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转正”刺痛了谁

一方面资本疯狂涌入专车市场,烧钱战打得不亦乐乎;另一方面出租车运营受阻,极端车主只得以罢工相要挟。

不得不说,专车的出现让乘客的出行更加多元化,行业的服务标准也进一步得到提高,面对乘客日益提高的出行需求,一场市场争夺战正在打响。

与出租车相比,专车并不算“根正苗红”,但在乘客日益提高的出行需求上,资本的进驻仍然是没有“节制”的。

自 “BAT”齐聚专车市场后,各大专车企业纷纷融资试图“瓜分市场”,一场烧钱大战在所难免。去年滴滴快的手握10亿元砸向市场,公开向Uber宣战,一时引得行业内硝烟四起。

经过短期的休战后,刚刚进入2016年,此时的专车市场再次传出砸钱的“响声”,滴滴快的与Uber再次开战。

日前,Uber联合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现身内地,为刚完成新一轮融资的Uber中国“站台”。

中国的专车市场就是一场烧钱战争,补贴大战是中国的特色,与Uber相比,滴滴快的烧钱力度显然要更大。但在卡兰尼克的眼中,竞争对手的烧钱效率却远低于Uber。

本次卡兰尼克出现在内地是为了给重回市场拼车业务呐喊打气。去年9月份,Uber在北京悄然上线拼车业务却又很快下线,然而今年1月份,拼车业务重返平台,并被命名为“人民优步+”,这也预示着拼车出行有望开启新一轮烧钱补贴大战。

本已齐聚中投、平安、中信和北汽等投资方的滴滴快的,被称为专车界的“国家队”,在专车市场占据了超过八成的份额,此次面对Uber的挑战也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1月26日,滴滴快的再次发布获得重磅级战略合作伙伴的消息,滴滴出行与招商银行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双方将在绑卡支付、金融、服务和市场营销等方面展开合作。同时,招商银行还将作为战略投资者投资滴滴。尽管双方合作金额不详,但可以预见,硝烟弥漫的专车市场即将迎来新一轮鏖战。

“金元大战”仍在持续,但专车市场格局却相对稳固。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易观智库发布的《2015年第3季度中国专车服务市场监测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第三季度,滴滴出行、Uber和神州专车分别以83.2%、16.2%和13.4%的比例,依然占据中国专车服务活跃用户覆盖率的前三名。

专车的出现,给了乘客更多的出行选择,同时,也“侵占”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利益,势同水火的双方开始针锋相对起来。

仅2015年,天津市出租车与专车就发生两次矛盾,无一例外的,矛头全部指向专车抢占了其市场。

专车的出现,让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出现了很大的落差,按照往常的作息,出租车的收入将下降2000元以上。

同时,出租车的运营资质严格,额外成本也较专车高出许多,这也成为出租车“吐槽”的重点。

实际上,专车与出租车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为了世界性的问题,包括美国、法国以及巴西等众多国家都出现了多次出租车司机与专车间的纠纷。

专车和出租车的针锋相对对双方都没好处,而政府对于打车软件的态度不应是禁止,应该是适当进行引导和规范,慢慢地打开市场准入,从而让行业良性发展。

最终,在市场的抉择下,专车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2015年10月10日,交通运输部对外公布了《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两份文件将“专车”这种出租车运营形式归类为互联网预约出租车。

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首次提出我国的出租车业态新增一类网络预约出租车,将其与传统巡游出租车共同纳入地方交通管理部门的出租车管理体系。

车辆需取得出租车运营许可,驾驶员需取得相应的从业资格证。这意味着,互联网企业推出的专车,只要符合一定的准入条件,即可向当地交通主管部门申请合

法运营许可。

不过,文件要求私家车被禁止接入互联网平台,进行客运服务合法的互联网出租车运营平台只能接入获得出租车运营资质的车辆。同一运营车辆同时注册两个平台也是被禁止的。

作为网络预约出租车,只能通过网络或者电话预约接单,不允许上路巡游揽客。在服务品质和价格上要求与普通巡游出租车拉开差距,形成差异化、多样化发展的出租车市场供应。

可以说,专车“转正”之后,将与出租车形成合理的补充,但对于砸下重金的打车软件们来讲,却损失不小。

由于在平台上注册车辆的属性需要变更为出租客运,私家车的使用年限将大幅缩短,势必会导致大量私家车退出专车平台。不得在不同平台重复注册的规定也会分流部分运营车辆。

从《办法》的征求意见稿来看其从根本上还是试图以传统出租车的监管模式来监管新兴的互联网预约出租车。但实际上,政府现在需要做的,是利用技术进步带来的便利,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

专车的出现,刺痛了出租车行业,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出租车的服务水平。那么,此次专车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又刺痛了谁呢?

撰文/刘杰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