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不如往年“甜” 糖业困局待破解

身边。问清来意之后,她热情地与我们攀谈起来,并砍下几根甘蔗请我们品尝。

这位脚踏水鞋、手脚利索的大妈今年已经70岁了,现在正在砍收的是自家的七亩甘蔗地。据她介绍,村里的壮劳力全部在城镇打工,留下来干农活的都是五六十岁的人,而且大多数是女性。由于雇不起砍工,老太太只能自己砍蔗,要不然种这几亩地就不得钱了。这位后来拒绝了我们10块钱甘蔗款的大妈说,平均一亩地种下来,她只能赚100块钱左右。一家糖厂负责人也向中国证券报记者确认,今年蔗农很辛苦,劳作一年就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打工,到头来只赚一个砍工钱。

攀谈之中,淅淅沥沥的雨点又飘落下来,考察团一行人只得返回大巴车。不过老太太却顾不得下雨天,继续干活了。她告诉我们,下雨了也得赶工,才能满足糖厂的需求,要不然糖厂就得空转了。

甘蔗地里的这一幕,正是中国糖业困境的一个缩影:糖贱伤农,劳力短缺,糖厂艰难。重重压力之下,我国糖业将何去何从?

极寒天气侵袭甘蔗不如往年甜

1月下旬,一股强寒潮天气横扫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1月26日-29日,中国证券报记者随郑商所组织的白糖调研团前往“糖都”广西实地考察。在三天的调研期间,包括投资机构、现货商、期货公司分析师等人士在内的调研团队以南宁为辐射中心,驱驰千里,展开了南至崇左、北达柳州的白糖调研之旅,依次走访了四大蔗区。此次考察的一个重点便是强寒潮对正处于压榨忙季的糖厂和蔗农的影响。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包括糖厂和蔗农在内的多数人都认为寒潮对甘蔗有所影响,但对于其破坏程度则存在一定分歧。其中,广西糖业发展局副局长张鲁宾的观点比较具有代表性。据他介绍,建国以来,广西先后出现过五次冰霜冻灾害,今年是第六次。与最近的2008年冰冻天气相比,本次寒潮虽然持续时间较短,不过温度却更低。因此,今年的冰冻灾害对甘蔗的影响程度尚无法确定。但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本榨季,下个榨季乃至下下个榨季的甘蔗种植可能受到更大影响。

“砍蔗时,部分甘蔗需要留种,以用作下一榨季种植。由于1月广西气温突然大幅下降,不少成熟的甘蔗被冻坏,芽苞很可能坏死并脱落,这会影响新榨季的留种。”张鲁宾指出,如果本地种源不足,糖厂和蔗农就只能向其他地区购买,这样不仅不一定能买到,而且购买成本难以控制。因此,蔗农种植积极性将受到打击, 下一榨季甘蔗种植面积可能因此减少。

张鲁宾还提醒,虽然目前冰冻灾害看似对地里甘蔗的影响不明显,但那只是由于冰冻之后广西延续了低温阴雨天气,使得甘蔗受灾情况不易暴露。“这就好比将冻伤的甘蔗冷藏在冰箱,不容易看出问题。可一旦暴露在阳光下,就像放入微波炉中加热一样,冻伤的甘蔗很快就开始腐烂。”

连绵阴雨天气的另一个影响,就是使甘蔗含糖量明显下降。望着大片的甘蔗地,一家糖厂负责人感叹糖厂经营多艰。据他介绍,开榨以来(至1月30日)当地只有 5天放晴,充沛的雨水使得甘蔗含水量大增,含糖量因此下降,往年大约8吨甘蔗可产1吨糖,但今年约需10吨甘蔗才能产1吨糖。“老天爷不帮糖厂啊!”

展望2015/2016榨季广西的食糖产量,广西糖网研究员告诉记者,受多重因素影响,今年甘蔗单产不如去年同期,再加上整体种植面积继续大幅缩减,2015/2016榨季广西仍将出现明显减产的格局,预计2015/2016榨季广西食糖产量在533-553万吨左右。

谁来种蔗哪里种蔗

白糖兼具工业品和 农产品 (14.80, -0.35, -2.31%)特点,历来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物资。“宁要广西的糖,不要广西的粮”,周恩来总理就进行过这样的权衡。

曾经,福建、广东等地都是我国甘蔗主产区,不过后来经过产业转移,广西成了我国糖业重镇。数据显示,现在广西年均产糖量占全国60%以上。

然而在此次调研中,不少“老糖人”都向记者表达了对广西糖业发展的担忧。其中,一个主要问题便是如何守住甘蔗种植面积。

首先,其他经济作物与甘蔗抢地。最明显的便是桉树对甘蔗地的侵蚀。在广西四大蔗区调研途中,桉树的身影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速生桉差点让人忘记此次调研的主角是甘蔗。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近几年来,由于经济效益突出且便于管理,桉树面积大举扩张,甚至不断侵入基本农田保护区。2015年的数据显示,桉树在广西年均新增200万亩左右,种植面积已达3000万亩,相当于每3个广西人就拥有2亩速生桉。

