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银行资产投哪儿?产业、并购基金再不抢就晚了(图)

上海报道“你们今年投什么?”这句话,已经成为银行资管人士见面打招呼的问候语。

2015年,全国GDP增速降至6.9%,为25年来最低增速,2016年经济仍呈下行之势。

摆在眼前的是,银行理财依托的传统高收益资产——政府类和房地产项目在减少。利率整体下行,2015年银行间市场国债收益率下降近百个基点。在此情势下,银行资管部门如何为客户实现理财需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各家银行多方了解到,2016年银行将加大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配置力度。股市虽然波动较大,但不妨碍“慢牛”的预判。参与定向增发、结构化配资和股票质押,仍将是银行参与资本市场的主要形式,而多家银行也还在观望量化对冲。

“不过,银行的同质化程度非常高,好的资产,大家还是容易一哄而上。”一位华东城商行资管人士谨慎表示。

抢优质资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共计放款约113亿元,实现中收近1.4亿元。“2015年的整个定调,是以更少的资本消耗,将轻资本、轻资产占用的并购业务作为发展方向。”有招行内部人士表示。

2016年开年,招行上海分行资管部向总行上报的项目已近1000亿元。其中,政府引导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占了较大比重。“今年一季度各种资产大家肯定抢得很厉害,但招行的速度超出我们的意料。”有沪上银行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过,招行内部人士表示,上报的项目总行不一定都能批,“有风控、有集中度管理、有价格的考量,很多项目会被弊掉,最后也不一定放出去款,所以这个数字和最后的实际情况可能会有蛮大差距。”

“并购基金和政府引导产业基金,其实从绝对占比来看并不高,但肯定是未来大方向。”上述招行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传统的非标(贷款类),现在已经很难通过审批,基金类的发展速度肯定超过传统非标资产,是有所侧重。”

但华东城商行人士认为,政府引导产业基金的差异较大,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有些政府引导类产业基金相当于是一个母基金,带动市场化创投公司来推动当地产业发展。比如一共募集200亿,然后会投10个亿给某个创投公司,这个创投公司再去募资,这样整体可以撬动上千亿资金。”该城商行人士介绍,“从我们的角度看,这样的母基金会投一点,但是希望更多参与市场化的基金运作,也和母基金最终投向的企业多合作,挖掘和满足他们的融资需求。”

并购基金方面,2015年,招行完成了10余单私有化退市及配套融资业务,包括盛大游戏、分众传媒、巨人网络、世纪佳缘等,总计发放并购项目融资400多亿元。

“不管是并购基金、产业基金,还是资产证券化,其实从银行的角度,大部分还是"明股实债"的形式,获取一个固定收益。”另有华东地区股份制银行资管人士表示。

但也有城商行人士指出,在一些新兴产业类的并购中,也遇到一个难题。“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但是单笔并购金额比较小,一两个亿,其实不太能满足配置的要求。”

截至2015年末,招行银行理财规模已仅次于工商银行,超过1.8万亿元。除了理财规模排名靠前的招行、兴业和浦发,另一家资管规模较小的股份制银行,也将在2016年全面加速铺开业务。

“之前我们的风控非常保守,错失了很多业务机会。今年起,资管投行联动,总行给上海的指标有300多亿,资金非常充裕,主要是抢资产,非常看好国企改革中并购基金的机会。”前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看好定向增发

几乎所有受访的银行资管人士都认为,未来三年,资本市场的参与机会不能错失。经过场内和场外的去杠杆,股市可能进入慢牛阶段。

另一理财规模刚刚跨入万亿俱乐部的股份行金融市场人士透露,在上海地区的投放策略,围绕资本市场的投资是大头,比例会略超过50%;政府类项目则作为补充。“上海政府的议价能力太高了。”上述人士坦言。

据该人士介绍,围绕资本市场的投资,主要是定向增发融资。“风控方面,配资的杠杆比例还是不会超过1:2。非常好的项目可以不设计结构化,就平层,全额放款。”剩下不超过一半的投放,为政府类、地产类和其他非标类项目的集合。

另外一家股份制银行,截至2015年末的理财规模低于1万亿元。其资管人士透露:“总行的意思,股票质押和定增配资要多做一点,可能一两百亿。”

作为银行的传统业务,过去一年,股票质押多次牵动市场神经,银行相对也收紧了业务准入门槛。

根据某华南股份制银行的内部要求,融入方在该行已质押股份加上本次拟质押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原则上不得超过15%;其中,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办理质押融资的,比例放宽至不超过40%;其他战略股东、董事、监事和高管办理的,比例放宽至不超过20%。另外,融入方的质押股份占总股本不得超过50%。

同样令银行“牵挂”的,还有量化对冲。

“我们还是有和做量化对冲的基金公司接触,虽然目前受限,还是长期看好。”前述城商行资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理报道记者。

还有的银行,把目标瞄准了蓝筹股。“蓝筹股的流动性比较强,至少比优先股强。最少,我们可能每年拿分红,如果行情好,还有一个价格波动的收益。”有某华东股份制银行资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这与海通证券姜超的宏观分析团队观点不谋而合。

姜超团队认为,股债牛市存在内部轮动。其中,债市是在利率债和信用债之间,股市是在蓝筹和成长之间轮动。过去两年,资本市场是信用债和成长股的天下,而今在各种风险增加以后,相对安全的利率债和蓝筹股或将受宠。

姜超团队还指出,在利率大幅下降之后,稳定蓝筹股或比债券更好。报告显示,以银行股为例,由于工行的PE只有6倍,ROE高达16%,工行其实只分红了30%的收益,股息率就高达5%,而没有分红的部分都变成了净资产,所以PB每年会增加10%。假如地产不崩盘、银行维持1倍PB的估值,那么买银行股相当于每年有16%的回报率。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