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核问题达成高风险协议

这是一份高风险协议,一旦成功,中东的稳定将向前迈出一步,美国也可以从中东部分抽身;一旦失败,中东的混乱状况将加剧。

2015年7月14日,伊朗核问题六国(美、英、法、俄、中、德)与伊朗达成全面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历史性协议,为解决延续了12年的伊朗核问题达成了政治共识。10月18日,伊朗核问题协议《共同全面行动计划》生效,美欧开始解除对伊制裁。虽然这件事在民间的反应平平,但专家认为该协议将对美伊关系走向、中东地区政治力量平衡和国际政治局势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不过,这也是一份高风险协议,一旦成功,中东的稳定会向前迈出一步,美国可以从中东部分抽身;一旦失败,中东的混乱状况将加剧。

中东目前的混乱状况是奥巴马从前任美国总统小布什那里继承的。奥巴马刚上台就向世界承诺,要“在美国和全球的穆斯林之间有个新开始”。很多人认为,奥巴马太天真了。虽然离卸任还有不到一年时间,至少这种情况至今仍未出现。到底美国与伊朗之间的这份核协议能否算他的外交成就,那得等几年之后才知道。

表面上,这份协议解除了国际社会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作为交换条件伊朗接受对其核计划的限制;实际上,协议意味着美国承认自己能力有限,也意味着美国默认伊朗在中东的大国地位。

1979年伊朗爆发革命,美国驻伊朗的外交官被劫持为人质,美国与伊朗断绝了外交关系,伊朗从此被排除在中东政治圈之外,那时奥巴马还是个少年。美国本意是想将伊朗这个“麻烦制造者”隔离,却引发了更多的麻烦。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将伊朗视为中东稳定的一种威胁,因而试图遏制伊朗。在两伊战争期间,美国实际上是站在萨达姆一边。上世纪90年代,伊拉克也成为美国的敌人。美国在中东有强大的驻军,美国在中东的高压政策导致了“9 11”。小布什抛弃了美国的遏制政策,采取了“先发制人”政策。2003年,小布什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并计划以伊拉克为样板,重构一个“民主的”中东。

小布什的“大中东计划”没有给中东带来稳定和民主,相反带来了更多的混乱和激发了更多极端主义。美国入侵伊拉克似乎印证了拉丹对美国“帝国主义”的指责。美国对伊拉克的重建实际上让伊拉克更加难以管理。美国的入侵在伊拉克催生了“基地”组织和后来的“伊斯兰国”。

被美国人视为“外交新手”的奥巴马似乎意识到美国在大中东的军事干涉起了反作用。不管是在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还是阿富汗,美国从来没达到承诺或希望的结果。奥巴马接受伊朗核协议等于是承认,在中东使用军事手段来恢复秩序的努力失败了,炸弹或更多的地面部队无法解决问题,必须画上句号。

伊朗核协议可以看成是奥巴马中东新政策的第一步。而这个政策的最终目

的有两个:第一,将美军从中东的战争泥滩中撤出;第二,将维护中东稳定的责任甩给那些能够从稳定中受益的本地国家。

这些能够从本地稳定中受益的国家包括沙特、埃及、土耳其和伊拉克。虽然这些国家的政府在许多问题上意见相左,但是都基本上愿意维持现状。也就是说,他们与“伊斯兰国”和“基地”等极端组织不同,愿意维持而不是破坏现有边境内的现有国家制度。

奥巴马认定伊朗也是这样一个国家。让伊朗回到地区大国的位置,作为一名选手而不是“捣蛋分子”,伊朗将作为一支稳定力量出现。换句话说,如果继续将伊朗排斥在国际社会之外,意味着继续的动荡,美国也就无法从目前的泥滩中抽身。

不过,有人怀疑即便是美国能够信任伊朗,伊朗也不一定能信任美国,毕竟两国已经积怨超过35年。虽然如此,双方的这种合作还是有可能成功的,因为这种合作既不是建立在友谊上,也不是在信任上,而是在双方的利益交集上:伊朗可以借助这个协议摆脱西方严厉的经济制裁;美国可以得到伊朗放弃发展核武器的承诺。况且双方的这种合作,可以为双方共同应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奠定基础。在近期的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中,美国首次同意有伊朗参加。

美国中东的老盟友,如以色列和沙特,显然对美伊的接近表示不满,认为美国在牺牲他们的利益来换取自己的利益。他们的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一旦伊朗撕毁了这份协议,或者协议没有得到执行,他们将面对一个更强大的伊朗;中东将爆发核军备竞赛;以色列可能“以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为由,对伊朗采取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中东局势可能失控。因此,伊朗核协议达成,虽然有利于(至少是暂时)缓和中东地区紧张形势(主要是美伊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却可能引起沙特和以色列等国的不满,他们和伊朗的斗争将进一步激烈。这将促使中东战略格局出现新的变化。撰文/喻满意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