那广西是否该推广桉树呢?对此当地人分歧明显。支持者认为,从经济效益来看,桉树在广西已形成千亿元产业规模,解决了广西80%以上、全国20%以上的木材需求,甚至有“世界桉树看巴西,中国桉树看广西”的说法。不过,反对者指出,桉树对土壤的破坏很严重,而且其影响在短期内是不可逆的,长期来看种植桉树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不论如何,桉树扩种已在广西糖业乃至整个生态环境悄悄种下了不安的种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业内人士介绍,虽然去年速生桉收购价大幅下滑,使得农户种植桉树的意愿有所下降。不过,其他经济作物又乘虚而入。例如,有经销商鼓励农户种植夏威夷果等坚果,这种坚果每斤收购价超过30元,很多农户都跃跃欲试。

中国糖业协会副理事长刘汉德援引数据指出,在2012/2013榨季,广西甘蔗种植面积达到阶段峰值的1580亩,此后连年下滑。从全国范围来看,近3年甘蔗种植面积的降幅可能高达25%。

其次,劳动力捉襟见肘。记者发现,虽然调研期间正是砍蔗忙季,但广西的田间地头大多是妇女和老人的身影。由于种植甘蔗的收益远不如建筑工人等其他工种,农村青壮年普遍外出打工,甘蔗种植的劳力严重不足。而用工紧缺则又导致甘蔗砍收成本逐年上涨,目前每吨甘蔗大约需要支付砍工130-150元,前几年只需要 80元。

“虽然今年甘蔗收购价比去年高了50元/吨,但劳动力成本增长的速度更快,加上阴雨不断和甘蔗倒伏妨碍了砍蔗进度,增加的成本基本抵消了高出来的收购价。”有糖厂负责人表示。

第三,外来糖冲击不容小觑。此次调研中记者发现,外来糖的压力仍大。近几个榨季,凭借低廉的成本,进口糖的数量较为庞大,在国内糖市“攻城略地”,甚至有和国产糖并驾齐驱之势。除了进口糖,走私糖的冲击也较为明显。“越过界河,走私糖就像蚂蚁搬家一样,流入国人的食糖消费市场,数量虽尚难准确预估,但对国内糖厂的冲击肯定不容小觑。”

进口糖和走私糖等外来压力,使制糖企业与蔗农难有喘息之机,广西等产区部分制糖企业不得不关门倒闭。

糖业困局待解敢问路在何方

日前,题为《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的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3年聚焦“三农”问题,连续4年主题为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文件部署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以发展新理念破解“三农”新难题,深入推进农村改革,保持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持续增收,提高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推动城乡协调发展。

据了解,目前我国糖市供给侧压力很大。对于糖业而言,一方面甘蔗种植面积下降可能使糖厂面临“吃不饱”的困境,另一方面糖厂加工能力的快速膨胀使得这一问题更加凸显。

刘汉德表示,原糖的大量进口,促进了国内原糖加工业的快速发展。目前,中国沿海建了很多炼糖厂,已建成加工能力约700万吨。在不久的将来,原糖加工能力将会达1400万吨,中国将成为原糖进口和加工大国。“炼糖厂的扩建必须得到遏制,如果盲目投资增加产能,行业最终还是不得不面临整合的困境,很多小厂将被淘汰。”

据广西崇左市相关负责人介绍,“十三五”重点任务之一是加快提升传统优势产业,而推进蔗糖“二次创业”名列首位。蔗糖“二次创业”关键在于“双高”糖料蔗基地建设。

然而近几个榨季,甘蔗“双高”基地建设仍面临不少问题。首先,推行“双高”基地,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发展机械化生产。但是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广西缺乏大面积平地,加上目前土地仍以每家每户小块作业为主,推进机械化难度大,尚需在蔗田改造方面有所突破。其次,在推进“双高”基地建设的过程中,如果以农业公司为主体,可能出现利益不一致问题,所以应以蔗农和糖厂为主要参与者,才不会妨碍“双高”基地建设的进程与效果。

刘汉德还表示,中国糖业的出路在于立法和提高竞争力。只有推动糖业立法,才能使整个行业在法律的框架下健康发展。糖业也要利用这几年国家对进口管控和行业自律带来的喘息机会,致力于降低成本,提高中国糖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来源中国证券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