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田宽松”走上死磕通缩的无尽路

持续的低通胀和通缩让日本中央银行行长黑田东彦头疼不已,这位前亚洲开发银行行长可能自己都在思考“黑田宽松”为什么没能像美国的量化宽松那样起到效果?2%的通胀目标为何总是遥不可及?“黑田宽松”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2015年,日本仍然在与通货紧缩做着斗争。日本央行80万亿日元的QQE(质化和量化货币宽松政策)并没有让日本人看到2%通货膨胀水平的希望,并且随着消费税税率提升红利的消失,熟悉的通缩又回来了。

2015年4月开始,日本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再度重回1%以下,其中整体CPI同比上涨0.6%,除生鲜食品的CPI同比上涨0.3%,除食品和能源的CPI同比上涨0.4%。这组数据与2015年第一季度的水平相差甚远,前三个月这组数据都高于2%。

事实上,日本自2014年4月1日将消费税税率从5%提高至8%,是拉动日本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CPI的走高原因。2014年4月的基数较高,所以2015年4月的CPI数据就较为难看,也将日本的通货膨胀水平“打回了原形”。

更为可悲的是,从2015年第二季度开始,日本经济距离通缩越来越近,并且一只脚已经触碰到通缩了。具体来看,从2015年6月开始,每个月整体CPI同比升幅都小于0.4%,9月甚至降至0,而除生鲜食品的CPI更为惨淡,2015年5月至12月同比最高升幅只有0.1%,7月份降至了0,8月、9月、10月直接“跨过红线”,均为-0.1%。

除生鲜食品的CPI数据却又是日本央行最为关注的,因为生鲜食品受季节、天气的因素影响较大,排除这些干扰因素的数据才是考量日本通货膨胀水平的最佳指标。而连续三个月的负增长恐怕已经让黑田东彦等日本央行和政府官员的心都凉了。

自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低通胀问题就困扰着日本经济,特别是2000年后,通缩的情况就不时出现,成为日本经济的老大难问题。银行巨额的呆坏账、企业低迷的投资欲望、居民消费意愿不高以及老龄化等因素共同导致了过去25年日本的低通胀甚至是通缩。

虽然日本央行实行了以零利率为特征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由于银行机构的惜贷,日本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出现严重梗阻,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未产生预期刺激经济的效果。而后日本央行又在全球率先推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直接在国内资本市场购买证券资产,以扩大货币供给,但实施效果依然不彰。

时间到了2012年1月,美联储为防止通货紧缩影响到美国经济复苏,首次明确设定2%的长期通胀目标。此后,日本央行时任行长白川方明在日本国会听证会时遭到来自朝野各政党的施压,要求日本央行效仿美联储明确设定通胀目标,以催生市场的通胀预期,从而达到促进消费与投资的目的。

2012年12月,安倍晋三再度出任日本总理内阁大臣后打出经济牌,著名的“安倍经济学”随之产生,“三支箭”中宽松的货币政策首先被射了出去,而射出这支箭的人就是2013年3月成为日本央行行长的黑田东彦。

2013年4月,日本央行宣布将推行新的货币宽松工具——QQE,采取的措施包括将日本公债购买量提高到每年50万亿日元、购买更长到期时间的债券而突破之前的三年限制、增加ETF和房地产投资基金购买、两年内把日元债券和上市交易基金持有量增加一倍、结束之前的资产购买计划。当时日本央行将QQE每年的总规模设定在60万亿日元至70万亿日元,并且正式宣布将用两年时间实现2%的通胀目标。

但日本的低通胀问题并没有根本性好转,2014年10月底,日本央行出人意料地宣布扩大QQE规模至每年新增80万亿

日元。此后日本的通货膨胀水平如何呢?除去因为提高消费税税率导致的CPI一时走高外,日本经济依然在与低通胀和通缩做着斗争,日本央行2013年4月定下的两年实现2%通胀水平的愿望早已成为泡影,80万亿日元在2015年并没有让日本远离通缩。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在日本央行将大量资金推向市场的同时,套息交易也再度活跃起来,考虑到日元极低的资金使用成本和美联储逐步收紧货币政策,海外借款人从日本金融系统融资,而后将资金输向全世界。在国际外汇市场上,日元也从2013年年初的1美元兑换86日元大幅贬值至2015年最低的1美元兑换125日元。

在日元贬值可以带动日本出口增长的同时,日本央行“质化和量化”货币宽松政策的效果也就开始大打折扣了。

当然,最近两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也降低了日本通货膨胀的水平,尤其是国际原油价格持续走低,让日本的输入性通货膨胀风险彻底消失。虽然日元持续贬值对冲了大宗商品进口价格下跌对日本通胀的影响,但其影响力相对有限。

其实,导致日本通货膨胀水平极低甚至出现通货紧缩的根本原因在于日本经济自身的问题,转型缓慢导致经济失去活力。在此情况下,货币政策再大水漫灌对于提高日本的通货膨胀水平也是无济于事。

而日本央行在货币宽松的路上愈走愈远,1月29日宣布实施负利率,成为亚洲首个实施负利率的国家。

从2月16日开始,日本央行对经常账户采用三层利率体系,包括正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银行间无担保隔夜拆借利率依然是0.1%,零利率适用于银行的法定准备金,负利率适用于超额准备金账户,同时维持年增量80万亿日元的QQE。以黑田东彦为行长的日本央行在与通货紧缩斗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撰文/刘子安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