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碎尸案家属:如果凶手忏悔 我们宽恕他

南大碎尸案家属:如果凶手忏悔 我们宽恕他

20年来,“刁爱青”这个字眼一直是这家人的敏感词汇,它就好比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只要一碰就会痛。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南大碎尸案家属:如果凶手忏悔 我们宽恕他

刁家在泰州市姜堰区沈高镇的老宅。1995年10月,刁爱青从这里出发,到南京大学读书,自此便没能归家。

时隔20年后,“南大碎尸案”再起波澜。1月19日,南京本土一个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南大碎尸案”已20年,超过法定的追诉时限,自此凶手将逍遥法外。

这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并最终引来公安部辟谣:对于此案将追究到底。始发者当天删掉了文章,但因此掀起的波澜并未止息。

虽然严惩凶手的民意沸腾,但“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家庭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家人已从惨案中艰难走出,“如果凶手内心有忏悔、有悔罪,我们宽恕他”。

刁日昌很久没有回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沈高镇的老宅了。

1995年10月,他的小女儿刁爱青从这幢老宅出发,到南京大学读书,自此便没能归家。3个多月后,“南大碎尸案”发生,受害人正是刁爱青。

案发后,住在县城的大女儿刁秀明(化名)为免父母触景生情,将二老接到了自己身边。从此,这幢老宅便大门紧闭。

恰似这幢封闭的老宅,20年来,面对各种关心和询问,刁日昌一家也是闭门谢客。近日,这个有可能是中国最知名“悬案”的受害人家庭,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首度讲述过往。

在各大论坛里,很多网友看了“南大碎尸案”都是怒火难平,主张对凶手千刀万剐。“不”,刁家人的回答令人意外,“我们已经宽恕他(杀人凶手)了。”

伤痛和回忆都深埋在心底

20年来,“刁爱青”这个字眼一直是这家人的敏感词汇,它就好比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只要一碰就会痛。

直到要和记者见面的前几分钟,刁秀明才告诉母亲记者的到访,老人一听记者是为刁爱青案而来,扭头就要往回走。

20年来,“刁爱青”这个字眼一直是这家人的敏感词汇,它就好比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只要一碰就会痛。20年来,刁日昌一家谁都不会主动提及此事。刁秀明说,每次难过时她连老公都不会告诉。

两位老人对此也心知肚明,尽管从未明说,但在大女儿家中,老两口也从不会提及小女儿的往事,伤痛和回忆都深埋在心底。当刁日昌告诉记者,这些年他一直做梦,做关于女儿的梦时,他的老伴抬起头,她第一次知道平日里少言寡语的丈夫其实也同她一样,“前些天,我还梦见了小女儿,她戴着一条头巾,正在做饭”。

刁日昌闭上眼睛,他说20年前的情形仿佛就在昨天。1996年1月19日下午,他接到南京来的电话,告知小女儿已失踪,刁日昌匆忙赶到南京,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南京。

3个多月前,刁爱青也是第一次到南京,就读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专业是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因为第二次高考失利,刁爱青带着无奈和遗憾,只身一人奔赴南京念书。

在南京华侨路派出所的会议室内,刁家人坐立不安。无意间,刁秀明的丈夫看见会议室的黑板上画有一张图示,其上写有“1 19碎尸抛尸案”的字样,他隐约觉得大事不好。

很快,这家人被安排进南大招待所。在招待所内,警方拿出一份《扬子晚报》,其上有一则“认尸启事”。“启事描述的特征跟我妹妹完全吻合”,刁秀明的丈夫说,一家人被吓呆了,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痛哭失声。

刁日昌得知,女儿案发前10天就已离开了学校。1996年1月10日,刁爱青下午有课,但她请了假,晚饭后刁爱青一个人出了校门。最后一个目击者见到刁爱青,是在南大旁边的青岛路上。当天晚上,刁爱青穿着一件红色外套。直到19日案发,这10天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刁爱青身在何处?类似疑问至今不为人知。

在南大招待所内,刁日昌一家度日如年。其间,南京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前来慰问,他告诉刁日昌,“南大碎尸案”发生后,社会高度关注,领导也十分重视。因此,请给警方一些时间,“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

4天后,刁日昌一家回到姜堰。刁日昌以为,他很快就能接到案件告破的消息。

想不通凶手何以如此凶残

当时南京几乎所有的警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有的是被抽调到专案组直接参与,更多的则是在所辖片区进行排查工作。

1月25日,姜堰迎来近20年来的历史最低温,零下10度的气温让刁秀明一下子想到20年前,当时南京也是降下大雪,气温在零度以下。

刁秀明的丈夫记得,临回姜堰前,刁一家提出想看看尸体,负责接待受害人家属的是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的一位朱姓副局长。朱副局长建议不要看了 太惨了。

刁秀明的丈夫很感谢这位朱副局长,他说当时如果不是他的建议,刁日昌二老真要看了尸体,看到女儿遇害后的惨状,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

