是“你好,来自日本的兄弟”。

《有梦不怕路远》立体封




自序


和平


2014年和2015年,我作为嘉宾,出席了日本驻华大使馆主办的 中日友好成人式 活动。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多年的日本人,能参加这样的活动让我万分荣幸。


这样的活动,让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变得更为密切,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善莫大焉的好事。


因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国和日本多数是友好多于争执。刚刚过去还不到一个世纪的战争,给现在的人留下了甩不脱的历史阴影,让很多人都有一种错觉,仿佛中日两国一直以来都在争执。


但是,我想说,这并不是真相。纵观我们两国的历史长河,有漫漫两千多年交流史。从伟大的大唐时就在全方位深入交流。日本的建筑、诗歌、文字,无一不印刻着中华文化的烙印。


而在中国现代社会的机械、物理、化学等文献中,也有着许多从日本输入的词。两国的文化如此水乳交融,不要说在东亚,就算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也是友好邻邦。


我们有不容置疑的友好传统,我们必将继承这种传统,必将发扬这种传统!


每当我有机会演讲,或者在发表看法时,我总会不厌其烦地传达以上信息,不管理解和支持我的人有多少,我都想为中日两国的友好关系尽自己的全力。


产生这种思想,不仅源于我对历史和战争的审视,更源于我在中日两国生活四十多年的经历,源于我跟中日两国万千普通民众交流的感情。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来到中国,将中国作为自己的根基和梦想,这种行为在不少人看来多少都有点惊世骇俗。但是回首往事,我心中泛起的,绝对没有后悔,反而是满满的感激和满足。


中国这片广博的沃土给了我事业、爱情、家庭,让我懂得承担更大的责任,让我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使命。


当年接到来中国的工作机会时,我做梦都没想过这个决定会对我的生命造成如此深远的影响。


现在每每回想起来,那个早晨却更像是命中注定一般。


20年前的我,在日本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演员,出演的角色大多都是没有名字的龙套。但是内心却一直渴望着得到更大的舞台,得到更多的机会。


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在长时间的失意和默默无闻之后,我变得有点灰心丧气,对未来和前途充满了悲观。


1999年的12月,在那样的时期,我接到了自己所属的事务所的经纪人打来的电话。


在中国有一部电视剧要拍,有兴趣参加吗?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有兴趣。之后在2000年4月,我第一次来到北京,进行了为时3个月的电视剧拍摄。


拍摄工作结束时,我几乎是有些冲动地想: 我要在中国打拼!


当时的我,可能只是抱着一种放手一搏的想法,毕竟在日本没有人注意到我。没想到就是这个决定,让我真正成长为了现在的模样。


人在自己人生的各个阶段上需要这样突然决断的魄力,这种魄力会引导自己,让自己找到正确的人生方向。


变化


人的一生中,总会伴随着无数变化。这些变化可能会左右你的方向,影响你的计划。让你迷茫,彷徨,不知所措。而我们要做的,是在面对变化的时候不忘初心,永远相信梦想,相信友情。


没有变化就不会有成长。这些变化可能来自于工作,或者生活,或者其他原因。但是永远不变的只有一点,你总会在这些变化中遇到更多的人和事。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世界上最为奇妙的事物。每一个人都会给你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你能通过他,接触到更加广阔的领域,见到更加壮丽的风景。


没有朋友的人是清冷的。中国和日本的文化中,都特别强调人脉。而我,作为一个漂泊在中国的日本人,没有朋友的帮助,也绝对不可能成长为现在的模样。


所以,认真地去相信他人,去帮助他人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些友情的纽带就像是长城一样,为你抵御着无数未知的风波。


人和人之间需要善意,需要建立友谊。而国家和国家之间也一样。我一直希望通过我的历史类和战争类作品,传达和平的理念,虽然这可能是杯水车薪,但是我矢志不渝。


和平对于人类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至今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在发生战争,看着那些无助的难民,我们除了深切地同情,还能做什么呢?


