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 诺贝尔奖与新兴科技强国

中国在诺贝尔奖上的一块空白终于被填补。

2015年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授予寄生虫疾病研究领域的三位科学家,其中就有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因为在全球疟疾治疗方面的突出贡献,屠呦呦荣获诺奖,并独得一半奖金。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一个诺贝尔奖自然科学奖项获得者,也是第一位获得诺奖生理医学奖的华人。

屠呦呦的荣誉,非但是个人的荣誉,更是对中国科研进步的肯定。长久以来困扰国人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学校里总是培养不出大师级的杰出人才?”终于得到部分解答。在莫言之前,我们叩问自己离诺贝尔奖还有多远;在莫言之后,我们欣喜于人文的复兴得到肯定,却又为自然科学与世界一流的差距而惴惴。终于,屠呦呦的获奖,中国学界至少在心理上不复有此之忧。

屠呦呦的诺奖是一个标志,她不但令国民振奋,还让中国科研力量长舒了一口气。获奖是质变,这一结果建立在长期量变的基础上,只是这漫长而富有成果的量变,被太多人有意无意地忽视。

学术造假、抄袭、粗制滥造、经费挪用……种种丑闻抹黑了中国科研的形象,令大量闪光的成绩因此掩埋。而屠呦呦“无博士头衔、无留洋背景、无院士身份”的“三无科学家”事实又让现行教育和人才培养体系饱受诟病。基础研究耗时耗力耗经费,当民众看到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企业的长期投入换来的居然是几篇负面新闻,看到是“体制外”人士而非政府经费供养之人勇夺诺奖,种种批评自然可以理解。

但中国科研从未停止过进步,事实上,与大家日常的观感不同,我们已经是世界上新兴的科技强国,正在许多领域与德日英法等传统科技强国一争雄长。其实从2009年开始至今,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 简称 SCI,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每年新收录的中国科技论文数量已经排在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

而2015年12月17日出版的《自然》增刊“2015中国自然指数”更是从另一个权威的角度剖析了中国科研在当今世界的地位——这一指数显示,如果按照加权分数式计量(weighted fractional count, WFC),中国高质量的科研产出在2012年到2014年间增长了37%,中国对世界高质量科研的总体贡献高居全球第二位。

这个结论在互联网上被广为传播。因为它改变了公众对于中国科研以往的认知——重量不重质,量大质不优。更为重要的是,《自然》的统计结果还显示,在主要研发国家里,几乎只有中国的权重在大幅增长,其他美德英日法都在下跌——排名第一的美国在2012年到2014年期间高质量科研产出下跌了4%。

如果我们回到诺贝尔奖的话题,那么这些有关中国科研进步的结论正说明一件事情——屠呦呦获奖只是个开始。

要知道,诺贝尔奖侧重于基础研究,基础研究又是最需要时间来积累的研究。而重大的基础研究成果,又通常需要再经历二三十年的考验才能进入诺贝尔奖的殿堂。屠呦呦提取青蒿素是在上世纪70年代,至今已经40多年才在诺奖开花结果。而中国真正大规模、有序并且与世界潮流接轨的科研投入,其实是自改革开放之后。如果我们真要紧盯诺奖的话,那么我们现在缺乏的恐怕不是研究成果,而是时间。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对科研的投入不曾一刻停止增长——2012年全国科研经费超过1万亿人民币,2014年已经超过1.3万亿元,而20年前的1995年,只有区区数百亿元。在强大的财力支撑下,中国得以建设和策划一系列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设施,譬如世界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一个地下中微子实验室、首颗量子通信卫星、全球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等等。中国的基础研究同样成果累累。仅以物理学为例,2015年12月11日,欧洲物理学会新闻网站“物理世界”公布了2015年度国际物理学领域的十项重大突破,来自中国的两项研究成果入选。其中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陆朝阳等完成的科研成果“多自由度量子隐形传态”更是当选“年度突破”,位居榜首。

因此,对于中国来说,在未来可见的历史时期中,获得诺贝尔奖很可能成为常态。诚然,我国科研体系及环境还有许多不可忽视的问题。媒体对于种种学术丑闻的揭露亦非虚言。《自然》或者SCI的数据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但不能说明全部问题。应当认识到在我国科研团队里还大量存在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中国学术论文还存在被引用次数较低、科研效费比低下等问题。不过长期以来的坚持和积累,仍旧保障了我国科技实力的进步,这一点同样也不容诋毁和抹杀。

在经济不发达、科研环境不够稳定的时代,我国尚能取得全球首次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提取青蒿素这样的研究成果,尚能培养出屠呦呦这样的伟大科学家,那么中国科研在今天挤进世界前列更是逻辑的必然。在没有获得诺贝尔奖之前,中国民众和科研人员内心都有一个心结,但是在屠呦呦之后,中国科研不应继续缺乏自我肯定的勇气。中国已经是全球科技先进的国家,中国还会为人类文明的进步而不断贡献。

撰文/曹鸿晖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