一位参与办案的警官回忆:“虽经手办过不少案子,但从没有碰到过这种案子”。

据这位警官回忆,当年南京警方为侦破此案,成立专案组,对南京大学周边进行了地毯式的排查。当时南京几乎所有的警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有的是被抽调到专案组直接参与,更多的则是在所辖片区进行排查工作。当年凶手的抛尸地点大多集中在闹市区,多达五六个地方。凡是在抛尸现场出现过的人,比如说垃圾箱,只要倒过垃圾的人,都会逐一进行排查,当时确实很紧张,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生怕漏掉每一个线索。

刁秀明想不通凶手何以残忍到如此地步。她说,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从未与人结怨。而妹妹从小善良本分,更谈不上会有仇人。

遗憾的是,案件迟迟未能取得突破,并最终成为中国最为知名的悬案之一。

舆论从未远离

20日,公安部刑侦局发布微博称:此案是公安机关已在侦查案件,警方必将依法追查到底,绝不放弃。

20年来,“南大碎尸案”几乎从未远离过公众视野,几乎每隔几年,这一起案件都会被提及。刁秀明和丈夫尽力屏蔽着类似的信息,以免让两位老人遭受二次伤害。

最近一次是1月19日,微信公众号“老南京”发表了一篇《20年前轰动一时的“南大碎尸案”今天起正式成为悬案》的文章。作者认为,到2016年1月19日,距离“南大碎尸案”已20年,该案已经过了刑法规定的追诉时效。

这篇文章不无遗憾地表示:“从今天(2016年1月19日)起,曾轰动一时的‘南大碎尸案’将和‘开膛手杰克’‘十二宫杀手’‘黑色大丽花’等世界凶杀案一起,成为历史悬案。”

记者了解到,追诉时效是指追究犯罪分子刑事责任的有效期限。刑法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其追诉时效期限为20年。超过追诉时效期限的,不再追究其刑事责任,如果20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江苏省公安厅相关人士很快出面澄清,该人士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南大碎尸案”并不适用该条款。依照相关规定,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南京市公安局有关人士出面受访时也表示:“南大碎尸案”虽然已经过去20年,但南京警方从未放弃对杀人凶手的追查,只要有新的线索,还会继续破案,直至将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

此事甚至惊动了公安部。20日,公安部刑侦局发布微博称:此案是公安机关已在侦查案件,警方必将依法追查到底,绝不放弃。

“老南京”删掉了上述文章,但因之引发的舆论并未止息。“南京大学碎尸案”贴吧一天新增数千网友关注,贴吧内多篇文章引发热议。

贴吧的主题是为了悼念遇害的刁爱青,但现在更多的成为一个讨论谁是此案凶手的阵地。有关刁爱青遇害的细节和各种线索都被细心的网友列举出来,更有网友整理出20年来有关刁爱青案的所有有价值的资料,分析谁最有可能是凶手。一位网友甚至发出了“召集令”,希望征集志同道合者共赴南京志愿调查。

陷入到自责之中

这20年来,刁日昌曾经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当初让女儿回家,会不会惨案就不会发生?

尽管20年过去,现在走在大街上,刁日昌的老伴看见有穿红色衣服的女孩,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有时恍惚间,她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回来了。

刁秀明也记得妹妹遇害前穿的这件红色衣服,因为这件衣服是她上班后买的第一件衣服,后来送给了妹妹。因为家庭贫寒,姐妹俩衣服都是老大穿后,老二接着穿。刁秀明比妹妹大5岁,两人性格迥异,不似外向的姐姐,刁爱青性格内向,不太喜欢与人说话,回到家中,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

“她喜欢看琼瑶的书”,刁日昌说,案发后,警方来到他家中,将小女儿所有的资料都带走了,其中光书就有两蛇皮袋。

刁爱青自小成绩不错,这个略微有点近视的女孩成了一家人的希望。刁日昌记得,从女儿初中开始,他每天都要骑自行车接送女儿上学。学校和刁家之间有20分钟的车程。一路上,只会种地的父亲和内向的女儿之间没有太多话语,但如今回想,这段岁月成了他最幸福的记忆。

女儿的遇害让刁日昌夫妇失去了生活的方向,等待破案成为不多的动力。而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中,刁日昌夫妇陷入到自责之中。1995年11月26日,刁日昌的父亲去世,为了不打扰刁爱青学习,刁日昌并没有通知女儿回家。之后,大女儿刁秀明结婚,刁日昌同样没有通知正在南京上学的刁爱青。

后来,刁日昌给女儿打电话,告知了爷爷去世的消息。刁爱青非常悲伤,因为她自小跟爷爷最亲。刁爱青埋怨家人不该瞒着她,以致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

这也是刁日昌和女儿的最后一次通话。回忆至此,刁日昌情不自禁,哭出声来。20年的光阴,刁日昌从一个40多岁的家庭支柱,变成了现在一个行动都有些不便的老人。因为股骨头坏死,刁日昌4年前做了手术。

这20年来,刁日昌曾经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当初让女儿回家,会不会惨案就不会发生?

