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数字报

戴文妍

澳洲,盛夏时节,送走了圣诞和新年,华人的春节登场了。

此时在异国他乡,春节,就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了,孩子们去上班,我们的左邻右舍,皆是老外,见了面,不像圣诞、新年,全民的节日,有热烈的问候,他们如同往常,也就点个头,来个早上好得了。在家乡,那是另一番景象的,马路上,匆匆赶路的人,楼道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邻居,一派年味。

此番,我们来墨尔本和孩子一起过年,家人团聚,佳节思亲不是个问题,离开熟悉的城市,亲朋走动是没有了,儿子他们来了八年,已习以为常,我却不一样,总惦着这几日是中国人的春节。

那天,路过一户人家,蓦然看见门上贴出一副红对子,工整的楷书,左边是“年年岁岁”,右边是“出入平安”,没有横批。想必里面住的是华人,书写格式似不太讲究,句子含义倒言简意赅,透露出对年的敬意与对生活的坦然。看见中文,又似春联,让我好一阵子亲切。

后来,在城里,我们去了墨尔本的母亲河——亚拉河,宽阔的河面穿城而过,我们走下桥,沿着河堤散步,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桥洞下,排列着近十艘龙舟,彩绘的龙头,神气地挺立着,划龙舟的,自然是龙的传人,倒也看见几个外国人参与,选手身着彩绸缝制的中式对襟大袄,正全力以赴,等待发令枪响。这里的华人社团,逢这样的大年节,会组织类似新春赛龙舟之类的活动。以示中华民族的民俗民风,在澳洲,也是一道抢眼的风景了。待一声枪响,数舟竞发之时,哗哗的水声,伴随着加油的呼喊声,中国人闹新春的精神头,淋漓尽致。氛围中,让你仿佛置身于黄浦江畔?还是苏州河边?恍如隔世。

年味比较重的还看唐人街呢,主要是它的装扮十分喜庆。马路不宽,有点像南京路旁边的那条贵州路,上书“唐人街”三个大字的彩色牌楼,又增添了大红灯笼,整条马路,挂满了剪着“福”字的大红拉花,还有中国结、如意结,少不了“恭喜发财”四个字。一家鱼市的门面两侧,对子上写着:百事百顺,吉庆有余。另一家香港茶餐厅,则是:生意兴隆年年旺,财源广进天天发。有华人早早订了座,举家来这里吃年夜饭。

儿子也准备请几个朋友,晚上来家里一聚。朋友中,有的单身,有的带着女朋友,有的还在读书。儿子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准备一些涮火锅用的菜,再包饺子,他自己腌制了鸡翅、牛排,年轻人喜欢烧烤。我们还专门去了华人超市,买了豆腐、粉丝、绿豆芽、茼蒿、韭菜……。负责切菜摆盘,这我拿手。先生的绝活,是调制饺子馅。这边厢,萝卜冬瓜切片码上,再配上番茄茼蒿,另有黄芽菜粉丝,绿豆芽腐竹,七七八八,加上牛羊肉,也摆了一桌子。那边厢,先生的猪肉韭菜馅,亦发出阵阵香味。

儿子有一口专门烧烤的锅,已在车库里架好,摆上烧烤用的炭,烟火袅袅飘起,小狗人来疯似地奔着,客人们陆续到来,他们聚在车库里,有说有笑,喝着饮料、啤酒,啃着鸡翅。漂在国外的人,没有夜生活,没有灯红酒绿,会有一些朋友间的小型聚会,生活相对干净、简单。这些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年轻人,在异国他乡,欢度着属于他们的春节。

十日谈

在国外过春节

明日请看《与“荷兰鼠”一起过年》。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