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里的“另类”陪读 默默支持父母安心服务春运

中新网武汉2月20日电  (刘奎书 陈驰 徐金波)“孙阿姨,50元钱买3个小足球,用去36元……,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做啊?”20日,武汉火车站职工王继勇8岁的女儿王子琦,向车站单身宿舍里客运员蒋婷婷求教作业。

当前正值春运繁忙时期,王继勇在武汉火车站负责高铁上水报表等20项日勤工作,每天的工作忙忙碌碌。王继勇的妻子在武汉客运段做列车乘务工作,跟车一趟几天回不了家,春运期间更是忙得“孩子见不着妈”。

在河南安阳老家的父亲患癌症十余年,母亲也中风过,无力来帮助照顾孙女。放寒假的小子琦没人照管,只好跟着爸爸到车站“陪读”:在单身职工宿舍里看书、做寒假作业。

每天早上6:20,天还没亮,同龄小朋友仍在梦乡,王继勇就不得不狠心把女儿拽起床,6:40准时带她出门上班。晚上,父女俩19:00才下班回家,有时通宵在车站值班,女儿就跟车站单身宿舍的阿姨们睡。

他说,上下班途中,看到女儿在车上抱着小书包睡着了,他心疼不已,但工作不能耽误呀,为了旅客顺利出行,只能舍小家顾大家。

铁路双职工家庭付出更多。王继勇告诉记者,有一天女儿感冒发烧38度,当时妻子在武昌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上,凑巧那天车站有急事,他只得拽起生病的女儿去车站。“女儿一路哭喊:"爸爸,我不舒服,不想去……",我听着心如刀绞。”说起这事,王继勇语带哽咽,泪在眼眶打转。那天,他含着泪把女儿带到车站,直到干完工作才带女儿去医院。

武昌火车站党委书记郭奉平说,近年来车站人员高效精简,基本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春运高峰期,一个人缺岗,会影响整个旅客发送链条流畅运行。

春运期间,像王子琦这样做“陪读孩子”的,在火车站有不少。他们用“陪读”方式,默默支持父母安心服务春运。住车站单身宿舍里的叔叔阿姨,也自发地轮流照管孩子们。“服务铁路春运的不仅是铁路职工,还有他们背后的无数个家庭”,郭奉平说。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