我只能深切地祝愿我的两个故乡,日本和中国,永远和平下去。


我一直觉得,一个国家就像一个人的身体,在和平的时候感觉不到战争的恐惧,正如我们在健康的时候感觉不到疾病的痛苦一样。只有当战争和疾病真正降临,你才能感觉到深切的悔恨。


虽然已经年逾不惑,但是我依然想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对待遇见的所有人。我很喜欢跟孩子交流。


孩子的心灵是最干净纯洁的,他们总是会无条件地相信任何人。每次拍戏的时候,我都会主动跟当地来片场玩耍的孩子聊天。那是我最珍视的快乐时刻之一。


我记得在山东沂南拍《烽火双雄》的时候,我去当地一家饭店吃饭。在那里当服务员的是一个本地少年,他给我上茶的时候,忽然愣愣地盯着我的脸。


看着一瞬间哑然地盯着我的少年,我说道: 怎么了,你认识我?


那个少年一脸目瞪口呆,迟疑地说道: 矢野浩二?


我打趣地说: 不对不对!矢野浩二是谁啊?我可不认识。我名字叫高仓健啊,你去问问你父母就知道了!


少年在迷茫中跟我合了影,我看着他,继续一本正经地说: 你父母看到这张照片一定很高兴的!能和高仓健合影是很值得骄傲的!


少年似乎真的被我骗到了,满脸激动地点头。


点过餐后,少年往厨房走去时,我又再一次向他确认!


我说: 喂,我的名字是?


服务员少年毫不犹豫地回答: 高仓健!


我差点笑出来,说: 没错!


这些淳朴的孩子总是这么容易相信人,在他们的世界里似乎没有欺骗,没有坏人。我喜欢这样的赤子之心。所以跟他们接触的时候,总是很容易就会开心起来。


如果人与人的交往能跟孩子们一样该多好,不需要戒备心,不需要揣测人心,每个人都用自己最真诚的一面面对他人。这样的话,我想世界上的纠纷会少很多。


而我,也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与中国的人们交往着。


虽然也受到过欺骗,可是与所得到的善意和帮助比起来,那些又算是什么呢?


关于演员


在中国的电视剧和电影中,日本人的角色有一些都是凶残的军人形象,初到中国那几年,我因种种原因,所出演的角色也以这种居多。


与很多人想的不同,我对这些角色并没有一味地反感和抵触,反而都在尽心尽力地演出,想尽我所能让中国观众对日本人产生不一样的看法。就算只改变一两个人的看法也好。在这些剧目中,有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比如,在电视剧《战神》里,我饰演了充满正义感、对和平有深切希冀的日本间谍西里,他虽然是一个日本人,但是却加入了反战同盟,与日本军方为敌。


在电视剧的后半部分,他的身份暴露,被日本军队逮捕,日军队长问他: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背叛祖国的行为?


西里回答说: 热爱和平的日本人会理解我的所作所为的。 这句台词是我自己灵机一动加进去的。当时我感觉我深刻理解了西里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他虽然选择了一条跟日本为敌的路,可是他自己知道,爱好和平的日本人一定会理解他,一定会跟他站在一起。


这句话至今适用。


在电视剧《少帅》中,我饰演了张作霖的日本顾问:菊池。他作为一个日本人,却自始至终都在想办法阻止日本军部进攻中国。但是这无异于螳臂当车,最后日本军队还是入侵了中国。


菊池痛心地说: 人类如果不结束战争,战争将会毁灭人类,我们现在要意识到,还来得及


这句话也是我与《少帅》的导演张黎导演商量以后,自己加进去的台词。


而我之所以屡次在角色中加入这种充满感情的台词,就是想表现出他的内心世界,表现出他对战争的反感,对正义的渴望。


我相信,这是所有善良的人共同的愿望。


西里和菊池都是生活在绝望和逆境中的日本人。他们抱着痛苦和疑问活在那个时代,但是为了和平,他们毅然走上了跟自己祖国为敌的道路。这种大无畏的勇气,这种对和平和希望永无止境的追求,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


我经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听到这样的问题, 饰演日本人和饰演中国人有什么不同?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不同之处当然是有的,中日两个民族虽然有很多相同点,但是在很多细节的地方也有不少差异。不过,在表演的时候,我自己却并没有思考过这方面的事,没有在一个角色的国籍定位上有所拘泥。


因为,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他们首先都是一个人,作为人类的感情和精神世界是相通的,都会有恐惧,有迷茫,也有善良。


