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各派和谈的难处在哪儿?

大国纵横

外部大国针锋相对,地区强国间未现力量均势,叙利亚反对派无法与巴沙尔政权平起平坐,种种复杂因素,导致叙利亚各派无法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据报道,被迫数度推迟的叙利亚各派和谈于1月29日在日内瓦启动,不过令人尴尬的是,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虽在次日抵达,但仍拒绝与巴沙尔政权代表同桌而坐,而是只同意与联合国方面沟通讨论。两股主要力量的相互仇视与决绝,不仅为叙利亚和平进程蒙上阴影,也让主导斡旋的联合国倍感无力。

当前,无论从中东国际体系的哪个层次看,都很难找出让叙利亚各派静下心来谈的强大动力。

首先,美国和俄罗斯两个具有决定性影响力的外部大国依然针锋相对。无论哪一方后退一步,都有可能让叙利亚各派更具包容性和妥协性。但目前,俄罗斯在战略上非常看重叙利亚,想通过支持巴沙尔政权立威,让西方国家明白侵蚀俄罗斯传统“势力范围”的后果;美国则在以“拖字诀”消解俄罗斯的战略冲力——在打击“伊斯兰国”的问题上不紧不慢、在中东盟友与俄罗斯缠斗的问题上态度暧昧。此时,让巴沙尔政权与反对派继续斗,既无损俄罗斯的战略需求,也不违背美国的国家利益。

其次,地区强国间未现力量均势。以沙特伊朗断交为标志,表面化的教派冲突再次成为危害中东地区稳定的毒瘤。在目前阶段,支持巴沙尔政权在内战中获取主动,依然是伊朗展示其地区影响力的重要途径。缺乏相对稳定的地区格局支撑,叙利亚各派就像手中的玩偶,没有彼此妥协的自主性。

再次,叙利亚反对派虽然得到了一定的国际承认,但其政治地位依然无法与巴沙尔政权平起平坐。此次和谈,反对派最想要的依然是“待遇”,而不是接受约束。即便最大两派能达成一些共识,后续的和谈也注定多舛。在一个混乱的政治系统中,和谈经常只能是利益平衡的结果,而不是前提。

在联合国内,有不少国家都愿意见到叙利亚和平进程的起色。尤其是受难民潮冲击苦不堪言的欧洲国家大都明白,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难民问题,还是要从其源发地入手。此次和谈令人乐观之处在于,经过5年战乱之后,叙利亚各派力量的资源消耗甚巨,任何一方想一统天下都已明显力不从心。而残暴的伊斯兰国,一直在跃跃欲试,和平进程不进则退。美俄等外部力量,即便再彼此不容,也都接受不了恐怖势力继续坐大的局面,也不愿意承担破坏和平进程的罪责。

当前,在安理会框架内,决议的有效性仍高度依赖五个常任理事国间的“大国一致”,而目前的大国共识,仍主要在先想办法把各方拉到和谈中来,先停火,再谈更深入的问题。就目前的态势看,联合国去年12月决议中关于6个月内建立“可靠、包容及无宗派的管治”、18个月内举行“自由及公平的选举”的路线图明显过于理想。不过,只要各方在步入同一轨道后不再轻言脱轨,那么和平的希望就还在。

史泽华(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