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泡沫暴露A股陋习

局部市场出现了一些让人忧虑的因素。市场对概念的炒作过分狂热,上市公司积极向时髦概念靠拢,主动寻求股价炒作。

从2015年年初开始,创业板指用了5个月时间从1470点最高涨至4037点,整体市盈率最高超过200倍,高居全球榜首。在增量资金疯狂炒作之下,创业板市场泡沫快速积聚,最有代表性的个股暴风科技,股价全年最大涨幅超800%。然而,超高市盈率带来不可避免的风险。在随后的暴跌中,创业板迅速下跌,令股民损失惨重,去杠杆化的过程中部分投资者爆仓,血本无归。而指数全年振幅达177%,在A股中排名首位。

在国际成熟资本市场中,机构投资者充当市场中流砥柱,机构投资者的投资行为具有长期性。然而在A股市场,由于利益分配格局与国际资本市场完全不同,公募基金管理人和份额持有人存在利益分割,导致基金管理人非常看重基金规模,其投资习惯也具有散户特征——投机性强。

在2015年的创业板超级大牛市中,半数以上的创业板股票被公募基金高比例持有,甚至达到惊人的程度,实现了不同程度的控盘,单个基金公司旗下的多只基金“抱团取暖”司空见惯。机构投资者如此炒作创业板,对于A股市场而言,绝不算是一个良性的循环。相反的是,这助长了散户投资者跟风炒小、疯狂追高等不良习惯。

散户投资者本就热衷于概念主题炒作,缺少风险防范意识,这些陋习在创业板大牛市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一些新股民,炒创业板完全不顾忌基本面。根据深交所公布的数据,个人投资者2015年3月至4月继续增持深市股票,2015年4月净买入金额1313.12亿元,比2015年3月份增加105.60%。其中,个人小户、中户净买入积极,分别净买入1329.66亿元和545.57亿元,比当年3月份分别增加133.13%和99.86%。

值得关注的是,新股民的净买入额8倍于老股民的净卖出额。2015年4月,新股民积极净买入1504.60亿元,比3月份增加25.37%;而老股民主要为净卖出191.48亿元。换言之,大量新股民散户的积极入场,是造成创业板近期暴涨的主要因素之一。

除了上述创业板二级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外,依靠基金分仓的卖方研究在这场泡沫中也表现得毫无节操可言。众所周知,券商研究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基金分仓,在去年基金公司集体重仓创业板的情况下,出于利益考虑,很少见到券商分析师提示创业板风险。即使在3000点之上的危险点位,也有不少卖方研究在为创业板估值泡沫寻找合理性,摇旗呐喊。2015年4月,海通证券发布报告表示,本轮A股牛市对应中国梦,牛途还长,降息助推牛市。创业板代表的成长股是本轮长牛主角,类似于2005年至2007年地产链,牛市就是泡沫化过程,买对就不怕贵。甚至在4000点之上,仍有人敢于高喊“创业板牛市刚刚开始”。曾任职美国大行高管的刘正涛在微博上表示,创业板指上4000点高度,个股的千亿市值仅仅是个起点。

疯狂炒作之外,尚存理性的声音。创业板疯牛在去年曾遭遇各方舆论批评,多家中央级媒体集体用头版向市场喊话,称创业板泡沫凸显A股陋习,称卖方研究机构没有节操,公募基金“大散户”陋习严重,要求机构投资者务必不要掉链子。这些声音措辞尖锐,口吻严厉,喊话对象异常明确,这在上轮牛市中从未有过。统计显示,2015年年初至2015年6月初,仅仅5个多月时间,创业板指涨140%,一度触及4000点大关,令踏准牛市的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巨大的泡沫之下,隐藏的是空前的风险。局部市场出现了一些让人忧虑的因素。市场对概念的炒作过分狂热,上市公司积极向时髦概念靠拢,主动寻求股价炒作。在机构和散户击鼓传花的过程中,股价就可以脱离经营收入、业绩等基本面的地心引力,任性地疯涨,甚至只能用“市梦率”、“市胆率”来解释。

对于创业板上市公司而言,飞速上涨的股价意味着公司可以低成本进行场外并购,大股东也可以趁势进行减持,因此也倾向于放任股价的泡沫化,一些公司更是自身频频制造炒作主题和概念。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二季度,有50家创业板公司发布了高转增方案,10送10、10送15、甚至10送20已经变得司空见惯。部分创业板公司的并购行为已经开始追逐市场热点。

泡沫终究会破灭。在杯盘狼藉的餐桌底下,是A股市场种种陋习的集中体现,这些陋习共同制造了创业板市场2015年的“癫狂”景象。这场疯狂闹剧的结局并不优雅,至2015年年末,创业板指已跌落神坛,踏上了价值回归之旅。

撰文/李冰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