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提蓬陪妻子家人过春节 最高兴队员叫“姐夫”

一转眼,泰国人加提蓬已经在北京待了快五个月了。正率领北京汽车女排俱乐部在京训练的主帅加提蓬打算怎么过春节?据了解,加提蓬入乡随俗地将全队的放假日定在了2月7日这一天,队员们获得了为期一周的假期。而北京女婿加提蓬也将在京陪妻子冯坤及其家人过完除夕后进行休整,忙碌了一个赛季,他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下来。


当你面对这张憨厚善良的面孔时,你总会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他爱笑、爱说、爱开玩笑,一米九七的大个头儿,说起话来却语音绵软。加提蓬在工作和生活中有多个头衔,问起他更喜欢哪个称谓时,他会笑着说:“姐夫。她们(队员们)这么叫我我很高兴,我们就像是一家人。”


加提蓬的北京情结


加提蓬喜欢北京和爱上北京是有过程的,当然最重要的因素离不开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前中国女排队长、人送雅号“熊猫”的冯坤。两人从相识、相知再到相爱,也是加提蓬对北京情感的升华过程,因为冯坤是地道的北京姑娘。


说起北京情结,加提蓬毫不避讳,他说:“那会儿为了来看她,经常往北京跑,有时候头一天飞过来,第二天再飞回泰国,记不住来了多少回了。”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三年前曾经撞上过一次,当时泰国女排夺得2013年亚锦赛冠军后,加提蓬第三天便坐晚间航班直飞北京。而在出发当天的中午他邀请北青报记者和朋友一起吃饭,饭前他专门去商店挑选礼物准备送给心上人冯坤。他特别强调:“千万不要提前告诉冯坤,我要给她一个惊喜。”而说到“惊喜”二字时他竟然得意地笑出了声儿。


也是那一年,加提蓬有一次突然问北青报记者:“像我这样的去中国的排球俱乐部当教练可不可以?”当时国内排球俱乐部也有外教,但大多是政府运作,而像加提蓬这样毛遂自荐的没有先例。其实这也不难理解:他这是为婚后的事情做考虑。果然,一年多后他和冯坤结婚了,成了北京女婿。而在半年多的时间后,他在郎平等人举荐下被北京汽车排球俱乐部相中,签下了为期三年的工作合约。


在北京工作艰辛也开心


回想来到北京后四个多月,加提蓬表示:很艰辛也很开心。他说:“这次来北京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是来看我的爱人,结婚后来这里也是和家人在一起。但这次我有工作,我要努力工作,把北汽女排打造成一个高水平的队伍。但是这需要时间,需要工作团队所有人一起努力。要知道,我要面对的是所有的运动员、教练员、医生,而且还要面对俱乐部和学校的领导,队里的三名外援来自两个国家,我每天沟通交流时要用英文、中文和泰语三种语言。以前从没碰上过这么复杂的事情,还必须要保证能把我的想法和意思准确地传达给每一个人。还没完全形成默契的时候,联赛就开始了。中国的联赛赛程很紧密,强队又很多,有时候搞得我头很大。不过还好,经过两个月的努力我和队伍之间开始有了默契。”


说起三种语言,加提蓬除了母语泰语外,英语最熟练,中文最差但水平也在日益提升。2013年,北青报记者陪加提蓬在曼谷商城里给冯坤买礼物,他得意地展示刚刚买到的苹果最新型号的手机。北青报记者询问多少钱,他马上用中文说“等等”,而后憋了一会儿突然用地道的北京话说道:“这个玩艺儿真他妈贵”,把在场的所有人都乐喷了。


2014年底和冯坤结婚时,加提蓬在答谢亲朋好友的聚会上弹着吉他用中文唱了《月亮代表我的心》。去年8月,加提蓬到北汽女排时,更是在训练场上时不时地秀一下中文,但由于熟练程度不高经常引发一些小插曲。一次训练间歇加提蓬示意队员们休息时突然冒出一句:“休息、喝酒。”而还没从紧张训练节奏中放松下来的队员们一下愣住了:什么情况?怎么还有喝酒这么一项?正愣神儿的时候加提蓬反应过来了:“不喝酒,喝水 ”队员们顿时笑得前仰后合。还有一次在训练结束后,加提蓬提醒队员:“结束,洗脚。”队员们又愣了,好端端的这是要闹啥?结果加提蓬又反应过来了:“不是洗脚,是洗澡。”


