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碰瓷团伙走一路碰一路,“祖师爷”教手艺:车撞碎人没事(图)

碰瓷团伙团队化、产业化。
碰瓷团伙团队化、产业化。

人民公安报2月1日消息,去年11月7日,吉林长春一起看似普通的交通事故牵出一个“产业化”的碰瓷团伙。该团伙分工明确,有技术高明的撞车司机,还有专人扮演的“围观群众”。该团伙成员交代,他们一般就是“走一路碰一路”,实在找不到目标,团伙成员就互相碰。

“徒弟”供出“碰瓷团伙”

2015年11月7日凌晨3时,吉林省长春市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大洲广场环路发生了一起看似普通的交通事故:一辆载重货车在驶离广场时,与一辆同向转弯的小汽车相撞,小汽车左前部损坏严重。事故发生后,货车司机越想越蹊跷:弯道行驶时,他几乎没有察觉到小汽车的存在,驶出广场几百米后,“被撞的”小汽车才追上来。接到报警后,率先赶到现场进行勘查的长春市公安局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交警大队民警也发现了诸多疑点——小汽车侧面刮痕是从前向后越来越严重,很可能是因小汽车从货车后面追赶所致。警方进一步调查后发现,涉案小汽车2015年以来数次肇事,且多在城市外围环路与载重货车相撞……案件很快被移交到长春市公安局汽开分局刑警大队。

从交警到刑警办案的“升格”让小汽车驾驶人吴某及同车人员赵某、徐某开始发慌。“你们开车要去哪儿?”“车是怎么撞的?”面对警察的询问和调查,几个人说法不一,相互矛盾,漏洞百出。随着一名嫌疑人的供述,一个作案地点横跨东北三省多地的碰瓷团伙被揭开了面纱。

“我们是开车碰瓷的。”小汽车驾驶人吴某终于说出了事故的原因。“我碰得不熟练,刚开始干,再说车也破,赔不了多少钱。”吴某交代,他们3人合伙,已经碰瓷12起。“我们都是从"师傅"那学来的。他们两个人是我们入行的老师,他们碰得比我们熟练。”吴某口中的“师傅”,是高某原和高某宇两兄弟。

“师傅”牵出“祖师爷”

警方察觉到,这个案件不简单。

长春市公安局汽开分局局长刘宏伟责成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一查到底。2015年11月7日一早,办案民警在获得大量证据后决定收网。团伙中的“师傅”级人物高某原、高某宇兄弟以及二人的堂兄弟高某飞、高某雷、大舅哥张某忠和另一成员孙某军先后落网。然而这条线索还没完——“师傅”供述,上头还有“祖师爷”级别的人物马某。这个团伙的种种细节,开始浮出水面……

马某以前是出租车司机,车技了得,有“车稀碎、人没事”的本事。“有时候撞得气囊都弹出来了,零件掉一地,人家啥事没有。”一名团伙成员交代,车撞得越惨烈,越能显得是对方的全部责任。因此,多次碰瓷都由马某亲自驾车完成关键一碰。不过,马某很少和其他成员混在一起。如果参与行动,他只拿骗来的保险金的10%,不参与事后的“庆功会”。

办案民警分析,从作案方式来看,马某有可能长期从事碰瓷作案。

碰瓷团伙“产业化”

犯罪团伙成员口中的“师傅”高某原,就是马某亲手教出来的。当年马某开车碰瓷,高某原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学习。“有违章的货车就撞上去,之后点一脚刹车就可以了。”和马某一样,高某原以前也是出租车司机,对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烂熟于胸。

在“出徒”后,高某原和弟弟高某宇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把堂兄弟高某飞、高某雷和大舅哥张某忠也拉到团伙中。这种基于亲属关系的联盟,让团伙更加稳定。高家兄弟之所以被奉为“师傅”,要缘于其“见多识广”。起初,他们用出租车练手;

