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周边私贷盛行:不还就告诉学校家长

“学生在学校,钱怎么能要不出来呢!”曾在高校做过分期付款笔记本电脑生意的黄安说,贷款公司其实并不担心自己贷给学生的钱烂掉,因为没有学生不想毕业,“辅导员知道了就是学校知道了,给家长一个电话学生就瞒不住家里了。”这就是他们的底气和招数。

而签署一份合同意味着什么,很多学生不能完全判断其中的轻重。部分学生过盛的虚荣心,是导致此类分期付款经久不衰的主要原因。部分学校的失察,也是令其滋生的必备条件。

对于任何在校学生,尤其大学生来说,完成学业从来都是第一位的。“不管什么事,一闹到学校,学生受不了,家长也就慌了。”

曾在西安某高校做过校园分期付款笔记本电脑“生意”的黄安,这个学期已经进入毕业季,却因为某些原因极少到学校。舍友说:“黄安是祸因恶积,得罪的人多”。

两年前,黄安开始在本校推广分期付款笔记本电脑业务,他自称在西安几所民办高校里“都有生意”。这学期刚开学,他就连续两次被人打了,因为担心被设圈套, 他甚至要求华商报记者在微信里传一张在该校门口的自拍和记者证照片,以证明身份。他坚称自己做的“是正大光明的事,跟最近出现的分期付款手机连环套是两码 事”。

“连环套那是抢钱,就是网络贷款公司耍流氓嘛。”在学校附近的茶社里,黄安正对着门口坐定后点了壶普洱,服务员说没有,只有奶茶,他跟记者说对付着喝吧。

介绍成一次贷款中间人抽成2%

黄安是咸阳人,2012年考入这所三本学校,大一加入学生会社团部。“大学其实也是个社会,机会很多,我在社团部经常和外面的公司有业务往来。”黄安说, 每到运动会或校内庆典、迎新,总有饮料公司或电脑游戏公司和学生会联系,设个展台,或雇一些女生搞促销,活络的黄安很快就成了各种活动的固定联系人。

2013年,有个网络游戏的代理和黄安长期合作,后者负责在校园里组织电子竞技比赛等。那时,黄安有时一个月能有四五百元收入,但做这些活动,一年的旺季只有两个开学季的头一个月,随后就没有多少事情做。

“他们做游戏的路子广,问我认识赌球的同学不?可以买料也可以推荐赌球网站,我后来问了下,说是违法,不能做。后来他们又说,可以帮助在校学生做贷款,介 绍成一次贷款,提成2%,这个我觉着行啊,就开始做了。”黄安从2013年开始,就跟几个高年级学生在学校里做贷款。

黄安说,贷款并不难理解。贷款后从次月开始还贷,每还一次加30元手续费。即,一名在校生需要1000元,分五期贷,则贷款次月每月还230元,连还五个 月,最终累计支付1150元。作为介绍人,黄安必须提供放款人的联系方式,贷款的学生只要提供自己真实有效的学生证和身份证以及家人的联系方式,当天就会 拿到全额的钱。

学校家长知道了怎么都得还款,还能跑了?

对于欠款,则收当期还款金额每天1%的违约金,最长逾期时间为一个月,如果还上逾期的再加当期30%的违约金,那么后面继续正常还款到结束。

“如果两次都逾期了,那就麻烦了,后面的欠款要一次性还,还要支付贷款总额相同数量的违约损失。第二个逾期日开始后一个月内是必须还上的。”

黄安当初做这类贷款数额一般在1000元至5000元之间,黄安的工作主要就是介绍贷款内容和联系人,打印两份合同后查对证件是否为本人。“这也不费啥 事,打印合同和送合同,一次性补助10元,送到放款人手里直接给我2%的提成,都是现钱。”黄安至今都不觉着自己有什么错。

一年多时间,黄安总计拿到提成5000余元,几次自己用钱,放款的朋友先后给他现金也有三四千元,并坚称是奖金。他甚至游说办理助学贷款的同学不要在老家 办,在自己这里办手续简便,还能刺激当事人勤工俭学的劲头。按照办理贷款的业务经验,黄安在每学期期末会忙碌很多,那时候缺钱的同学很多。

“违约就要付出代价呀,合同在那里大家自己看呀,我反正都提醒了,丑话说在前面嘛。”黄安说,自己不是担保人,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逾期的同学,黄安说那都是个人的事情,没听说发生啥大事情。“没有打架什么的,这要是让学院老师知道了,家长知道了,怎么都得还款,还能跑了不成?”

