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级诊疗能否妙手回春

随着国家医改的深入,分级诊疗被看做是改变这一局面最好的“处方药”,大医院与基层医院之间资源的整合,如何通过有效手段分流病患则成为能否“妙手回春”的关键。

三甲医院门庭若市,基层医院门可罗雀,截然不同的境遇也促使了分级诊疗的推进。

长期以来,我国医疗资源布局严重失衡,优质医疗资源过于集中,而基层医院则面临人才与设施上的匮乏,这种落差逐渐转变了病患的观念,也是造成“号难取,病难看”的根源之所在。

相关数字显示,在大城市三甲医院当中,一名主任医师最高峰每天要接待100多名病患,而这一数字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基层医疗机构全天所有科室的门诊量。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去年9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后简称《意见》),提出建立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意见》要求,以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为重点,以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分级诊疗为突破口,完善服务网络、运行机制和激励机制,逐步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

根据《意见》提出分两步走的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目标,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基本实现。自2015年起,所有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和综合医改试点省份都要开展分级诊疗试点,重点做好高血压、糖尿病分级诊疗试点工作。到2017年,分级诊疗政策体系逐步完善,到2020年,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提出的《意见》当中,明确了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在分级诊疗服务体系中的定位。

按照规划,城市三级医院主要提供急危重症和疑难复杂疾病的诊疗服务;城市二级医院主要接收三级医院转诊的急性病恢复期患者、术后恢复期患者及危重症稳定期患者,县级医院主要提供县域内常见病、多发病诊疗,危急重症患者抢救和疑难复杂疾病向上转诊服务。

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常见病、多

发病患者提供诊疗服务,会同康复医院、护理院等慢性病医疗机构为诊断明确、病情稳定的慢性病患者、康复期患者、老年病患者、晚期肿瘤患者等提供治疗、康复、护理服务。

然而,当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由于优质资源匮乏,已经成为分级诊疗实施环节过程中的一个短板。

相关数据显示,有76%的乡镇卫生院技术人才严重匮乏,大专及以上学历仅占24%,较低的专业水平难以“取信于民”,舍近求远再次成为病患无奈的选择。因此,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水平势在必行。

目前,社区医院与大医院确实存在较大的差距,老百姓对于社区医院并不信任,这也是造成大医院病患扎堆的主因。如何让基层医院取得普通病患的信任,引导病患根据自身病情选择就近就医才是引流的关键。

建立全科医生的转岗培训体系就成为解决这一难题的重要一环。在分级诊疗概念中,基层医院需要全科医生及财政支持提升实力,把优秀人才留在基层并结合远程医疗、远程会诊、大医院专科医生的支持,才有望提升患者的信赖,真正地实现病患分流。

而对大型三甲医院来说,最主要的要在术业有专攻的基础上适当瘦身。

尽管2014年国家卫计委再次下发《关于控制公立医院规模过快扩张的紧急通知》,但不争的事实是,近年来公立大医院扩张之势有增无减。

回顾过去10年全国医院规模统计情况,500张床位以内的中小型医院数量没有明显增加,但是500张床位以上的医院数量增长非常快,甚至个别医院床位达到7000张之多。

而在欧洲医疗界普遍认为,一家医院在200-620张床的区间时,医院的效率最高。即便是世界著名的约翰 霍普金斯医院和麻省总医院的床位数也一直稳定在1000张以下。

单体医院过大的规模不仅会降低医院的效率,其所产生的虹吸效应,也将刚刚引流到基层医疗机构的患者和医疗人才再次吸引回流,严重阻碍了分级诊疗制度的推广。

在分级诊疗推广的过程中,还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医疗资本也已经开始介入公立医院的资源整合。

去年6月复星医药成立上海医诚,以现金出资整合玉林公立医院,创下药企以民营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先例。有业内人士表明,垄断的医疗资源供应和供不应求的现状,使得未来十几年健康服务业的大门将全部向社会资本打开,其中的机遇是不可限量的。

分级诊疗和医药分开后,居民就近首诊成为习惯,医疗上下游资源的共享,也有利于医院剥离不良资产。

同时,按照地理位置划分,几个社区医院共用一个检查中心,所有检查在一个中心进行,更加专业化,服务质量大幅提高,医疗资本可以投资这种检查中心,利润亦相当可观。

实际上,资本的进驻给了医疗行业一个开放性的市场竞争。对提高行业整体诊疗和服务水平是非常有益的。病患选择更加多样化,分流自然水到渠成,届时,分级诊疗也就步入了正轨。

撰文/刘杰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