只要抓住了这一点,那么不管饰演什么角色,都可以做到游刃有余。


我曾经背过一句中文的诗,特别有感触,一直记在心里。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次艰难的跋涉,每一次选择,都是面临一条崭新的前路。但是不同的是,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选择看起来更加平坦的路。很少有人会主动迎难而上,朝着荆棘前行,纵然那条荆棘之路的风景更加壮观。


没有挑战的路途虽然轻松,但是一定会错过更多风景和成长。有时候,挑战一下自己从未做过的事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可以让自己更加强大,更加坚韧。


表演也是如此,如果每次都只饰演同一种角色,那么这个角色就会限定你,让你无法去寻求突破。


对于我来说,面临的选择更加艰难。


作为一个日本人,在中国的演艺圈可以说是得天独厚。因为中国每年都会拍摄大量拥有日本角色的电视剧,可是日本艺人却少之又少。所以说,日本演员在中国演艺圈,似乎并不缺少工作机会。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种形式却严重限制了演员的戏路和选择。有的跟我一样的日本演员,在中国很难找到饰演其他角色的机会。除了日本军人,还是日本军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选择?环境在逼迫我们只能选择一条路去走,而我们看起来却并没有破局的力量。


我曾经也被这种环境深深苦恼着,可是有一天我想明白了,其实选择一直握在自己手中。日本人的性格也千差万别,只要自己保持对梦想的敬畏,对工作的敬业,努力去把接到的所有角色都打上自己的烙印,那么你终究会为自己开创出一条崭新的路。


经过十多年的历练,我接到的角色早已不限于日本军人,甚至连八路军战士都曾挑战过。虽然很多人觉得我的经历不可思议,可是对我来说,这只是日积月累、顺理成章的结果。


在中国生活多年以后,我经常被记者这样评价, 矢野先生背负着中日之间交流的重担呢 。


坦率地说,我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并没有能力承担这样的重担。


我是一个演员。我承担不了什么重大的历史责任。我只是想通过自己饰演的角色,还有话语,向中日两国观众散播和平和希望的种子,架设相互沟通的桥梁。


只要做到这些就足矣。


以前,朋友曾对我这样说过, 现在,浩二都在战争剧里出演八路军了,这世上再发生什么都不稀奇了。


说得对啊,发生什么都不稀奇了。


按照这种说法,可能我会出演像电影《恋爱教父》这样的爱情喜剧也就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了。再特别的事只要实现过一次就会变成理所当然。


将这样特别的事转变成很普通的事,就是我做的一切的价值所在。


这15年以来,我经历了许多事。但是总之不论在什么时候,我都想平常地度过。


再怎么恶劣的新闻出现我也没有动摇,不去在意,也不受其影响。


因为我想和大家平常地交流。而我现在也正在这样做。


我希望自己周围的环境也能有这样的风气,并尽可能地去传达这样的力量。


和平、希望,这些词语是所有人的愿望,我只能尽己所能,但是在生活中,我只想跟大家开心地生活在一起,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外务大臣表彰


2015年8月,我荣获了由日本外务大臣颁发的外务大臣表彰,对我来说这是一项非常意外的殊荣。


外务大臣表彰,是由日本外务大臣颁发,用于表彰在国际关系和其他各个领域,为增进日本与其他国家的友好关系而做出突出贡献的日本国民。这个表彰对我来说完全属于意外之喜。因为一直以来,进行演员工作,参加中日文化交流活动,并通过电视剧和其他节目,促进中日两国人民互相理解,都是我一直坚持的分内工作。这些事对我来说,并不是负担,而是主动背负的责任。


这个表彰让我忽然感觉到,中日友好,果然不仅仅是我自己的愿望,在其他我不知道的领域,还有很多人在默默期待着,默默做着努力。


而在亚洲活动的日本艺人里面,我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人,这对我是一种非常巨大的鼓励。我心想这15年拼尽全力到现在,终于能受到来自日本国民的一些理解和认同了啊。


当然,不理解我,对我恶言相向,说我是日本叛国贼的人还依然存在着。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态度,不会去理会这些愚笨的人。历史和时间会证明,我的态度和我的做法,一定是正确的。


这15年间,我面对任何事都心平气和,但是对于原则性的问题,我从未想过妥协。秉持着 不惧风雨 的精神,一直在坚持维系着中日友好的通道。这项表彰,不仅是对我所有努力的认同,更让我觉得,我跟千千万万同样怀有和平希冀的日本国人站在一起。


这种感觉很热血。


这个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地球村,每个角落的人都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事,对世界的好奇心从未像今天这样容易被满足。这是科技带来的力量。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很多中国人对日本,这个近在咫尺又感觉远在天边的国度产生了好奇心。


经常有中国的朋友问我这样的问题: 日本人最强大的地方是什么?


