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去产革命”力保产业和人的全面升级

新华社北京1月26日电 题:中国“去产革命”力保产业和人的全面升级

新华社记者孙亮全 李云路 梁晓飞

在“霸王级”寒潮侵袭中国大地的这个冬天,能源大省山西省太原市的“快滴哥”樊亮跑起活来比平日更热火朝天。两个月前,他还是一名煤矿工人。

樊亮原供职于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公司一下属煤矿,随着煤炭行情的下滑,企业效益萎缩严重。在“控产减员增效”政策出台后,樊亮所在的煤矿于去年下半年正式停产。

承担着养家重担的樊亮,分流下岗后很快用自己的私家车注册成为打车软件“滴滴快车”司机。两个多月来,他已经接了400多单生意。

虽然辛苦,樊亮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他告诉记者,在山西,像他这样从煤矿出来跑“快车”的司机有很多。山西正在进行着一场“去产能”变革。

有中国“煤海”之称的山西提出,“十三五”期间现有生产煤矿产能核定“只减不增”,且不再新上新建、扩建煤矿项目,以此控制现有生产煤矿核增能力和新建煤矿新增能力。

时下的中国正在为产能过剩困扰,它已经为阻碍经济健康发展的“恶性毒瘤”。在煤炭领域,截至2015年上半年,山西煤炭行业已经连续12个月全行业亏损,亏损额超过40亿元,下半年这一数字还在增加。

钢铁、水泥、多晶硅、平板玻璃等行业都面临着产能过剩的严峻形势。这些过剩行业的企业不仅占用了大量资源,使得有限资源无法用到代表中国经济未来方向的新兴产业中去,还可能带来信用风险,并传导到其他领域。

以山西为例,长期以来,“一煤独大”的山西其煤炭命脉被五大煤企掌握。而在2015年三季度末,这些企业的资产负债总额达9000多亿元。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去产能”被列为今年五大结构性改革任务之首,并确定了“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的思路。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煤炭供需失衡是经济结构调整、产业结构升级、能源结构优化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等因素综合作用的必然结果。

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加大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突出做好“去产能、降成本、补短板”工作。

“坐在煤堆上”的山西已经提出把推动优势产能融入“一带一路”,作为化解过剩产能、扩大、提升对外开放的策略之一。

山西省商务厅厅长孙跃进说,“十三五”期间,山西要加快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推动煤炭、矿山、交通、纺机、汽车等装备制造业优势产能走出去。

也有人质疑,此轮“去产革命”将再次让中国面临老企业退出和大规模人员分流等困难,可能导致上世纪发生的“下岗潮”。

事实上,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和政府应对措施的完善,对于此轮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导致的人员分流,市场已经具备充足吸收消化能力,而相关保障政策的出台也将打消各地方“去产能”的后顾之忧。

刚刚结束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国政府针对化解相关行业过剩产能出台了去产能的原则、路径和保障政策。

已经出台的保障措施包括: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按规定对地方化解过剩产能中的人员分流安置给予奖补;支持金融机构做好呆账核销和抵债资产处置,完善不良资产批量转让政策;支持保险资金等社会资本参与企业并购重组,发展相关产权交易市场等。

记者实地采访发现,多年结构调整、企业转型,以及近年来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尽管面临市场大幅波动,矿区社会仍较为稳定。

有着70余年开采历史的大同同煤集团同家梁矿,经过多年高强度开采,资源逐渐枯竭,设计产能300万吨/年,实际产量已不足50万吨,亏损不断增加。

同家梁矿一位负责人表示,尽管人员分流很难,但通过组织劳务输出、鼓励职工创业等方式,煤矿用工已经从过去的6500多人,减到了5400多人。

据他介绍,分流的人员中,有1000多技术工人在集团的新建矿井从事掘进等井下生产辅助,另外有100多人注册成立井下搬家公司,并实现了盈利。还有一部分工人像樊亮一样,利用所长做起自己的生意。

“一天下来除去油钱,我能有一两百元的收入。加上矿里给我们的安置补贴,日子过得很安心踏实。”樊亮说。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