如今,他们已经建立起购买二手小汽车,分期分批碰瓷的“产业化”团伙了。摊子越来越大,他们又拉来了吴某等“徒弟”,亲手传授技巧:并线时撞上去,对方肯定是全责。因此,团伙成员在撞车后,往往会主动打电话报警。

起初,该团伙碰的是小汽车,但有的车没有全险,而且对方往往对赔偿金额斤斤计较,“钱不多,还慢。”于是,他们将目标改为途经长春等地的货车,作案地点也集中在环城路和公路上。

“货车在并线、转弯和广场绕行的时候一般都有违章,撞上了,他们就是全责。”高某原交代,货车一般都有全险,而且司机急于运输,报了保险后,就不愿意多事了。所以碰货车,“来钱快,不磨叽。”

团伙成员有时还互相碰

这个碰瓷团伙如何寻找目标?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一般就是“走一路碰一路”,实在找不到目标,团伙成员就互相碰。该团伙的作案地点还包括哈尔滨、沈阳等地,范围横跨东北三省。在沈阳的一系列碰瓷中,该团伙出动3辆车,有的成员为了赶到预定地点,还乘坐动车前往。在沈阳的一起案件中,他们获利约两万元。碰到车损严重暂时不能作案时,高某原等人就到绿园区一家租车行,租了辆小汽车去碰瓷,碰瓷得手赚到钱后再赔偿租车行。

团伙成员之间如何分工?这个碰瓷团伙成员最大的50多岁,最小的20多岁,分工也非常明确:作案时往往有两辆车出动,一辆负责碰瓷,一辆紧随其后,防止出现意外。撞车后,后车上的人会下来几个,充当围观者,向对方施压:“你咋开的车啊,咋把人家车撞成这样啊!”“这车修起来没有两万元可下不来啊!”为了不过多暴露某个成员,负责撞车的人在撞车后,会和副驾驶的人交换位置,减少交通故事处理时的曝光率,避免警方的怀疑。在保险报完修车的费用后,负责撞车碰瓷的驾驶人通常可以分得20%的利润,车主分40%,其他人30%,剩下的用来吃喝,开“庆功会”。

汽配厂老板赚快钱

这伙人主要靠虚报保险金额赚钱。为此,高某原等人找到了几个帮手:在长春市绿园区开汽配厂的黄某和修理工徐某。徐某的作用是给保险公司“定损员”提供修车费用的建议,“比如不该换的件提出要换,把副厂件说成是原厂件。”而团伙成员要根据数额给其100元至500元的好处费,定损数额太低的话,就给他买衣服、买鞋。黄某的作用更加重要,他可以开出正规的修车发票,提供给保险公司。据警方统计,该团伙作案后,80%的维修都在黄某的汽配厂内进行,电脑记录了每次修车的情况。匪夷所思的是,发现碰瓷来钱快之后,本来靠经营汽配厂收入颇丰的黄某不但自己要赚碰瓷的快钱,还找到朋友徐某、开水泥运输车的莫某加入其中。

2014年年末以来,该团伙用于碰瓷的六七辆车,事故最多的一辆修理了100多次,最少的也有60多次。目前,团伙成员已经交代案件近百起,涉案金额近百万元;警方已经核实定案近40起,整理的案件卷宗厚度近半米。目前,警方已查明该团伙涉案人员21人,其中刑事拘留11人。

警方提示

“案件破获后,环城公路上的交通事故都减少了,可见该团伙给交通秩序带来的危害。”汽开分局刑警大队重案一中队副中队长孙长利说。汽开分局刑警大队民警武晓峰说,在对案件进行核实时,一些货车司机觉得理赔全部走保险,自己没什么损失,不愿配合工作,给案件侦破带来了阻力。长春汽开警方提醒广大司机,尤其是货车司机,遇到此类事件要敢于“较真”,不给不法分子留下可乘之机。来源人民公安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