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 要多赢而非零和博弈

如果美国可以“敞开心扉”,亚投行对于其的正面作用也不可小觑。毕竟,中国与欧盟是美国最为重要的两大经济伙伴,况且独角戏并不好唱,一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在未能阻止西方盟国加入亚投行后,美国被尴尬地晾在一边,无奈只得“原则上不反对”。

彼时,当中国倡议在亚洲发起设立一家全新的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时,全球舆论对此是有分歧的,反对的声音主要来自于美国,因其不想放弃主导者的角色。

为了角力,美国拒绝加入亚投行,并主导了一场反对该行的活动。然而,当以英、法、德为首的其他西方国家决定加入亚投行时,美国的很多盟友和其他方面认为这场反对活动将以失败而告终。

在距离倡议设立该机构27个月后,亚投行正式开业,57个国家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评论称,亚投行可视为中国最大的外交政策成就之一。

这项由中国领头的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将会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的建设项目提供资金。从这一点出发,G7集团中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加入,令人颇为意外。

能够支撑的理由是,亚投行对于欧洲的政治经济发展颇具裨益——在欧洲,大多数遇到经济困境的国家都非常支持亚投行,一是可以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将欧亚经济联系到一起;二是欧洲人认为,传统的金融秩序存在缺陷,他们需要更具活力的新秩序,为其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无论新秩序是美国主导还是中国倡导,欧洲人的态度是,他们不可或缺。例如,欧洲国家希望可以参与构建银行规则,而非仅作为主导机构的旁观者。

在国际贸易中,有一项基于长期经验的发现,即贸易引力模型。根据这一理论,贸易伙伴的GDP水平越高,国家间的贸易越频繁;而贸易伙伴间物理距离越远,贸易越少。由于亚投行将会通过为铁路、公路、机场、信息技术以及其他高回报项目融资来缩短跨境距离,欧洲、中国以及亚洲之间的商业互动在未来将会呈指数增长的趋势。

显然,对于欧亚大陆来说,这是一个双赢之举。因此,尽管美国并不喜欢欧盟国家加入亚投行的决定,但这并不会导致欧洲牺牲其在亚洲的核心经济利益。按照英国财政大臣的说法,英国在亚投行成立之初加入是正确的。一荣俱荣的合作关系让独自牵头成立亚投行的中国不再孤立,这也符合外交态度,即致力于打造一个开放、包容且民主的全球秩序。

如果美国可以“敞开心扉”,亚投行对于其的正面作用也不可小觑。毕竟,中国与欧盟是美国最为重要的两大经济伙伴,况且独角戏并不好唱,一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在未能阻止西方盟国加入亚投行的情况下,美国被尴尬地晾在了一边,无奈只得“原则上不反对”。

事实上由于定位和业务重点不同,亚投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是互补而非竞争关系。亚投行成立将弥补现有世界金融体系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上的缺口,一方面能继续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进一步改革,另一方面也是对当前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在亚太地区的投融资与国际援助职能的有效补充。

在零和博弈不如合作共赢已成为全球共识的今天,有评论认为美国在对待亚投行及自己的盟友方面迄今出牌糟糕,而最好的对策是承认错误,并参与其中,将新的前景与现有秩序连接起来,以满足新的需求。

最现实的机会是,亚投行已排除用美元以外的货币放贷。据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称,作为一个多边开发机构,考虑到现行的国际金融系统,亚投行将使用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美元作为结算货币。显然,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亚投行已将包容与开放付诸行动。

在人员架构上,亚投行的大门同样是敞开的。这一点可追溯到金立群的早期举措。例如,他进行了全球性的广泛招募,包括来自美国等非成员国的人才,他们的收入将享受与世界银行员工一样的免税待遇,迄今亚投行约一半的雇员是非中国籍人士,同时,金立群希望让其他成员国拥有监督权。

眼下,中国正在为推动全球经济提供一个机遇,并为支持自己的计划提供大量融资。分析人士一致认为,目前拥有57个创始成员国的亚投行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中的一个里程碑,若在塑造变化中的国际体系时丧失主动权,无疑将令美国陷入孤立境地。放下消极态度,许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毕竟世界经济多极化、国际政治经济治理秩序的民主化已是大势所趋。如果美国可以加入亚投行,分享自己的国际银行经营管理经验,可进一步完善亚投行的治理结构,提高运营效率,同时,对美国、亚洲、欧洲以及全球经济的发展无疑将产生多赢之效。

撰文/张晨曲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