“学生在学校,钱怎么能要不出来呢!”黄安说跟学生要钱并不是难事,因为没有人想着不毕业,或者中途退学。“辅导员知道了就是学校知道了,给家长一个电话学生就瞒不住家里了。他们就是这两招。”

因为早前做分期贷款导致的一些不愉快,让黄安没有参与今年才兴起的分期支付手机等新消费项目,原来分期支付笔记本电脑也不做了,黄安说自己“名声被毁” 了。不过这些新的分期项目他都清楚,一些背后出钱的人也都认识,操作套路也大同小异,只是那些出钱人“太狠了,这样弄钱早晚出事。”

学校周边游资为贷款来源 怕惹麻烦不直接办业务

最早做校园电脑分期支付的幕后出资人,也即所谓的贷款公司,黄安也有接触。“以前都是学校附近的人做,学校里有人选好型号下单了,再去电脑城买或者配。” 据黄安了解,至少在2009年,就有人在校园做分期支付电脑营生,除了定价高一些,即使连续逾期违约,最终也就被多加两期的贷款分期就能了事。

黄安说,早先的分期支付电脑也在一些普通高等院校推广过,但被校方发觉后渐渐被撵出了校园。“我认识的一个大学推广,就是被辅导员收拾了,直接给了一个记 大过处分。学校里没有学生帮忙,别人去推广没人信,再说了就是给个学生证或者学号,也容易被骗啊,拿电脑后找不见人不就亏了。现在就是民办大学和技术学院 里还有一些,这又分成各式各样的内容,其实都是一样的,出钱的老板就是学校附近的。”黄安的介绍和华商报记者多日调查的情况相吻合,而至于这些分期付款以 及贷款的资金来源,则是调查中的盲区,因为仅仅通过电话和网络公司无法准确确认。

“你说那个甘肃的公司(前版文中李照办理分期付款手机的贷方),可能真的在甘肃有公司注册,可是公司的人一定就是学校附近的。我当时接触的那些贷款公司和 玩电脑分期的人,就是我们学校附近村子里的人,拆迁后都有钱,也不知道谁想起这个道道,我听他们说最早是广东和山东那边出来的。又不难,做电脑(分期付 款)时,拿20万元,放了40多台电脑就把钱赚了。”黄安说,之所以公司的人从来不直接接触办理业务,就是因为不想引起麻烦,“东西是真的,欠款也是真 的,不需要见面,电话就说清楚了。至于电话的区号,那也容易啊,买个外地的卡或者用个网络软件也能打出来外地电话的座机号。”我们以前都是用QQ,现在几 乎都用微信。

对于最近出现的手机分期付款一事,黄安认为这些公司“是疯了”,这样构设陷阱很容易出事,不过当事的在校学生没仔细看清楚合同也有责任。对于解决方案,黄安认为,这就是一个经济行为,怨不得谁,毕竟有合同。

“不过,要是我就不还了,让他们去找学校找家长,起诉去,看谁敢露面。”黄安说,前一阵子有在校的朋友跟他说这些业务,“代理一部新款苹果手机,有500元提成。我拒绝了,再说弄这样的事肯定会纠缠上代理人的。”

黄安透露说:“学生钱好赚,那些放钱的公司都是跟前的,太远了操作起来太麻烦,你上网查查那些分期消费的公司,都是样子货,有人说一些公司做到全国,那都 是自己说的,做个那样的网站也花不了多少钱。这东西怎么能做到全国,那得雇多少人啊。”对于这类公司的目标选择,黄安说主要选民办和职业院校的在校低年级 学生,“大三大四的学生要做24期,没还完早毕业了,离校了上哪里找人要钱!”

一套资料可在12家公司各办一部手机

在互联网搜索引擎上,只要检索分期付款和分期消费,会找到很多针对在校学生和年轻职员的贷款服务项目。除了直接贷款,还有摩托车、手机、电脑、相机等门类 繁多的分期贷款,华商报记者曾拨打几个公司的服务电话,接线员大多称服务项目只针对年轻未婚的大学生和刚毕业的学生。

在华商报记者对此类事件连续多日的调查中,曾到李照办理手机分期付款的那个地方暗访。当时,店主推介说,可以提供至少12个贷款公司的联系方式和合同,只 要愿意签字并保证能还上款,一套学生证等真实资料可以在这12家公司各办一部分期付款的手机。就在记者调查李照手机分期付款事件时,有该校多位同学提到称 一名女同学和校外的男朋友分期付款了10余部新款苹果手机,可还没到第一期还款日,这名女生的男友和手机就再也找不见了。因为是这名女生拿证件办理的,后 来她就就在校园里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事情怎样结束的,大家也都不知道。

调查中,华商报记者发现,只要是在校学生还款期内还在校,就是各类贷款公司的目标客户。起到关键作用的是校园里的推广人员,游说的核心就是让在校学生相信自己的诚信有预支付功能。

在相对封闭的大学校园里,对于绝大多数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大学生来说,签署一份合同意味着什么,很多人不能完全判断其中的轻重。更有甚者明知风险却掩 耳盗铃继续选择,出事以后跟家长扮无辜。部分在校学生的过盛虚荣心,是导致后患无穷的此类分期付款经久不衰的主要原因。部分学校对此类事件的失察,也是令 走形的分期付款滋生的必备条件。

在华商报记者联系的多位办理分期付款消费的学生中,当事人态度各不相同,但对于目前的学业却都有明显的影响。不过,其中部分吃过亏的学生,却想着寻找着相似的捷径,甚至是做代理,以弥补自己曾经的失算和损失。(文中人物为化名)

分享到:

0 个人觉得赞好文章 点个赞您已经赞过了+1



查看更多热销产品 大学生分期购物销量榜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