加提蓬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平时与人接触给人最深的感觉是和善,很少看到他发火。但执教北汽女排之后,特别是在联赛开始阶段出现连败的情况下,加提蓬终于也发火了。但事后他却这样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其实是一种手段。在训练和比赛当中出现问题时,我也会用这种方式告诉大家:我不满意了。因为训练是艰辛的,有时候队员们的精神不够集中,这时候用这种方式是让她们集中精力,并不是我真的生气了,真的发火了。以前在泰国队我不怎么用,因为我们没有语言障碍,但在这儿不行了,三种语言呢 不过现在我们的沟通越来越好,开始有默契了,我就很少用了。”


在北京加提蓬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便是荷花码头,他喜欢逛那里的胡同,喜欢在什刹海边儿上的酒吧坐上一坐。不仅他自己喜欢去,而且还经常拉上他的泰国伙伴(助理兼教练、翻译等)。


烹饪泰餐缓解思乡之情


来北京快五个月了,虽然这里有妻子陪伴,但加提蓬还是会有思乡的时刻。每到这时,加提蓬会通过烹饪的方式来舒缓思乡之情。他说:“我想家的时候就喜欢做泰餐,从采购到烹饪,整个过程就像在泰国时一样。等一切都做好了,再看着家人、朋友们很高兴地吃,我心里就特舒服。”


说到这儿,一旁的冯坤也笑得很开心,她说:“没错,他特喜欢做,黄咖喱、红咖喱、绿咖喱,反正就是泰国那些特色,鸡翅、虾、牛肉,不管他怎么做,真的都特别好吃。”


说起了吃,加提蓬特意介绍:“我们(木樨园体育运动技术学校)食堂的饭很好吃。饭菜品种很多,非常好吃。当然我还喜欢很多北京的小吃,比如豆腐脑、炸油条 ”北青报记者笑着问他:“喝过豆汁儿没有?”冯坤马上回道:“别说,我还真拉他喝过,但就是尝尝,他不是很喜欢豆汁儿的味道。”


在加提蓬没接手北汽女排时北青报记者就曾听说他在北京喜欢去菜市场,一提起这事儿冯坤笑了:“没错,最早他是陪着我妈去,开始也是到超市里采购,但自从一去了菜市场他就不怎么去超市了。你知道咱们北京的菜市场那样子,菜啊、肉啊、水果啊一大片。这种特别接地气儿的普通百姓生活场所,他一进去就特喜欢。”


在泰国,加提蓬和他的泰国女排被视为民族英雄,他也被泰媒冠以“排球教父”的名号。2013年女排亚锦赛泰国队夺冠后,北青报记者曾和加提蓬一起走在曼谷大街上,几乎每一个看到加提蓬的路人都会拉住他要求合影、签名,而加提蓬也总是耐心地、微笑着一一满足,一分钟的路能走出十分钟来。但在北京,很少有人认识加提蓬。对此反差加提蓬笑着表示:很舒服。他说:“在泰国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认识我,然后就是签名啊、照相啊,其实也挺累的。来北京后不这样了,这儿没什么人认识我,也就没人打扰了。这让我感觉很自由,想去看电影就去电影院看电影,想逛街就逛街,很轻松很舒服啊。”


最高兴队员叫“姐夫”


在北汽女排,队员们已习惯叫他姐夫,而对这个称谓加提蓬直言很喜欢。他说:“我知道她们(队员)这么叫我是因为她(冯坤),很好啊,这样叫很亲切,就像家里人一样,而且我们的团队就应该成为一个大家庭。”


1月20日,中国国家女排集结,北汽女排的两员大将曾春蕾和刘晓彤入选。在她俩前去国家队报到之前,“姐夫”加提蓬特意给她们开了一个欢送会。他告诉北青报记者:“她们说想吃我做的泰餐,我说:OK,没问题。她们说想听我弹吉他唱歌,我说:OK,没问题。”看得出来,“姐夫”加提蓬和他的队员们已经“没问题”了。


联赛结束了,由于种种原因,北汽女排没能完成联赛目标。和加提蓬聊天时,北青报记者特意强调不谈排球,但加提蓬总是会扯到这个话题上。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队伍现在正按照他的计划稳步提升着,他说:“你会看到我们队伍的成长。我和北京有契约,在未来的两年,要把队伍打造成高水平。对此,我很有信心。”


文/本报记者 李晖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