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初选或先输后赢 再拿民主党内提名(图)

特派记者 陆振华 华盛顿报道特派记者 陆振华 华盛顿报道
从去年4月宣布参选至今的大多数时间里,美国前国务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一直在初选州的主要民调支持率上领跑。

那时候,并没有多少人会认为,头发花白、年长希拉里6岁的参议员桑德斯会成为有力竞争者。

直到一个月前,桑德斯在新罕布尔州的民调支持率反超希拉里、甚至达到两位数的优势时,人们回过头也发现,他在爱荷华的支持率最小时仅落后希拉里2个百分点。

爱荷华与新罕布尔两州的初选结果,是候选人夺得党内提名的风向标。在下周一2月1日美国大选的党内初选开始前,21世纪经济报道在华盛顿专访了布鲁金斯学会大选问题专家伊莱恩 卡穆莱克(Elaine Kamarck),预测初选选情。

伊莱恩 卡穆莱克是布鲁金斯学会管理与领导力研究主任,曾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任教15年。1993年以资深政策顾问的身份服务于前副总统戈尔,并在2000年以相同身份加入戈尔的总统竞选团队;还曾是民主党全国总部(DNC)规则与章程委员会成员。

卡穆莱克对21世纪经济报道预测说,希拉里可能会在爱荷华与新罕布尔的初选中输给桑德斯,但随后会在3月1日“超级星期二”中反攻得胜,并最终拿下民主党候选人提名。

卡穆莱克认为,桑德斯有诸多优点——比希拉里更加激进,表达政见更加明确,年轻人也爱他——但是如果他获得提名,是没有能力、也不可能赢得普选。“太自由派的人不可能赢得美国大选。”

希拉里的弱点

《21世纪》:从去年12月开始,在初选州爱荷华和新罕布尔,桑德斯的民调支持率开始爬升;尤其在新罕布尔,是以两位数的优势反超希拉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卡穆莱克:桑德斯有足够的竞选资金来购买电视广告,所以他总是出现在电视上。这很重要。过去两周,我一直在新罕布尔,他也一直在电视上。他来自相邻的州佛蒙特,所以新罕布尔有很多人喜欢和支持他。

同时他传达了非常清晰的政见主张,突出了选民对华尔街和官僚体制的反感;年轻人都围绕着他,都为他拉票。

《21世纪》:但是希拉里是一位如此有竞争力的候选人,前第一夫人、参议员和国务卿。去年4月宣布参选以来,希拉里一直是领跑者。相对来说,桑德斯虽然是参议员,但在全国层面上依然是新面孔。

卡穆莱克:桑德斯就像民主党候选人里的特朗普。他得益于公众对建制派的反感情绪。他后来居上,但这种情况也经常发生。选民总是等到时间临近了,才会做出最后的选择。

与希拉里相比,两人说一样的事情,但是桑德斯说得更加激进,对华尔街的态度更加强硬,让他成为那个更加生气的人。在这个选举周期,选民在响应他。

《21世纪》:为何桑德斯可以做到表现得激进、而希拉里不能呢?

卡穆莱克:这可能就是她的弱点。她对自己发布的声明都非常谨慎,她无法将自己作为候选人的主张阐述得非常清晰。虽然她也确实提出了不少政策主张,但是终归比不上桑德斯。

桑德斯太自由派

《21世纪》:那么希拉里有什么办法可以展开反攻呢?

卡穆莱克:希拉里的反攻非常简单,就是桑德斯会输掉初选。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当选性”(electability)。桑德斯没有能力、也不会在之后的普选中获胜。他太自由派。

《21世纪》:我们还没看到希拉里公开攻击桑德斯的政治倾向。

卡穆莱克:还没有,还没到时间;她可能会的。

但是,她此前说到,桑德斯不可能赢得普选的时候,潜台词就是这个了。太自由派的人不可能赢得美国大选。

《21世纪》:班加西事件和邮件门也从未远离希拉里。这两件事情会击倒希拉里吗?

卡穆莱克:这很难预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影响到她。除了散布对她诚实度的怀疑之外,并没有找到真凭实据,没有能够击倒她的东西。

如果找到了,那会非常具有伤害性。目前,我不觉得班加西事件和邮件门在伤害到她,倒是桑德斯的立场更加明确、更具攻击性这点在起作用。

初选胜算

《21世纪》:希拉里在初选中的胜算如何?如果输掉爱荷华与新罕布尔,会对她非常不利。

卡穆莱克:希拉里最后还是会赢得初选。她可能会输掉爱荷华和新罕布尔,但在之后的州会赢。

因为这是一个很长的赛跑,总共50个州的初选。内华达和南卡罗来纳的初选也在二月,我认为她会赢。3月1日“超级星期二”这一天就有11个州,接下来的三月里还有17个州。

到现在,我倒还不觉得桑德斯在南方州的表现够好。所以希拉里可以先输一点,然后在3月绝地反弹。

《21世纪》:在助选过程中,比尔 克林顿也总是将希拉里描述为“最有经验的”、“最有资格的”、“准备得最好的”候选人。

卡穆莱克:你可以从共和党方面看到,选民似乎已经对具有经验的候选人感到厌烦了。他们不喜欢这些建制派的候选人。

经验这回事,在今年不起作用了。比如特朗普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但是人们就是喜欢他。

建制派遭选民厌烦

《21世纪》:原因是什么呢?过去8年间发生了什么导致现在这个局面?

卡穆莱克:中产阶级的收入没有增加,人们对这样的情况感到愤怒。虽然美国经济重新上路,但是收入没有像之前那样多了。

人们忽略了特朗普是富人,只看他说出了他们的愤怒,他还不是华盛顿的一部分,没有从政经验。至少对共和党选民来说,这个“没有经验”已经成了优点了。

特朗普还是一个“愤怒的白人”。美国有很多愤怒的白人,他们的财务状况都不太好。他们感到在奥巴马政府下,自己的日子越来越糟。所以他们认为,奥巴马必须要为此负责。

《21世纪》:所以桑德斯和特朗普的异军突起都有相同的原因?

卡穆莱克:是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事情在共和、民主两党都在发生,反建制派的桑德斯和特朗普大受欢迎。

几个月之前,人们不觉得特朗普会保持领先。现在看起来,他保持了领先,支持率还在增长,他就确实可能获得共和党提名。

如果他拿下爱荷华和新罕布尔的初选,那么他会处于一个非常有优势的位置。所以我们必须非常仔细地观察这两个州的初选,这非常重要。

如果普选是希拉里对特朗普,我认为希拉里会胜出。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