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使高考凸显公平

高考改革是大势所趋,必要性毋庸置疑。然而在改革的过程中,应考虑到各种现实情况和可能出现的问题,稳步推动各项新规的落实,在完善各项制度的设计配套时充分考虑公平、公正,使各大高校真正实现科学选材。

2015年,改革成为高考关键词。

2015年7月的《2017年高考改革方案》明确了高考改革的方向和路线,各地高考改革方案也随之陆续出台。2016年天津将出台《天津市深化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实施方案》,推行“选课制”、“走班制”,加快制定和完善相关配套政策;上海将合并一本、二本招生批次,扩大综合评价录取试点范围;辽宁高考将把一本A、B段合并、三本并入二本……值得一提的是广东宣布将在2016年全面开放异地高考。

其实高考最根本的目的是提高基础教育的水平,为寒门学子改变自身经济地位提供条件,最大限度实现科学公平地选拔人才。

众所周知,重点高校在各省的录取人数各有差异,这往往与该省GDP有一定关联。经济状况较好的省市,优质师资更多、教学条件更好、学生视野更开阔,重点高校愿意投放更多的录取名额;经济相对落后的省份,考生人数不少,但重点高校投放录取名额往往较少,考生想要脱颖而出就变得愈发困难。

为了缓解地域差异以及强调高考公平的特点,2015年,77所面向全国自主招生的高校,均在自主招生简章中提出面向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地区考生和农村地区考生倾斜的内容。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还提出了深入实施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等专项计划。

以往,不少考生仅因一次失误就成了高考的炮灰,为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强调高校选材的公平性,打破以往一考定终身的观念成为高考改革尤为重要的内容。高考曾是考生命运的分水岭,部分考生为了应试铤而走险,造成了不少恶性事件。

比如2015年江西南昌“6 7”高考替考事件。这起事件是由外省替考组织在网上招揽高校在校学生或已毕业学生,通过请托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教师和社会中介人员,串通南昌市部分辖区招考办及医院有关工作人员,弄虚作假,为外省籍考生在江西违规报名、体检,从而实施替考。

2015年5月,北大附属中学音乐老师、乐团指挥罗天如因收钱帮数名学生运作考取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艺术特长生而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此类事件发生后,原有的高考制度被重新审视,也让人们认识到当前我国的高考制度与监管仍存在着较大的漏洞,更加强化了对高考制度深度改革的决心,力争突破高考唯分是举的传统观念,最大限度地减少权力寻租的空间。2015年,全国性鼓励类加分项目全部取消,地方性加分项目减少63%;31个省份实行平行志愿投档录取;自主招生也调整为全国统一高考后进行。从今年开始,高考将有26个省份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进一步落实高考公正、公平,真正实现高考科学选材的职能。

高考作为高中教学的风向标,一直以来具有极其重要的导向作用,一举一动都会影响每年近千万的考生。各中学为应对高考改革,转变教学方式势在必行。

按照新一轮高考改革方案,语、数、英是每个学生必须报考的科目,而且分值进一步提高,在录取中所占权重进一步加大。此外,学生可自主选考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政治等其他课程。

此举将导致语、数、外在未来的中学教学中成为绝对核心,中学的课时安排、师资配备、教学资源都将进一步向这三个科目倾斜。而其他六门学科会发生分化,有的科目由于未来就业形势相对乐观、在高考招生中专业口径更宽,在中学教学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就会显著提升;相反,有的科目则可能只有少数学生选学。

这种因材施教制度,能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性,一开始分流可以聚合考生的学习精力,将学生按照所选学科进行差异化分类,提高学生的录取率,同时减少考生之间的同质化竞争。但学生刚一步入高中就会为占位热门学科、抢占优秀师资而面临“分班考”,却也在无形中加大了学生的竞争压力。

此外,新高考规定英语将实行多次考试,考生在高二即可报考。一部分学生将会试图在高二就将英语“拿下”,以便在高三集中全力冲刺其他课程;而另一部分学

生或因其他原因要求按正常教学进度学习。这就极有可能导致大多数学校将英语这个科目分成“快班”和“慢班”,分层教学或许就会成为中学教学的“新常态”。这就要求学校与老师警惕在教学的过程中造成马太效应,进入快者恒快、慢者恒慢的误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表面上,英语虽然退出了统一高考,而事实上,考生在这门学科上的竞争将会变得更加残酷。高考改革之前,一些考生英语是弱势科目,可以通过其他优势学科拉分。改革之后,一些名校会对英语成绩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英语成绩不够好,将会直接导致与理想高校失之交臂。

在高考改革方案中,对学生日常的学习生活影响最直接的应该是“固定班级授课模式”转变为“走班教学模式”。

过去,学生坐在固定的教室中,等待不同学科的老师前来上课是雷打不动的基本教学形式,而这种形式在新一轮高考改革后将被彻底颠覆。

高考改革后,学生几乎没有固定教室,以往的“学生不动老师动”变成了老师在固定的教室授课,学生奔走于不同的教室听课,“班级”、“同学”、“班主任”等概念将发生巨大变化,传统意义上的“班级”在一定程度上会淡化甚至不存在。

走班制度实施后,虽然扩大了学生的交往范围,但从此将没有“同桌的你”。缺少朝夕相处的同学,将削弱学生对集体的认识,降低其团体观念。此外,给学生更自由的学习空间,难免会疏于对学生纪律上的管理,这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学生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到了那时,不知是否还会有人怀念上课时,教室门窗外注视着你的那一抹身影。

高考改革是大势所趋,必要性毋庸置疑。然而在改革的过程中,应考虑到各种现实情况和可能出现的问题,稳步推动各项新规的落实,在完善各项制度的设计配套时充分考虑公平、公正,使各大高校真正实现科学选材。

撰文/郝一萍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