作为一个日本人,我深刻地知道,跟其他民族比起来,没有一个民族能在各个方面全面领先。但是日本人,确实有独属于自己的一些民族特点。


首先,日本人对 集体高于个人,品德高于金钱,和睦高于竞争 的基本精神十分重视。


日本人对自己的工作抱有极其强大的责任心,而且习惯于或者说害怕给他人造成困扰,有时候甚至就算牺牲自己,也会努力避免给他人造成困扰。


对于一个日本人来说,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本能。无法改变,无法逃避。


我在东京做森田健作先生的随从的时候,就经常从各种人的口中听到演员连父母去世都不能去看。那时我就想到这就是演员的世界啊,父母去世都不能守在身边,那是何等的凄凉。


然而,我没有想到,在我23岁的时候,自己也终于面临了这一天。


那年有一天,姐姐打电话告诉我,说在老家的母亲因为患癌已时日不多了,那一刻,我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心里想立刻飞回老家看她一眼。然而,当时森田先生的随从人员只有我一个,我走了以后一定会对他的生活和工作造成困扰。


在我小的时候,母亲就教育我不能给别人惹麻烦,所以虽然当时很想赶快回到老家,但我还是努力抑制住了这个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工作当中。


结果在第二天就收到了母亲去世的噩耗,这是我心里永远的伤痕和遗憾,但是让我重来一次,我所做出的决定一定还是跟当初一样。可能在外国人眼中,我当时的行为显得格外冷酷,可是对日本人来说,那只是本性的选择。不给别人添麻烦,是日本人刻在骨子里的行为准则。


日本人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对忍耐力的重视和培养。日本学校的小孩子们即使是深冬也穿短裤去上学,女孩更是一年四季都会穿着学生裙。有人说难道不应该呵护孩子的成长吗。


并不会,每一个日本人,从小就需要体会严酷的环境,锻炼坚韧的精神。


正是这种坚强的精神,帮助日本实现了战后的复兴,让日本从20世纪的经济大滑坡中走了出来。


除了这些。日本人的礼貌也是举世闻名,这是让日本在世界上引以为傲的文化。因为尊敬他人,所以将其作为一种态度展现出来。


顾客就是上帝 这句话正是松下电器的董事长松下幸之助先生所说的。对顾客以这种态度、这份真挚,带着诚意予以接待,其实不仅是企业和顾客之间,在人与人相处的时候,这种态度也是必备的素质。


我在中国工作了15年。一直以来都带着真诚和感激与人相处,这与其说是我的个人秉性,不如说是日本的国民性格对我自身的深刻影响。


因为有别人的支持才会有现在的自己。 正是因为心怀这样的感激,我才会带着诚意面对每一个人。


我们工作的这个行业,因为在外地拍摄工作很多,有时一年才能见到朋友一面,甚至三四年才能见一次面。在一些很重要的节日里,比如春节、端午、日本的正月节等时间都是没有办法见面的。我所能做的,只能用短信或者电话聊表问候。


正因为身处这样一个忙碌的时代,虽然我的语言很简单,但如果看到的人能够因此稍微驻足舒一口气,那我就很满足了。


我自始至终都坚信,就算不能在一起,但是只要内心贴近,那么友情就永远不会变色。感情是一面镜子,你如果不用心去对待对方,对方也不会用心回应你。


在与中国人交流的问题上,我一直十分注意。并不是说因为对方是日本人或中国人就摆出不同的态度应对,而是会注意更多不同的地方,好让对方不会觉得冷漠或者突兀,如果我按照跟中国人交往的方式去跟日本人交往,他们一定会觉得唐突,但是如果我用跟日本人交往的方式去跟中国人交往,他们则一定会感觉冷漠。


两个国家的国民性没有优劣之分。我特别反感很多人拿同一套模板套所有人,甚至所有民族。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会养成迥异的性格和行为方式。更何况更加宏观,更加复杂的两个民族?


