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驻地买房却接到换防南疆命令 妻子怎么说

穿上了这身军装,血管里就奔涌着激情和豪迈,胸膛里就装进了社稷和担当。/

2004年12月6日

那一晚,我们告别熟悉的营房

——新疆军区某师直工科科长 胡忠伟

转眼间,到新疆已12年。当身边的战友们谈论起改革转隶的事情,我总不由想起自己的切身经历……

当年,从军校毕业后,我分到了陆军第47集团军某师,驻地离老家很近。后来,我结了婚,不久又有了孩子,日子过得平稳顺畅。一眨眼到了2004年,我和爱人正商量着在驻地买一套房,没想到一纸命令,我所在的团队要整建制转隶新疆军区,而且要换防到南疆……

南疆,那可是天边边啊!爱人的工作咋办?孩子的教育怎么办?老人谁来照顾……

一边是现实的问题,一边是如山的军令。2004年12月6日,临别前的那一夜,我在熟悉的营房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当手表上的时针指向零点时,我咬了咬牙:去就去,穷地方、苦地方,不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吗?我就不信干不出名堂来!

话虽这么说,可当我的双腿迈进家里,还是感到一阵无力。当时爱人正在客厅等我,我却始终不敢正眼看她。没想到她走过来,轻轻搂住了我:“我跟着你……”

早知南疆苦,但真的来了,才知道比想象中还要苦。这个时候,一位领导和我们谈心,有一句话让我记到今天。当时,他看到我们情绪低落,恨恨地说:“瞧你们一个个熊样,想想我们老部队,当年就靠着一支枪在江西莲花县打响了武装夺取政权的战斗,现在不就是条件差点吗?可我们的精神不能输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仔细想想,可不是吗,只要精神不倒,边疆照样干事业!一年下来,由于表现出色,我被师里推荐到军区参加比武,参考4个课目,都拿到了前三名的好成绩。

2009年,我被组织安排到师直属侦察营当教导员,恰逢军区组织侦察兵比武。我二话没说打起背包,和营里的官兵一起参加训练,3个月后,我们营在比武中取得了亚军的好成绩。

2013年7月到10月,我们师整建制全员额到海拔5000米的地区执行演训任务,我奉命带领全师的驾驶骨干开展高原行车驾驶技能训练。那一次,我带着队伍先后18次翻越海拔5200米的奇台达坂,10多次遭遇险情,最险的一次半个前轮都悬空了……危险和考验面前,我们不仅咬牙坚持,还收集了1000多组数据,填补了多项高原整建制输送方面的空白。也正是在那一年,我荣立了军旅生涯的第5个三等功。

领到奖章那一晚,我朝着老部队的方向敬了一个军礼——多少年来,我没有忘却老部队的精神,更没有辜负边疆的淬火历练。

(王雪振、本报特约记者 许必成整理)

(《解放军报》2016年02月01日 05版)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