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神科医生的手记

杨蕊“安雅,”我试图唤起面前这个陷入沉思的19岁女孩儿的注意,“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安雅清瘦白皙的脸上露出轻松的微笑说:我在想你的问题啊。你问我记不记得为什么住院?我只模糊地记得——在学校睡不着觉,整夜读书、写作、跑步;开会的时候质问校领导为什么对助学补助分配不公的情况不闻不问,还因为这事和学生会主席争论了好几个小时……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只能想起这些。太不可思议了,这不像我。”

我接着询问了她最近的情绪状态、饮食睡眠情况、用药有无不适并解答了她的问题。这是一个精神科医生每天早晨的例行查房,安雅的表现也并无任何异常。无抽搐电痉挛治疗结束刚刚一周,很多事情她会暂时忘记。

几周前安雅被家人送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高中毕业后,她如愿考上了国内数一数二的高校。刚开学不久,安雅的父母就接二连三地接到老师的电话,向他们反映安雅异常的举止。除了夜间不睡、打扰同学休息,还公开批评学校政策,频繁和老师、同学发生冲突;主动向学长示爱,遭到拒绝后仍反复纠缠;慷慨地把自己的生活费都捐给生活困难的同学,自己没钱了就随意拿寝室同学的东西吃。

安雅的母亲把安雅接回家后,非常严厉地批评了她,安雅和妈妈发生了争执,情急之中把母亲推下楼梯,导致多处骨折……

在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我们很快确认了安雅的诊断——双相情感障碍。双相情感障碍是以躁狂或抑郁的反复或交替发作为特征的精神障碍。情绪低落、兴趣下降、精力减退、悲观绝望的状态持续两周以上,称为“抑郁发作”;情绪高涨、精力旺盛、兴奋夸大或挑剔、易发脾气的状态持续一周以上,称为“躁狂发作”。目前国际上公认的双相情感障碍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等。针对病情严重、攻击或自杀风险高的患者,无抽搐电痉挛治疗无疑是起效最快、最安全的治疗选择。无抽搐电痉挛治疗也有它的局限性:疗效持续时间相对较短,一些患者会有近记忆受损的表现,但一般停止治疗后数周内就会恢复。

安雅出院的那一天,北京雪花降临。临别前,安雅执意要和我们每个人拥抱。在她略显羞涩的拥抱里,我感觉到的是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的热度、责任和骄傲。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