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市场化 说“完结”太早

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里程碑,但还不是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全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另外两项重要任务是,强化金融机构的市场化定价能力和进一步疏通利率传导机制。

利率市场化,无疑是2015年最受关注的金改关键词之一。2015年,央行通过5次降息辅以逐步扩大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方式,完全放开了存款利率上限。比较普遍的一种观点认为,以2015年10月23日央行宣布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为标志,意味着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已完成”最后一跃。但对于业内而言,利率市场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存款利率放开并不意味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最终完成,而是面临更深层次的改革任务,步入更高级的阶段。

从资源配置市场化的角度来讲,我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历程。1992年,党的十四大首次提出资源配置的市场化,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此后,对资源配置的认识也逐渐从主要强调产品的市场化过渡到生产要素的市场化。在具体操作层面上,鉴于各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经验教训、理论认识和经济金融发展的实际情况,中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以稳步推进为原则,采取了先放开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再逐步推进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改革的总体思路。存、贷款利率市场化按照“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的顺序进行。2012年以来,利率市场化的进程有所加快,直至2015年10月基本取消利率管制。

市场集中度是市场结构的主要构成要素,是一种量化的指标,用来衡量企业的数目和相对规模的差异,体现企业对市场份额的控制程度和市场的竞争和垄断程度。利率市场化将对银行业集中度产生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方面,由利率市场化所带来的阶段性风险和利率风险,会增加银行业的系统风险和脆弱性。因此利率市场化往往会导致行业中最脆弱的银行破产,降低行业内银行的数量,并会起到增加行业集中度的作用。另一方面,在利率市场化所带来的行业价格竞争中,也会促进银行增强利率预测、风险管理能力,给适应能力强、新业务开发创新能力高的银行带来新的发展机遇,提升其竞争力。特别是中小银行的价格竞争可能使处于行业统治地位的大银行市场份额降低,起到降低银行业集中度的作用。

因此,中小银行更应尽快明确利率定价的原则和考虑因素,以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为核心建立利率定价模型,建立科学的产品定价机制。综合考虑资金供求、资金成本、目标效益、竞争策略等因素,确定基准利率,并根据分支行经营管理水平,授予相应的价格浮动权;建立利率市场化条件下商业银行产品的风险定价体系,并根据市场变化随时进行调整;探索客户差异性定价法,根据客户给银行带来的综合收益不同实行差别定价;合理确定银行内部资金转移价格,在利率杠杆作用下影响行内资金的流向和流量。

除了在银行竞争方面的直观影响,学界更在意的是利率市场化的实质性进展。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里程碑,但还不是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全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另外两项重要任务是,强化金融机构的市场化定价能力和进一步疏通利率传导机制。要让金融市场和机构更多使用Shibor、短期回购利率、国债收益率、基础利率等市场利率作为产品定价的基础,逐步弱化对央行基准存贷款利率的依赖。同时,通过一系列改革疏通利率传导机制,让短期利率的变化和未来

的政策利率有效地影响各种存贷款利率和债券收益率。这两个领域的实质性进展是向新的货币政策框架转型的重要基础。

根据目前情况判断,今后推进利率市场化将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通过央行利率政策指导体系引导和调控市场利率。对于短期利率,中国人民银行将加强运用短期回购利率和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以培育和引导短期市场利率的形成。对于中长期利率,中国人民银行将发挥再贷款、中期借贷便利(MLF)、抵押补充贷款(PSL)等工具对中长期流动性的调节作用以及中期政策利率的功能,引导和稳定中长期市场利率。

二是各类金融市场以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为基准进行利率定价。货币市场、债券市场等市场利率可以依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短期回购利率、国债收益率等来确定,并形成市场收益率曲线。信贷市场可以参考的定价基准包括贷款基础利率(LPR)、Shibor、国债收益率曲线等,在过渡期内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仍可发挥一定的基准作用。各种金融产品都有其定价基准,在基准利率上加点形成差异化、客户化的利率体系,但万变不离其宗,都围绕市场基准利率变动。

三是进一步理顺利率传导机制。在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培育市场基准利率的基础上,进一步理顺从央行政策利率到各类市场基准利率,从货币市场到债券市场再到信贷市场,进而向其他市场利率乃至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同时,通过丰富金融市场产品,推动相关价格改革,提升市场化利率传导效率。

利率之所以要市场化,关键在于市场参与者希望看到资金可以根据市场信号来配置。但是真正做到这一点,前面还有许多路要走,取消存款利率上限,只是“利率市场化”形式上的完结,实质的动作才刚开始。撰文/马樱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