中国人喜欢热闹,因为从古至今,这片大陆就一直人烟繁盛。


日本人喜欢安静,因为几千年来,那里一直天灾不断。所有人的心中都隐藏着莫名的担忧。


如此而已。这根本不是判断一个民族优秀与否的理由。我绝不会用日本人的行为习惯来否定中国人,也不会用中国人的国民性格去否定日本人。


文明,多样化才美,不是吗?


我一直做着演员的工作。


我必须做到生动地表现自己的角色。


要做到这些,就必须理解角色,认同角色的想法。对于演员来说不需要的东西,就是 偏见 。


演员不论出演什么样的角色都绝不可以抱有这样的感情。偏见会造成严重的固有观念。这对于一个需要表现不同人物的演员来说,是极其多余的感情。


而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偏见会产生歧视,会产生国际关系上的误解,还会衍生出教育场所中的一些问题。我一直认为,构建一个不存在偏见的世界,是成就和平的最大捷径。


说实话,我在中国进行了15年的演艺工作。摄影现场里的工作人员,还有其他演员,全部都是中国人,而日本人只有我自己。参加电视节目时也是这样。


在参加这些演出的时候,我没有一次是带着 自己是日本人 这样的想法去工作的。同时我也没有带着 你是中国人 这种眼神去看待过周围的工作人员。我只是将他们看作一位工作人员,一位演员,一个人。


我自己也希望大家把我看作一名普普通通的演员,而不是 日本演员 。我不希望在 演员 这个身份之上再有多余的标签。


从我最开始来到北京直到现在,我结识了很多朋友。中国人重视节日,特别是在农历新年、中秋节等重要节日里,打开手机收到的都是朋友们发来的信息。


在那一刻,我可以肯定地说,他们想到我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不会是 日本人 ,而是 我的朋友 矢野浩二。


我很期待所有人想起我的时候都会这么想。


对我来说,这件事所产生的成就感远远大于任何奖项。


交流


明治维新以来,中日两国若即若离几千年的文化交流再一次畅通起来。无数留学生辗转两国,沟通着两国的文化,架设着两国的桥梁。可是后来还是让人痛心地接连发生战争。


战争我不想多说,那是历史的悲剧。但是现在,我们两个国家再次迎来了和平,已经和平了快一百年。这里面离不开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努力。


我只是一个演员,但是也在努力地为两国人民的交流尽着自己的一份力。而跟我一样在努力的人又何止千万。


我的朋友关口知宏先生,他以中国的铁路为主题,做过很多极高质量的纪录片,向日本人全面介绍着中国的发展和风土人情。


后来他更是带着一些日本小学生开展了这样的活动。在那次活动中,有一个画面让我记忆犹新。


参加节目的小朋友都是从日本大城市遴选而来,关口知宏带着他们在中国西南的偏僻村落中考察。这些小朋友当然会不适应,其中有一个小女孩突然说暂住人家的卫生不好,很脏。


这句话可能只是无心之言,但是我清楚地看到了关口知宏先生眼中的严肃。他马上喊过那个小女孩,告诉她,这家人为了招待他们一行,已经拿出了自己家中最好的东西。相比起这些情义,这些被自然条件所限而导致的居住环境又算什么呢?


小女孩最终理解了关口知宏先生,并很快融入了当地的生活,愉快地生活了好几天。后来跟当地的中国小朋友们打成了一片。


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活动,但是我却从中看出了让人动容的力量。


人和人的隔阂,大多都是由误解和歧视而起。如果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感激,很多让人冷漠的言行就不会发生,那么这个世界会少很多纠纷吧。


我希望总有一天,日本吸引中国人的地方不仅仅是樱花和景点,还有和平的人民。中国人想到日本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鬼子,不是战争,而是友好睦邻。


我希望总有一天,日本人想起中国的时候,不再是畏惧担忧,而是友谊善良。我希望总有一天,日本人来到中国的时候,问候他们的第一句话不是 看那个鬼子 ,而是 你好,来自日本的兄弟 。


(本文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供稿)



(编辑:wangxiaoxue)
关键字:
连载
路远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