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品油价改应坚持市场化方向

1月13日,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再度暂缓,国家发改委在其官网上发布消息称:由于前10个工作日国际原油平均价格低于每桶40美元,根据最新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汽油、柴油价格暂不做调整。

而此前公布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是继2013年我国成品油价格与国际原油价格挂钩联动后的又一次重大改革,但也有人认为“地板价”的设定是一种倒退,成品油的定价还需更全面、更市场化的改革,2016年或许还会有新的成品油定价改革方案。

随着国际原油市场的低迷,呈现价格持续下滑、供应充足的局面。据统计数据,2015年我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1%,但油价的低迷令国内的成品油市场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紧张。随着国内市场供给的大幅增加与需求增速的下降同时出现,国内成品油市场已经呈现出了供过于求的现象,在这样的背景下成品油的价格改革更容易推动。

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成品油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成熟,市场结构已经发生较大的变化,虽然行业还没有实现完全市场化,但竞争主体和资源渠道已经越来越多。当前我国正在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如何处理好政府管理和市场的关系是关键。

自1998年以来,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已经经过6次重要调整,通过提高调价频率、缩短调价周期已经与国际油价建立了较为紧密的联动关系,成品油价格能够体现市场信息的信号也越来越清晰。

针对市场质疑的调控上下限分别超过130美元/桶和40美元/桶时,汽油、柴油最高零售价格少做或不做调整的规定,多数人士认为,设立“天花板价”与“地板价”只是一种过渡的行为。因为若原油价格长时间高于140美元/桶,价格上限不仅可能引起石油开采、成品油加工企业的不满,同时补贴从何而来也是个问题;与之相对,如果原油价格低于40美元/桶,价格下限不仅可能引发消费者的不满,并且会导致成品油走私的问题越发严重。

目前,我国进口原油渠道日渐多元,质量参差不齐,多数进口油品含有的硫、芳烃、烯烃等物质高于国际标准,在目前还没有开征环境税的背景下,如果不限制消费量,的确会对环境造成一定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说,“雾霾”说有一定的道理。

但更重要的是近期国际原油价格不断暴跌,这样的机制也有利于保护生产、炼化等石油产业链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如果国内有原油相关的避险保值工具,这些限制可能会逐步放开。

2016年成品油价格改革还会有新动作。山东、广东两省有望率先进行市场化改革试点。从能源战略高度看,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正当时。

我国当前的成品油市场质量监管和税收征管存在一定的问题。不同市场主体在成品油批发和零售环节有巨大的价差,质量也参差不齐。监管和税收的不力造成了国有企业垄断和经营效率太低的假象。

有一种观点认为,我国成品油市场的监管力量需要进一步加强。在税收环节,任何市场主体必须足额征税,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市场的公平,同时要加强对成品油质量进行管控。

此外,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体系还不够完善,目前我国原油储备仅达到了进口量20天左右的规模,远远低于IEA成员国石油战略储备满足90天石油进口量的标准线。按照当年的建设计划,2020年我国才能完成90天以上的储备规模。我国并不是一个石油生产大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很高,只有储备规模充裕了,充分发挥石油储备缓冲的功能,才能建立完善价格机制使得市场不至于失控。

不久前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将加快推进能源价格市场化并择机放开成品油价格和天然气销售价格,成品油的价格机制改革将是“十三五”的重点。

国际油价的异常波动已经使得2013年开始运行的现行成品油调价机制不适合当前的环境,新的价格机制呼之欲出,“天花板”和“地板”的限制只会是一个过渡,2016年市场预期还会有进一步的改革措施出台。

此前的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主要在三个方面努力,一是将调价周期缩短;二是取消了挂靠国际市场油种波动调价幅度限制;三是适当调整了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市场原油品种。

未来市场预期调价周期或进一步缩短的概率较大,可能会由10个工作日缩短至5个工作日。这样会使国内的油价与国际市场的联动更加紧密。随着国内石油产业日益透明化,增加民众的知情权和减少不必要的猜测,这让公布清晰的调价公式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2016年我国原油期货推出的概率较大,国内需要一个对冲原油价格波动的衍生品工具,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企业规避日益剧烈的原油价格波动。同时原油期货价格也可以形成权威的价格预期,指导企业进行生产经营,改变目前较为混乱的秩序和现象。

目前,新的成品油价格机制已经提上了日程,市场化改革是大方向,未来政府将不干预或少干预,以市场为主导、储备调节为辅助的成品油价格机制是终极目标。

撰文/冯锦浩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