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汉阴:管段“三人组” 守护回家路(组图)

这是“三人组”刘信宝(中)、徐作亮(左)和沈桂鑫合影(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
这是“三人组”刘信宝(中)、徐作亮(左)和沈桂鑫合影(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这是“三人组”刘信宝(中)、徐作亮(左)和沈桂鑫合影(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
刘信宝、徐作亮、沈桂鑫帮助司机推车,从冰雪路面上通过(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这是“三人组”刘信宝(中)、徐作亮(左)和沈桂鑫合影(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
刘信宝(左)、沈桂鑫对管段往来客车进行巡查(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这是“三人组”刘信宝(中)、徐作亮(左)和沈桂鑫合影(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
徐作亮检查未挂牌新车的相关手续(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这是“三人组”刘信宝(中)、徐作亮(左)和沈桂鑫合影(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
刘信宝帮助返乡司机紧固汽车防滑链(2月3日摄)。 52岁的刘信宝是陕西省汉阴县汉漩路北段的交通管段民警,他和26岁的徐作亮、22岁的沈桂鑫一起组成的管段“三人组”,常年坚守在县城至凤凰山顶的山路上。24公里长的路段,老刘也记不清跑过几千趟了,只是经过的班车司机,他多数能叫上名字来。春运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这段弯急坡陡、冰雪难化的繁忙回家路就更让“三人组”操心了:白天在路面上不间断巡查、处理事故、疏导交通;晚上路滑、视线差更危险,为了安全,他们还要协助工作人员封路,第二天清晨再放行。每天两三趟巡山,寒冬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春节休息不了,越是节假日我们越忙。”当记者询问春节能否歇几天时,徐作亮淡然回答道。如果遇上谁家里实在有事,“三人组”就临时改成“二人转”。“希望这条路能一直安全畅通,所有回家的人都平安快乐,我们这个年就过好了。”刘信宝说。新华社发(邵瑞摄)

作者:邵瑞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