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路》是跨过山海,《在木星》是心倦知返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朴树新歌《在木星》(04:09)
从朴树的新专辑《好好地》及巡演的消息,昨天新专第一首单曲《在木星》放出的15秒试听,到今天这首电影《刺客聂隐娘》的宣传曲全曲试听终于出来,朴树的每一条消息都会掀起波澜。
“饥饿营销”本是最容易遭人恶意的方式,但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朴树的为人,所以无论他的营销战略如何精明,背后的那个41岁的“少年”依然能够得到最大的善意。
被如此对待的,华语歌坛大概也只有朴树了。那么多年,他除了偶尔被调侃新专辑遥遥无期慢到火星之外,大家除了等待几乎再没有其它恶意,当然也没有遗忘。
善待朴树,因为他不合时宜,囿于自我,并且弱点就摆在那里,也没想着要怎样遮掩。还因为他41岁了还是保住了型,并且因为多年来仍有余粮所以从来没有窘迫。
对于这个快速又残酷的世界来说,从抑郁的深渊一步一步爬出来的朴树有弱点但是不需要同情,有才华却没有高到曲高和寡,常年和外界保持距离,他筑起的那道紧张的墙逐渐成为个人标签,暗合了多少人懒得和这个世界打交道却被迫在里面交游应对的处境。
41岁了还在歌里唱到“少年”这个词是一件很冒险的事,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沦为矫情和俗套。但是朴树那么多年唱歌的口气都没有变,还是保持了少年初次接触更大世界的敏感和胆怯。这种口气是没法装出来的,所以当从前听他歌的人都情愿或者不情愿地离开了永无岛,回头看到朴树还在那里,满心的善意就不难理解了。
这些年,关于朴树的零星消息不少。“树与花”系列演唱会他同意接受采访的时候状态也已经不错。那么多年,朴树似乎一直在努力达到一个健康而平静的状态,并把大部分的力气都花在了上面。
早睡早起,相信中医,每天坚持跑步锻炼。很多广告不愿意接,如果不喜欢一款车那么钱再丰厚也不接。然而真的不工作他也会惶恐,因为和乐队排练了那么久,一年只演三场是对不起他们;他亦知道舞台对音乐人来说有多重要,但是签合同之后的“上班”生活对他来说的压力可想而知。
朴树的吉他手程鑫(上图)的去世对朴树打击很大
这些年里,有一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2013年,朴树的吉他手程鑫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后他决定签合同换钱,因为好朋友的命更重要。但是程鑫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从确诊到去世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朴树和程鑫是非常相似的人,“内心有一块儿非常黑暗,做事儿又特别狠,钱放在那儿就不敢挣”。朴树老对程鑫说,“你弹琴还差点儿,最细微的东西,绝对是你做人还不够牛逼。为什么不能再简单点?那是你心不够稳,不够放松,还是慌的。”
这些话既是朴树对程鑫说的,从他近年的作品看可知也是多年来他对自己的提点。
可以把《平凡之路》和《在木星》都看作朴树的自白。和从前一样,他的音乐里没有画面,没有细节,只有熬了很久才一字一句发出的感叹。只有少年时候完全沉浸在时间里面过的人,才会像他这样成年之后依然反复思考个体和时间之间的关系。《平凡之路》是跨过山海,《在木星》是心倦知返。朴树就像在童年时光停滞的云朵下待了太长时间,被驱逐出童年后一直保持当初的错愕,时间成为他永远的主题。
时间是朴树音乐上永恒的主题。
音乐上,朴树讲过自己曾尝试和两位英国编曲人合作,他们的编曲很赞,他却觉得化学反应不对,自己的作品还是需要自己来编。所以回归之后的朴树依然非常朴树,高原湖泊般平静清凉,副歌通常由遥远的鼓声带来天光云影的辽阔感。
朴树说,新专辑里他最喜欢《好好地》。歌还没有听到,但是很可能亦是他对自己的耳提面命。
朴树回归,并没有交出让人失望的作品。但是他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自己和自己较劲上,反复对自己健康和内心平静的要求也许会折损部分的敏锐和创作的好奇,所以他并没有打开更大的格局。基于个体和时间这个主题的反复诉说,亦可见他的表述相较从前并没有更大的进步,同一个意向的反复排比暴露了他创作上的单一。
成于纯粹,也可能困于纯粹。然而新专辑并没有听到,依然值得期待。
录入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朴树,好好地,在木星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