除了自责,刁日昌认为学校也有责任。为什么孩子失踪9天了,学校才通知家长?刁日昌又设想另一种可能:如果学校及时发现,女儿会不会就不会遇害?

案发后,刁日昌先后4次找到南京大学,询问案情的进展情况。最后一次是2002年,因为女儿、女婿下岗,夫妻俩又染病,刁日昌寻求南京大学帮助。最终,刁日昌拿到了一万元,条件是写下保证书,承诺将来不再找南京大学。

刁日昌觉得有些心寒,“我一个农民,案子迟迟没破,我不找学校我找谁?”但他也信守了承诺,从此再未找过学校。

如果他内心有忏悔,我们宽恕他

刁秀明说,她已经选择了宽恕。“把他(凶手)枪毙了,又能怎样?我的妹妹能复活吗?”

刁日昌一家花了很长时间才从惨案中走出。

妹妹遇害后不久,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刁秀明流产了。其后,更是两年多没能怀孕。痛苦之中,刁秀明信了教,希望能从教义中找到解决现实迷茫的办法。受其影响,刁秀明的母亲也信了教。

或许是因为宗教的关系,这家人似乎已经没有了仇恨。

“把他(凶手)枪毙了,又能怎样?我的妹妹能复活吗?”刁秀明说,“20年过去,正常来讲,凶手也应该有了自己的家庭,不能为了惩罚他,又把那个家庭破坏了。如果他内心有忏悔、有悔罪,我们宽恕他。”

刁家人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民间俗语终究会在南大碎尸案上应验。他们知道南京警方其实20年来一直未曾放弃对此案的侦查,刁日昌说,这是他这么多年唯一稍感欣慰的地方。邪不胜正,终究有一天能等到真相。

1998年,刁秀明一家迎来新生 她的儿子出生。这个小家伙的诞生让家里有了久违的笑声,刁日昌夫妇的注意力因之转移,两位老人细心呵护小外孙的成长。

目前,刁秀明的儿子已经进入高三,马上就要考大学。刁秀明的丈夫说,孩子成绩不错,关键是为人正直、善良。“我儿子从不讲一句粗话”。他认为得亏了两位老人的教导,平日里为了忙工作,他很少有时间跟儿子在一起。

提起外孙,刁日昌的妻子第一次露出笑意。她说自己也是出生在本分人家,她特别喜欢一句话:“教育孩童,让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 “南大碎尸案”大事年表

●1976年3月

刁爱青出生于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沈高镇一个农民家庭。

●1995年

19岁的刁爱青第二次参加高考,考入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专业成教脱产班(专科)。

●1995年10月初

刁爱青进入南大读书。

●1996年1月10日傍晚

刁爱青在学校附近的青岛路失踪。

●1996年1月19日早晨

在南大南边的大锏银巷发现整包尸块,随后在华侨路工地、小粉桥、南大天津路校门、体育场、汉口路医院等处也相继发现尸块。警方把刁爱青列为重点待定受害人,并当天通知刁父来南京。

●1996年1月20-31日

在水佐岗等地发现受害人头颅和衣物,确认了死者正是刁爱青。

●1996年2月-4月

警方以南大为中心大规模排查了附近区域,但最终未能找到碎尸第一现场,案件陷入死胡同。

●1998年

作家王大进把“1 19”案写进小说《纪念物》。

●2007年3月21日

《96南大碎尸案》网帖发布。

●2008年5月28日

“刁爱青”吧建立。

●2008年6月19日

网友“黑弥撒”在天涯论坛发表《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引发热烈讨论。

●2008年6月24日

南京《现代快报 (微博)》刊登相关文章,关于“1 19”案的议论,从网络走向现实。

●2009年11月30日

网友“潜水啊潜水多年”在天涯论坛发表《我也想说说我知道的南京119碎尸案》,引发关注。

●2010年

天涯“舞文弄墨”版主“蜘蛛”发表了含有“1 19”案的恐怖小说《十宗罪》。同年7月,作家陈九歌出版长篇侦探小说《血色天都》,以南大碎尸案为背景,重新演绎还原碎尸案。

●2011-2012年

天涯网友“韦光鹏”等人开帖收集众多关于南大碎尸案的综合资料。

●2014年1月10日

网友“茅小喵”发表《十八年后的再回首 96年南大“1 19”碎尸案的记录、释疑与分析》,详细记录了本案的前前后后。

●2016年1月19日

微信公众号“老南京”发表《20年前轰动一时的“南大碎尸案”今天起正式成为悬案》的文章。作者认为,到2016年1月19日,距离“南大碎尸案”已20年,该案已经过了刑法规定的追诉时效。

●2016年1月20日

公安部刑侦局发布微博称:此案是公安机关已在侦查案件,警方必将依法追查到底,绝不放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