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反恐亟待形成合力

由于各国对“伊斯兰国”加大了打击力度,“伊斯兰国”的地盘在过去一年中不断萎缩,从各国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这一极端组织也变得更加困难。因此,“伊斯兰国”的网上招聘者近来鼓励各国的追随者留在他们的国内,在那里策划袭击,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冒险来叙利亚参战。

“IS(伊斯兰国)”是2015年闪现频率最高的词之一。一方面是由于这个极端组织善于利用互联网来展示其恐怖行为,达到宣传自己的目的。“刽子手约翰”高调展示其斩首各国人质的画面,频频吸引公众的目光;另一方面,2015年重大恐怖袭击事件频发:1月,恐怖分子血洗法国《沙尔利周刊》杂志社;4月,肯尼亚恐怖袭击造成148人死亡;10月,俄罗斯客机在埃及西奈半岛被炸,224人遇难;11月,法国再遭恐怖袭击,129人遇难;12月,美国加州遭“独狼”袭击,14人死亡。

这些恐怖袭击的幕后元凶大多是“伊斯兰国”。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极端组织,本不过是恐怖组织“基地”在伊拉克的一个分支机构,持续多年的叙利亚冲突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造成的真空,为它坐大创造了良机。

“伊斯兰国”虽然脱胎于老恐怖组织“基地”,但是却比它的“前辈”更狡猾、更凶狠、更残暴。一方面,2015年“伊斯兰国”染指的恐怖袭击事件,大多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这与“基地”组织在本世纪初采取的伎俩很相似,目的是造成轰动效应;另一方面,“伊斯兰国”在恐怖袭击的组织上更加灵活多样,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的发展新成果——社交媒体。西方的反恐官员曾断言,虽然还有恐怖分子渴望实施大型的袭击,但是未来的恐怖袭击主要是小型的、“自发式”、“独狼”袭击。不过,巴黎系列恐怖袭击或许让他们修正了这种看法。

与当初的恐怖大亨拉丹所组织的“9 11”恐怖袭击相比,“伊斯兰国”所策划的巴黎恐怖袭击执行起来并不困难,但仍需要有人进行计划、准备、培训、获取武器弹药,对袭击目标进行“踩点”,特别是要招募实施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不过,互联网让这一切变得更加容易。

据西方情报机关透露,近些年,有上万名极端分子从西方各国到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英国籍恐怖分子——“刽子手约翰”。由于各国对“伊斯兰国”加大了打击力度,“伊斯兰国”的地盘在过去一年中不断萎缩,从各国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这一极端组织也变得更加困难。因此,“伊斯兰国”的网上招聘者近来鼓励各国的追随者留在他们的国内,在那里策划袭击,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冒险来叙利亚参战。

恐怖组织恐怖策略的变化,让各国反恐组织的情报工作面临空前挑战。监控一个恐怖分子往往需要数十名工作人员。然而,更加困难的是恐怖分子变得激

进的过程是不可预料的、非线性的。一些本来被认为是无关紧要的、没有威胁的人,很可能迅速变得激进和有危险性。这让各国对潜在恐怖分子的监控工作明显“捉襟见肘”,对恐怖分子防不胜防。法国一再发生反恐疏漏,从而酿成重大恐袭事件发生,就是这一现实的写照。各国除了重新审视各自国内的反恐情报工作,还要加强对世界恐怖“老巢”——“伊斯兰国”的打击。

“伊斯兰国”肆虐中东在欧洲引发大规模难民潮。在过去一年中,有将近上百万的叙利亚和其他国家的难民,通过各种渠道涌入欧洲。尚未完全从欧元危机和希腊债务危机中缓过来的欧洲各国不知所措。许多欧洲人提出要重建刚刚拆除的边境。法国连遭恐怖袭击,特别是恐怖分子是跟着难民潮混入欧洲的传言,让排外的右翼思想在欧洲抬头。2015年,许多右翼政党在欧洲一些国家的选举中“逆袭”。有人担心欧洲政治版图可能被改写。

“伊斯兰国”不仅威胁欧美等国,而且多点“开花”,将恐怖魔爪伸向亚、非、欧三大洲。“伊斯兰国”显然已经成为“世界公敌”,而各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或在反恐问题上打自己的“小算盘”,让这个“毒瘤”久除不去。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将叙利亚的巴沙尔政府看成“眼中钉”,对那些打着反对叙政府旗号的极端组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希望借“伊斯兰国”除掉巴沙尔,从而让这个极端组织得以坐大;由于有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前车之鉴”,美国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明哲保身,迟迟不愿派地面部队参战,让“伊斯兰国”剿而不灭。叙利亚邻国土耳其则将活跃在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的库尔德人看成是自己的最大安全威胁,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则态度暧昧,“伊斯兰国”的经济命脉——石油得以顺利销往国际市场。正是各国的这种“小算盘”,让国际反恐联盟长期难以形成合力,恐怖组织得以长期逍遥法外。

撰文/萧北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