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视点:面粉勾兑西地那非,成本几毛钱可卖到七八十元——多地查处伟哥造假大案

新华社北京2月3日电(“新华视点”记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近日通报,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会同公安机关破获了义乌跨国网络制售假药案,查获52种违法产品,其中包括“万艾可”“希爱力”等,均为假冒伟哥产品。不法分子在江苏等地的地下黑窝点生产假药,并通过网络低价销售,涉案总金额超3000万元。

“新华视点”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近两年来,全国大部分省份都曾查处过销售假伟哥等违规药品案件,查缴假劣药品动辄数万粒。浙江义乌甚至曾查处过案值达1.8亿元的假冒性药案。

地下黑窝点生产 义乌曾查处1.8亿元假性药

浙江省义乌市食药监部门会同公安机关破获的这起跨国网络制售假药案中,主犯郑某(女)毕业于东北某大学国际贸易专业,后在义乌一家外贸公司上班。

据办案民警介绍,郑某从经营性器具开始逐步涉足壮阳药品,其销售的产品主要为仿制的“万艾可”“希爱力”等药品以及各种“三无”壮阳产品。“这些壮阳药大多含有西地那非成分,有一定的壮阳作用,但剂量不规范,给服用者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

据了解,郑某通过联系在江苏、广东等地的地下黑窝点获取假药,再利用国外服务器自设网站,并通过多家贸易网络平台,低价将这些假药销往国外,涉案总金额超过3000万元。目前郑某等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移送起诉。

此前,2014年7月,义乌市监管部门还曾在一批准备发往国外的货物中发现180多万粒、货值高达1.8亿元的壮阳类药品。经鉴定,这批药品中含有西布曲明、西地那非等添加成分,均系假药。

另外,在南京市建邺区警方2014年破获的一起制售假伟哥大案中,警方查处了10家涉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性保健品店,查到“金伟哥”“黑蚂蚁”“雪域藏宝”等性保健品,最多的一家店查出2000多颗。经食药监等部门检测,这些保健品都不是正规厂家生产的,共有100多个批次,都含有伟哥的主要成分西地那非。

多地发现的制假售假案,其背后多是小作坊式的生产者。警方在陕西西安、河南三门峡、郑州等地抓获19名犯罪嫌疑人,缴获假伟哥近百万颗。警方追查发现,这些假伟哥的产地主要集中在河南。随后,南京建邺警方与河南警方联手,在郑州和三门峡的小村子里抓到生产假伟哥的席某、檀某夫妇等主要犯罪嫌疑人5人,收缴了70多万颗假伟哥。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将一定比例的面粉和西地那非原料倒入脸盆,用棍子搅拌好,然后用一个漏斗样的物件,将所谓的“药粉”灌入胶囊,再用抹布将胶囊擦净。由于没有精确的测量工具,这些假伟哥添加的西地那非分量不同,每粒成本2角至4角,最多不超过1元,经层层转卖流向街头小店,一粒最高可卖到70元至80元。

假伟哥等假冒伪劣性药、性保健品对健康危害极大。2015年初,浙江长兴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在街道旁的小店内购买了几颗伟哥,吃完后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是血管破裂,所幸抢救及时人没大碍。

河南省人民医院泌尿科专家表示,多数假壮阳药、保健品违规或过量添加了西地那非等成分,这类成分作用是扩张血管,与硝酸酯类等药物不能同吃,否则会加重药效,心血管病患者服用不当甚至可能导致猝死。

伟哥是处方药,一些街头保健品店公然违规售卖

据了解,能够治疗性功能障碍的有效药物都是处方药,这些药品不允许在普通保健品店出售,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记者从食药监部门获悉,我国目前尚未审批过任何具有壮阳功能的保健食品,声称具有壮阳功能的保健食品一律属于假冒保健食品。然而,记者采访发现,不少街头保健品店都在长期违规销售这类药品和保健品。

记者在长春市松泰小区附近的一家保健品店内走访时发现,这里销售的伟哥产品不下十多种。据店老板介绍,价位从10元到100元左右一粒不等。“这些都有效果,就看你要什么价位的。”该店老板还“保证”所售卖的肯定都是真药。

店内一种名为“绿色伟哥”的外包装上明确标注“是美国伟哥的最新替代品”,主要成分为鹿鞭、鹿茸、淫羊藿等,还用露骨的语言渲染其神奇效果。记者发现,这款“绿色伟哥”的包装上标注的批准文号为“藏卫食准字2005第036号”,制造商标称为“香港冉起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西藏吉玛生物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西藏食药监部门回应称,这两家企业均查询不到,此产品应该属于假冒产品。

另一款名为“精品伟哥”的产品标称为美国福尔特生物国际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产,其使用的批准文号为“卫食健字(2008)第168号”,但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上并未查询到该批号及该产品。

这些假伟哥、伪劣性保健品有着不小的市场。郑州市街头一家保健品店的店员表示,他们所售的海狗神奇丸只要55元一盒,三阳肾宝35元一盒,成分跟伟哥是一样的,买不起真伟哥的人很喜欢购买这类产品。

不少经销商在暴利面前不惜铤而走险,知假买假、售假。2014年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审理的方某、郭某等生产、销售假药一案中,方某明知所购产品为假伟哥依然购入,并在街头保健品店卖给普通消费者。

查处假药应推进行政管理和刑事处罚相衔接

假劣性药、性保健品为何管不住?南京市建邺区药监局工作人员刘汉伟介绍,这些街头性保健品商店大都有营业执照,多以性保健品和食品的名义销售假伟哥,给管理带来难题。

一些基层食药监及公安部门执法人员坦言,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对这些性保健品商店处罚很难,街头保健品店店面小,经营成本小,有时执法人员上门处罚,对方门一关,人走掉,执法人员甚至连处罚对象都找不到。由于对销售末端执法效力有限,导致背后的产业链逐渐发展壮大,一些不法分子长期逍遥法外。

北京市京师(武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戴巍表示,普通消费者对假冒保健药品辨别能力有限,公安、食药监等部门有查处制假售假行为的责任,因此不应以“难查处”“难执法”为理由消极被动对待。

近年来,各地已查处不少制售假劣性药、性保健品案件,并对不法分子进行法律制裁。2014年8月,因生产、销售伪劣壮阳药品,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人民法院判处万某、周某等人有期徒刑三年;2014年4月3日,因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保健品药物,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判处方某、郭某等人有期徒刑一年。湖北、广东、陕西等地均审理了多起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保健品案件。

一些基层执法人员认为,要彻底杜绝制假售假现象发生,还需要更多执法力量投入,进行主动监督执法。戴巍建议,在查处假冒保健品、药品过程中,应当推进行政管理和刑事处罚相衔接,积极主动加大对假冒保健药品的联合查处和惩治力度。

长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流通处处长孙义恒建议,消费者如确有治疗需求,应到正规医院就医,在医生指导下使用药品,在购买药品时也应到正规药店,并在药师的指导下使用药品。一旦发现生产、经营声称壮阳功能保健食品,以及没有标识、生产厂家、生产地址等信息的,可直接向12331热线举报。(记者刘硕、方列、朱国亮、宋晓东)

作者:刘硕 方列 朱国亮 宋晓东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