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宪章》签署800周年

相信不少国人之所以知道英国的《大宪章》,是因为央视纪录片《大国崛起》。在这部风靡一时的纪录片里,谈到英国率先成为现代国家的几个原因,其中就有这篇《大宪章》。《大宪章》记录在一张羊皮纸上,只有区区63款,短短几千个字,却在人类文明史上占有特殊地位。2015年是《大宪章》签署800周年,世界各地的学者纷纷撰文,或是纪念或是批判。《大宪章》原件也在2015年开始了全球巡展,并且在10月抵达了中国。

《大宪章》之所以如此重要,之所以被《大国崛起》认为是英国发展强大道路上的一块重要基石,是因为它对于权责的界定和对司法程序的尊重。《大宪章》是一位暴虐的英国国王和他手下的贵族们在血腥内战后签订的,内战的原因是国王想要向贵族开征新税,但是在征税一事上国王与贵族之间一直有不成文的约定。国王违反了这些俗规,终于引起贵族们的反抗。

在2015年涌现出来的许多纪念文章中,大部分都是对《大宪章》历史意义的再度确认。但是也有不少言论表达了对这种推崇的批评。许多学者认为《大宪章》的意义被神化了,它的大部分条文是从之前的一些宪章继承而来,它与现当代政治文明又隔了好几座大山。相比对它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它的真实历史价值却配不上。

这种批评自有其正确性。毕竟《大宪章》是两个权贵阶层之间达成的一个停战协议,而且也不是顺风顺水地实施下来的。签署《大宪章》的那位国王几乎一签字就反悔,最后身死人手。在之后的几百年里,《大宪章》更是经历了多次交锋和修改,历代英国国王也将其重新颁布了数十次,以至于后来的版本与最初的那个版本相去甚远。

不过即便如此,原初版的《大宪章》还是有几个非常重大的历史意义,最基本的一点就是限制了王权、把王权置于一些法律前提之下。比如说除非得到王国上下的一致同意,国王不能征税。这一点让英国政治走向了与当时世界主流的君主制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即君主立宪。而《大宪章》更具有世界性意义的一条,则是它衍生了人身保护的概念:除非经过由普通法官进行的法律审判,或是根据法律行事,否则任何自由的人,不应被拘留或囚禁,或被夺去财产、被放逐或被杀害。根据这个条文的规定,国王若要审判任何一个人,只能依据法律,而不能以他的私人喜好来进行。

因为把法律高置于任何权力之上,所以《大宪章》也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宪法雏形。虽然在签署后的数百年间它几乎只对英国产生了影响,一定程度上帮这个大西洋的岛国富国强兵,走入了称霸世界的历史进程,但也得感谢英国的扩张将自身独特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理念广为传播。可以说,今日世界所有文明国家通行的法律,都继承了《大宪章》的一些基本精神。

《大宪章》最好的学生是美国人。前面说到一些学者认为《大宪章》被神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的独立。在寻求建国的过程中,英属北美殖民地从文艺复兴的欧洲借来了许多思想,其中就有英国法学家爱德华 柯克的一些法律见解。爱德华 柯克活跃在16和17世纪,当时的他其实就已经在用一种看老古董的眼光来看《大宪章》了。但也正是他,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而把《大宪章》尊称为英国的“古代宪法”。美国国父之一的本杰明 富兰克林在1749年6月曾如是写道:“1215年的本月15日,约翰王签署了《大宪章》,宣布和确立了英国自由。”他督促自己的读者们要铭记这个日子。

于是,《大宪章》这个在英国本土只有少数人才能想得起来的东西,开始跃上美国独立的舞台。

因为确定了个人权利的是连王权都不得随意侵犯的权利,《大宪章》在北美殖民地议会上受到广泛欢迎。殖民地人民引用它,以在法律层面上与英国统治当局对抗。虽然事实上《大宪章》与美国的《独立宣言》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继承关系,但美国宪法对于个人权利的肯定和对司法程序的尊重,既是来自于启蒙思想的,也是来自于被启蒙思想“美化”过的《大宪章》的。而在美国之后,大西洋另一侧的法国人民受到启发,不久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

美国人靠独立战争赢得了《独立宣言》,法国人则用大革命换来了《拿破仑法典》。这两部法律文件所确立的基本精神,成为当今政治文明的重要基础。纵观全球,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宪法不在强调和保障人的权利。2014年恰值《拿破仑法典》颁布210周年,本报年度特刊也曾专门发文纪念。

从具体的条文来看,今天的各国宪法当然与《大宪章》没有明显的关联,可仅就对个人权利的保护和对司法的尊重来看(虽然也有其他一些古老文件同样规定了这些精神),《大宪章》仍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源头。虽然有许多机缘和巧合,但终究是《大宪章》而非其他文件在近现代政治史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或许“古代宪法”“宪法雏形”这样的称号还有商榷的余地,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宪章》始终是这个世界上分量最重的一张羊皮纸。

撰文/曹鸿晖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