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助推文化产业升级

站在新春的节点上回望,这一年的文化领域可谓变革无处不在。互联网深刻地影响了社会生活的发展,也引爆了文化产业的业态升级,使其进一步朝着支柱性产业迈进,文化与资本的关系更为密切。机会和活力擎住了发展的方向,争议与风波并存,普罗大众同文化的互动性增强。在此,我们以提纲挈领式的要点检索,关照影视、艺术和文学出版领域的重要事件,看看留给未来的底色上,究竟绘制着哪些纹样。

电影票房井喷 IP火热

刚刚过去的一年里,国家三度提出“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而电影是诸多娱乐产品中产业化速度最快的。2015年12月3日,中国电影票房突破400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IP无疑是高居全年热搜榜前列的概念,以迅猛之势占据大小银幕,《琅琊榜》《何以笙箫默》《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均来自IP产业链,互联网力量的加入,使其传播渠道从文学拓展到影视、游戏以及商品,并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价值。IP代表培养粉丝,也意味着影视界正在尝试由单个作品向系列项目进行拓展。可以预见的是,IP热在2016年仍会持续,这是商业利益最大化以及影视作品价值深度挖掘的必然选择。随之而来的,是成长的烦恼。许多作品的IP价值被投资者们主观夸大,版权纠纷乱象丛生。《鬼吹灯》系列小说作者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侵权,蒋胜男为《芈月传》维权,《匆匆那年:好久不见》与原著作者九夜茴发生纠纷,各种围绕版权的官司也显示出整体环境知识产权意识的加强。

市场体量的扩充,也带来国产电影类型的丰富。既有如《夏洛特烦恼》等寻求差异化的本土特色中小制作,也有如《捉妖记》《寻龙诀》等彰显实力的“中国式大片”,民族电影工业抬头。同时,以《烈日灼心》《山河故人》为代表的艺术电影获得了一定的生长空间。无论哪种类型,品质保证、口碑为王才是收获市场的不二法宝。

从制播模式审视,网络剧与电视台的深度融合已初现端倪,网台联动、先网后台模式越发成熟,背后显示的是收看方式及习惯的改变。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互联网的强大助推作用,BAT等互联网领军企业直接参与影视剧的创作生产,网络社交平台成为营销的新途径。传统文娱产业以互联网为工具,可借机实现模式和渠道创新。

艺术大展不断 充当社会风向标

2015年的书画艺术界大展不断。绘画方面,罗丹雕塑回顾展、徐悲鸿与法国学院大家作品联展、第三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小野洋子北京首展等中西艺术展你方唱罢我登场。资本与名声齐飞,盛名之下,含金量值得深思。书法方面,四年一届的“国展”、三年一评的“兰亭奖”、三年一次的“书学讨论会”均在去年发生,在赛事评审、展览呈现方面采取了一些新举措,可圈可点。

全年内地拍卖市场中,中国书画重回“亿元时代”。但纵观整体环境,艺术市场的主题依旧是调整。年末的保利十周年秋拍夜场,7015万元成交的李可染《昆仑雪山图》和1.15亿元成交的齐白石《叶隐闻声册页》,成为了通过互联网购买艺术品的最高单价订单,震惊了业内外,线上拍卖的未来趋势备受关注。不仅实体拍卖公司面临着数字交易平台极速发展的竞争压力,全球艺术产业的数字化进程也在一级市场凸显,不少大画廊纷纷入股在线拍卖。

拍场虽“天价”频出,但艺术同普通人的距离正在拉近。无论是花上十几个小时排队围观故宫90周年 “石渠宝笈特展”,还是几十万人次用脚投票凡 高艺术展,艺术再度以其独特魅力触发大众观展狂潮。虽然展览模式和观展理性还有待探究,但对审美教育匮乏的中国大众来说,艺术深入生活无疑值得提倡。另一方面,艺术自媒体层出不穷,特别是书法领域,微信公众号成为年度热点。诸多全国性书法学术研讨活动都把目光聚焦在“当代”,从学术到公共教育,书法的传统地位正在回归。

风波和争论也伴随着时间更迭。7月,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原馆长萧元数年监守自盗名家画作受审,而“国内千名书画家获卢浮宫艺术金奖”的报道也引发各界热议。年末,中国书法家协会换届选举引起风波。种种波折,折射的是快速发展中的不平衡与不规范,也需要从业者扪心自问地思考与反省。

纯文学不死 出版业亟待转型

相较于影视和艺术板块的喧嚣,文学出版业似乎要安静许多。然而,改变如涓滴溪流,往往发轫在不经意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整条社会大河的走向。

首先,诗歌再度被推至前台。年初,被冠以“脑瘫诗人”称号的余秀华因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走红;4月,汪国真去世,引发怀旧风潮,网上还出现针对其诗歌价值的讨论;年末,冯唐的《飞鸟集》译本因“荷尔蒙过剩”遭遇下架,这次翻译搅动了翻译界、诗歌圈、出版界,乃至成为公共领域话题。可以说,一整年中,有关诗的争议从未停止,某种程度上也是诗歌不会没落的写照,纯文学依旧受到关注。

对于出版市场来说,新热点的寻找并不一帆风顺。传统文学奖项作品难受大众青睐,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反响平淡,鲁迅文学奖更被网爆行贿丑闻。8月,刘慈欣以长篇科幻小说《三体》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一定程度上带动了科幻热,但作家本人认为,目前中国科幻小说创作发展时断时续,难以稳定地产生比较成熟的市场机制。

面临“互联网+”的全面席卷,出版业发生了颠覆性变化。“互联网+”出版从选题策划、发行销售到营销推广对传统出版业形成冲击,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知乎、豆瓣、果壳等一批互联网企业以优质内容资源涉足出版业,推出了不少“叫好又叫座”的产品。传统出版业的转型升级及与新兴媒体的融合迫在眉睫,到底该如何走,也是需要2016年书写的艰巨篇章。

撰文/谷珵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