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宋佳:我会是贤妻良母 但做不到那么传奇

大洋网-广州日报1月26日报道 《少帅》正在热播,在剧中出演张学良夫人于凤至的宋佳,日前分别在北京、上海接受广州日报以及广娱大本营(公众号gzrbgydby)专访时,她直言,出演这么一个传奇人物压力很大,而她深信自己以后也一定会是“好妻子、好妈妈”,只不过做不到像于凤至那么传奇。谈到自己的爱情观,宋佳坦言自己本人和角色大不一样,觉得爱情就是爱情,不会为了爱情忍辱负重。宋佳笑说:“不带一切附加值的才叫爱情,我目前没遇到,真的没有。”


谈爱情:不带一切附加值的才叫爱情,目前没遇到


广州日报:观众都在心疼于凤至,那你自己对待爱情的方式和她有相似之处吗?


宋佳:一提到少帅,可能大家更熟悉的是他跟赵四之间的传奇的爱情,但是我觉得于凤至她也一样有值得被大家赞叹的个人命运吧,大家不能用今天的爱情观来看待,对一个人的情感能够像母亲那般包容,我觉得挺了不起的。在于凤至身上就是忠贞不渝,这样的爱情我觉得确实很伟大,在我看来他们也不是爱情,是亲情,是陪伴一辈子。


她跟我太不一样了,对我来说,爱情就只是爱情,无关其他,特不太可能忍辱负重,所以扮演于凤至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个幸运。


广州日报:于凤至和少帅是姐弟恋,现实中,你能接受姐弟恋吗?感觉你挺大女人的。


宋佳:什么恋不恋的不重要,真的,只要是爱情,爱情是最重要的。爱情里面不分什么姐弟恋什么的,爱情就是纯粹的爱情,跟那些都没有关系。我一点都不大女人,我特别小女人,我特别温柔,然后特别的小女孩、小公主。


广州日报:你心中理想的爱情是怎样的?有没有结婚的时间表呢?


宋佳:爱情就是爱情,不带一切附加值的才叫爱情。结婚时间表?这个哪知道,这得有遇到了天时地利人和,遇到了合适的,它才能有,目前没遇到,目前没有,真的没有。


广州日报:拍完《少帅》对你本人的婚恋观和爱情观会有影响吗?


宋佳:于凤至那种宽容的爱挺了不起的,有时候,我觉得我不一定能做得到,但是不妨碍我依然觉得那种爱挺伟大的。


广州日报:生活中的你以后会往贤妻良母的路子发展吗?


宋佳:生活中,我以后一定是一个好妻子、好妈妈,这是肯定的。毋庸置疑,一定是的。但是要是看贤妻良母到啥份上,到那份上估计没戏,要不我不也成传奇了,我不是传奇,你说是吧?


谈合作搭档:张黎的戏,让我演什么都愿意


广州日报:之前文章在两场发布会眼睛都湿润了,你知道原因吗?


宋佳:我不知道,但是小文确实挺爱哭的。我拍他的戏的时候,有一场,他从监视器后面出来跟我说戏的时候,我就看到,我说“你怎么哭啦?演得感动啦?”他挺感性,演员都感性。


广州日报:你和张黎导演合作不下五次了,是你最喜欢的导演了吧?这些合作中你收获了什么 ?


宋佳:张黎导演在我心目中是大神级的人物,他的作品厚重,包括题材、画面、镜头到全部的东西,我觉得是一个特别有品质的,所以跟他合作是特别荣幸的事情,是让我感觉很有尊严的事,行业的演员没有不想和他合作的,在他的镜头下,你的表演能最好最完美地呈现,所以如果能够一直合作下去,让我演什么都愿意。


广州日报:可是这些民国戏都是男人戏为主,你为什么还会接演?演戏不都希望以自己为中心的吗?


宋佳:我从来不觉得演戏一定要以自己为中心。我觉得好看的戏是最重要的,戏是一群人演出来的,不是一个人演出来的。所以我拍戏,最在乎导演是谁,对手演员是谁,其他的我不太在乎。


广州日报:扮演于风至是你自己的选择吗?有观众认为你演赵四更合适呢?


宋佳:我觉得不是我选择了于凤至,是于凤至选择了我。我记得拍一场少帅首次出征,凤至给他写了一封信那场戏的时候特别神奇,我坐在那个桌子上,提起那个笔开始要写,因为那段词、那封信的时候,我整个眼泪噼里啪啦一直不断往外流,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谈生活:我是穿着破烂牛仔裤坐地上的人


广州日报:这几年你演了很多民国戏,大家都说你穿旗袍最美,你觉得呢?


宋佳:按我的个性吧,我绝对不是一个能穿旗袍的人,我是一个穿着大破烂牛仔裤,背大双肩背包满地打滚然后坐地上的人。但我也不知道,奇了怪了,我发现我还挺适合民国戏的。


广州日报:能用几个词语形容一下生活中的你吗?


宋佳:我无比的懒惰,无比的简单,无比的不让自己较劲,随意。另外我觉得我还挺真的。


广州日报:不拍戏的日子,喜欢怎么样放松自己?


宋佳:不拍戏就好好过日子,就该吃吃,该喝喝,该出去玩就出去玩,这个很重要,因为如果让自己太过于忙碌,对一个演员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今年过年我打算就跟爸爸妈妈家人待在一块,过完年我就要进剧组拍戏了。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