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艺考“追梦人”:赶考四天花费近万元

中新网北京2月18日电 (吕春荣)又到一年艺考季,如今,各大知名艺术类院校又一次引来了成千上万“追梦人”。然而,当许多人都在聚焦艺考的时候,舆论中关于艺考的一些另类声音开始出现,诸如“艺考不易考”、“艺考生出路不宽”等等,关于“艺考热”的诸多冷思考,值得关注。


艺考热度不减——


考生为冲名校辗转多地 赶考四天花费近万元


近年来,“艺考热”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此前就有调查显示:十年间艺术院校增加上千所,考生人数增加近百万。


今年,“艺考热度升温”的话题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据媒体统计,仅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三校,合计报考人数就达8.7万人。表演专业仍是竞争最激烈的专业之一,三校的报录比分别达到170:1、136:1和165:1。


西安小伙张元浩就是这“8.7万人”中的其中一位,这次赶考是他第一次来北京。今年只有18岁的张元浩,从小就热爱参加各类文艺表演,中学期间不仅多次担任过学校重大演出活动的主持人,还多次到当地电视台实习,当电视主播是他的梦想。


在张元浩心中,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主持专业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专业,为了圆梦,他没少下功夫。


近半年来,几乎每天早上6点,张元浩都会主动起床吊嗓练声,一练就是半小时,有些绕口令,他已经念了不下千遍。除了每天坚持练声,他还坚持每天给补习老师发送自己写的新闻评论。


所谓的“补习老师”,据张元浩介绍,是父母为了提升他的新闻评论水平,特地联系到的当地名师,每周末,这位老师都会给他开“小课”。


这样的“小课”并不便宜,据张元浩介绍,每次补课都是按小时收费的,一小时要500元,而自己每周末都要上一两个小时。


张元浩说,“这位老师水平很高,500元一小时的补习费用在业内并不算高。我有些同学特地到北京补课,一小时收费更达到了1200元。”


包括补课费用,近半年,张元浩为了艺考已花费了近八万元。“除了补课费用之外,还有服装费、教材费等,其中,到全国各地去参加考试,这中间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和许多艺考生一样,张元浩今年也要四处奔波。除了报考中国传媒大学外,他还报考了重庆大学、浙江传媒大学等多所知名院校。今年的赶考路,张元浩需要辗转全国多地。


早在今年1月,张元浩就参加了重庆大学举行的艺考,在重庆考试的四天时间,包括住宿费、交通费等费用在内,他花了近一万元。


“七八万元的艺考费用,其实在艺考生群体中,只能算是中等水平,身边有些同学目前已经花了近二十万。”张元浩说,“目前我花的还是父母的钱,费用这么多,自己内心有些愧疚,但我还是相信,通过艺考这条路,自己能够早日实现主播梦,回报父母。”


受访者张元浩
受访者张元浩

艺考不“易考”——


热门专业百里挑一 专业课文化课多线备考


艺考前的高额投入并不意味着能够换取高产出,艺考生花巨额培训费仍未能如愿考取的事例已屡见不鲜。


在张元浩眼中,如今的艺考,确实已越来越不“易考”了,专业课的高竞争、文化课的硬门槛是摆在众多艺考生面前的一道难题。


今年艺考,也有媒体称为“史上最难艺考年”。一边是众多招考院校招生数量的缩水,一边是多所院校的报考人数出现了“井喷”,僧多粥少,难度显而易见。


与往年相同,今年,国内多所名校的表演系依旧报名火爆,其中,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报考人数高达7631人次,本科录取45人,报录比例为170:1,中国传媒大学表演专业报录比也高达165:1。“百里挑一”的录取率并不是个例,在许多知名高校的知名专业中,这样的录取比例可谓普遍。


除了专业本身的竞争,文化课的分数门槛也让众多艺考生感到头疼。今年教育部就明确提出要提高艺考生的文化课成绩,国内多所高校此前也都在招生简章中明确提高了文化课的分量。


对于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张元浩来说,文化课并非一道难关。不过,据张元浩介绍,他的许多同学由于文化课分不够,备考时就需要多线作战,除了紧张的专业训练,每天还要抽出一部分时间来参加文化课的培训班。


今年报考北京电影学院戏文系的福建考生吕东权目前就遭遇这样的烦恼。“就算我能够通过北电的专业课考试,但是对于文化课,我还是有些信心不足。”吕东权表示,时间紧任务重,自己当前只能先参加完多所高校的校考,过后再抓紧补上文化课了。


资料图:2016年2月15日,北京电影学院2016年艺考初试开始,考场外帅哥美女云集。新一代的“女神”“小鲜肉”遍布校园各处。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http://img1.cache.netease.com/ ... ot%3B title="资料图:2016年2月15日,北京电影学院2016年艺考初试开始,考场外帅哥美女云集。新一代的“女神”“小鲜肉”遍布校园各处。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
资料图:2016年2月15日,北京电影学院2016年艺考初试开始,考场外帅哥美女云集。新一代的“女神”“小鲜肉”遍布校园各处。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艺考后出路在哪——


艺术生大学成本高昂 部分人毕业后被迫转行


如今,当艺考新生四处奔波憧憬着自己的明星梦,许多已进入校园的艺术生则正为将来的出路担忧。


85后的陈耳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一名研究生,心怀电影梦的他,一心想通过自身努力成为一名有态度、有风格的电影导演,但现实环境,让他有些迷茫。


2007年,陈耳在千军万马的艺考生中幸运胜出,成功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本科四年,他拍了许多独具个人风格的作品,也凭本事赚些外快,但与他本科四年近百万的求学成本相比,自己赚的钱可谓杯水车薪。四年大学期间,陈耳几乎每年都会拍几部微电影,一部微电影的费用就可能需要数万元。


大学毕业后,由于工作不理想,陈耳继续到中戏深造。


如今,在陈耳看来,自己离想象中的电影导演依旧遥远。“成为一个优秀导演,不经过多年锤炼是很难达到的,我目前只是拍过几部个人作品而已,离成功还很远。”


“实现梦想,最难的是坚持,毕竟对于中戏学生而言,找到一个相对较好的工作并不难,但坚持梦想需要付出太多辛苦,我有些大学同学就被迫转行,有人干起了公关,有些人选择当个企宣。”陈耳说,那些能拍电影上院线的导演只是少数,这个职业背后是很残酷的。


此前,有机构统计,国内四所著名艺术类院校——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10年(2004年至2013年)的毕业生就业平均只有三分之一的表演系毕业生会投身娱乐圈;其余学生大多当起了老师和广告销售。


2014年,教育部曾公布了2012年、2013年就业率较低的本科专业名单。在全国15个“亮红灯”专业中,艺术类占了近一半。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