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郁金香热背后的金融真相(图)

《郁金香热》【英】迈克 达什 著《郁金香热》【英】迈克 达什 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社 科

夏丽柠

英国历史作家迈克 达什的《郁金香热》里记载: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热,是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的投机行为。事件之巨大与疯狂,对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堪称惊天动地的影响。正如迈克所说,“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还原郁金香狂热的历史真相,并且解读它背后的金融现实。”

郁金香是如何传到欧洲大陆的,众说纷纭。不论是葡萄牙人瓦斯,还是奥地利贵族比斯贝克,都无法确凿地被证实为是把郁金香带回本国的人。不过1559年,“第一批在欧洲绽放的郁金香出现在议员赫尔瓦特的花园里”倒是千真万确的。世界经济发展、文艺复兴激励、新发现与旧知识的传播,令植物学和园艺事业蓬勃发展。当时的植物学家更崇尚植物的药用价值。郁金香是因感染马赛克病毒,才令花朵因变异而娇艳。

这种病毒好像也传染给了人类,荷兰人因热衷“郁金香”的买卖而失去了理智。究其病因:大量难民涌进和成千上万的新教徒为躲避迫害而来,劳动力和财富的过剩已成定局; 阿姆斯特丹商人开始与东方做“富贸易”,高额利润鼓涨了荷兰人的钱包。然而,“郁金香”买卖最迷人的地方是,买卖的产品竟是“球根”。生出来的花朵能否变异是个不确定的因素,投机意图明显。

过多的城市人口,使当地人的生活空间越来越狭小。然而,就业的需求使“花商”应运而生。园艺事业已经成为了荷兰全民投入热情的所在。正如迈克在书中所说,“荷兰社会中两种最明显的特质在这时起了重要的作用:强烈的攒钱欲望和忘我的赌博精神。这两种特质看起来互相矛盾,但是却共同作用,成为郁金香狂热的最大驱动力。”

1631至1632年的经济好转和1633~1637年黑死病造成的劳动力短缺,都是将“郁金香热”推上了巅峰的利好条件。从球根、花圃到子球都可以交易,一个球根可以值一座房子。不过,郁金香热是当时经济过热的一个引擎,同时带来了各种繁荣景象。当时的金葡萄酒馆,甚至一度充当了交易场所,因为那时是否有真实的球根存在已经不重要了。当人人都成为卖家时,欺骗、偷盗等社会问题便随之而来,信任缺失令崩盘的时间迅速到来了。

人们甚至还没来得及从狂热中冷静下来,高价格的郁金香便无人问津了。即便政府介入,也未能改变郁金香交易一落千丈的颓势。郁金香又回归了它原有的理性价值,热爱园艺的人直到今天仍然在进行公平的价值交易。

其实,郁金香热是一次贪婪欲望的狂欢。迈克 达什说,“郁金香热是一种永远不会彻底消失的病毒,它是一种纯粹的人性疾病。”只要人类的贪欲还在,在各方面条件的纵容下,君子兰热、玉石热、房地产热、股票期货热……所有的热度都会退去再新生,皆是我们不能承受的生命之热。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