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锁住人口红利

为确保实现十八大提出的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我国人口结构改善目标的底线是,0-14岁人口所占比重应该由现在的16.5%调到18.5%,这是一条人口安全红线,至少需要新增3300多万少儿。

在“只生一个好”“我是小皇帝”氛围下长大的80后,几年前还很难想象在轮到自己生育时,全面二孩的放开。2015年10月29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公告称:“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全面二孩将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2016年1月14日,天津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天津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全面二孩正式“落地”。去年年初,卫计委还在说“今年不会试点全面放开二孩”,真到推出时为何有雷霆之势?

上世纪70年代末,时任国家航天工业部副部长的宋健和同事于景元,发现了一个关键参量—妇女总和生育率临界值为2.14。这就意味着,如果平均每对夫妇只生2.14个孩子,中国人口总量将保持不变。如果超过2.14,则人口永远只是增加。

2.14这个临界值,不就说明每对夫妇平均可以生两个小孩吗?全面二孩是否早该放开?据原国家科委“人口控制与对策”研究小组的主要成员孔德涌回忆,当时的实际妇女总和生育率,已远超2.14,直接实施“一个孩子”的标准,是非常现实的要求。

孔德涌曾感叹:“人口控制在中国虽有坎坷,但这些与其明显的积极效果是无法相比的。它使我国少生了3亿人口,使我们今天绝大多数人有幸享受到小康生活。”

从“只生一个好”到单独二孩,如今又要变“全面二孩”,这与我国生育率变化密切相关。正如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所说:“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不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能够涵盖的,它是与时俱进的。”

按照人口统计标准,总和生育率2.1为世代更替水平,2.1以下为低生育水平,1.0以下为危险水平。我国总和生育率从1970年的5.81到1980年的2.24,终于在上世纪90年代初降至2.1以下。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总和生育率是1.18。经修正后估计,我国的总和生育率应该在1.4-1.5,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甚至比发达国家的1.7还低。一旦滑到1.5这一敏感线以下,我国就会进入低生育陷阱,很难爬上来。

1982年,我国0-14岁人口为3.4亿,占总人口的33.6%。2014年,我国0-14岁人口仅为2.2亿人,占总人口的16.5%,大大低于世界27%的平均水平。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在2014年已达1.37亿,占比10.1%。

截至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国男性占比达51.27%,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仅为3.10人。如果放任低生育率延续,少子化日趋严重、人口老龄化提速、出生性别比长期居高不下等问题将日益尖锐,招工难、娶妻难、养老难将爆发,曾经引以为傲的人口红利将消失。

测算显示:2020年“娶妻难”将拉开序幕:那时24至28岁男性有4900万人,而22至26岁女性只有3900万人。在目前这种“四二一”家庭结构中,年轻人压力过于沉重。如果不调整人口政策,将导致劳动力供给不足、内需不振、创新能力弱、财政供给压力增大。

为确保实现十八大提出的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我国人口结构改善目标的底线是,0-14岁人口所占比重应该由现在的16.5%调到18.5%,这是一条人口安全红线,至少需要新增3300多万少儿。

然而,“单独二孩”带来的增量人口上限仅为400万人。卫计委数据显示,全国单独二孩目标人群有1100万对夫妇,但截至2015年10月,申请单独二孩生育的夫妻仅有185万对。福建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姚美雄认为,目前80年代出生妇女生育意愿远低于70年代出生妇女,补偿性生育主力军是70后,然而她们中最小的也都已超过35周岁,修复人口结构,锁住人口红利已步入最后窗口期。

自2016年1月1日起,天津市全面二孩正式“落地”,生育第二个子女不需要办理再生育审批手续。然而要不要生,很多人仍在观望,不少年轻人不敢要、要不起。新修订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对于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可以获得延长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

广东的新计生条例中规定,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女方享受30日的奖励假。也就是说,加上基本的98天生育假,符合相关规定生育的女性至少可休128天产假。天津、浙江、湖北三地的新计生条例中,也已明确延长产假30日。安徽、宁夏的产假延长天数最多,达到60天,其次是广西的50天。

产假延长只是一方面,单独二孩遇冷敲响了警钟,落实全面二孩应制定其他配套鼓励政策,在婴幼儿养育、教育、医疗、就业、税收等方面减轻养育家庭的负担,对响应政策的家庭提供一定的补助和奖励。

有专家建议,凡生育二孩的家庭,从二孩出生到18岁之前,由政府每月发放2000至3000元的二孩抚养金。这样既可减少生育二孩的生活压力,调动民众生育二孩的积极性,还可逐步把幼儿园和高中纳入义务教育。对凡养育两个孩子的家庭,在最小孩子14周岁前,其薪金收入可依据其家庭收入情况酌情减免个人所得税,并在购房、购车方面适当减税。

据估算,二孩放开后,多年被限制的生育意愿将得以释放,2017年将增加300万到800万的新生儿,全国当年出生人口在2200万人左右,这将是1991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

撰文/邹昶昊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