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2.0时代

目前,国内经济已经到了需要进一步改革开放才能推动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节点。而自贸区恰恰能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径。更为重要的是,以“开放倒逼改革”也是自贸区试点的题中之意。

去年4月,天津、广东和福建三大自贸区同时挂牌。这是2013年9月上海率先试点以来,中国自贸区试点的第一次扩围。从一到四,这不只是数量的变化,更意味着自贸区建设进入了2.0时代。

自贸区的示范效应是明显的。当下,不少内陆省份都在积极申请第三批自贸区试点资格,可谓热潮汹涌。但目前而言,天津仍是中国北方唯一一个自贸区,而其他三个都在南方。

在官方的设计框架中,自贸区被作为推进改革和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的“试验田”。但由于中国各地经济水平差异悬殊且区位优势不同,因此在上海之后又进行了这次扩围。

多地同时试点,这既能促进良性竞争,也有助于提升经验的可复制可推广性。可以看到的是,天津、广东和福建三地自贸区既有借鉴上海的经验,也自身鲜明的特色。

关于设立自贸区,有学者认为,这堪比当年深圳特区基于中国的意义。事实上,这也是继WTO之后,中国在进入新世纪后所迎来的又一战略机遇。目前,国内经济已经到了需要进一步改革开放才能推动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节点。而自贸区恰恰能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径。更为重要的是,以“开放倒逼改革”也是自贸区试点的题中之意。

自贸区试点并非传统区域性经济改革的范畴,而已经成为我国新一轮制度改革的起点。从自贸区试点的内容来看,其包括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扩大投资领域开放、推进贸易发展方式转变、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和完善法制领域的制度保障等诸多内容。

尽管自贸区的任务有很多,但核心则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政府职能转变的基本原则是简政放权。这就要求,通过权力的下放重新理顺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政府与社会以及政府内部的权力关系,进而实现权力的优化配置。

从“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到“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再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国市场经济的建立历经多个阶段。计划经济体制下,政府直接管理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而且主要是依靠行政手段去管,政企不分,政府包揽的事务过多。而在市场经济中,政府更多的是做市场自发调节不能完成的事情。伴随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政府职能无疑需要进行调整。

在自贸区试点中,针对政府职能转变有一个重大突破便是实施“负面清单管理”。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曾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市场决定”不是不要发挥政府作用,而是在尊重市场规律前提下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这当中关键在于以全面实施负面清单管理为重点破题政府职能转变。

实现“负面清单管理”,需要重新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的边界,在规范政府干预市场裁量权的同时,实现政府职能履行的公开透明。值得注意的

是,“负面清单管理”的重要特征恰恰是实现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至于公权力,则遵循“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用权力清单形式约束权力边界,可以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激活市场活力。

除了明确政府的权力边界,市场活力的激活无疑体现在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上,而这就要以市场化的利率来引导资源配置。

如果说上一轮我国金融改革主要在于微观金融机构层面,那么新一轮金融改革的重点则应转移到构建制度、完善市场、改进利率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上来。其实,外界也期待,我国能以利率市场化为突破口推进金融改革,进而优化经济结构。毕竟,利率管制会导致各市场主体的经济行为发生扭曲。

不过就自贸区金改而言,如何防范资本项目开放后的风险以及如何处理自贸区金融开放与国内整体金融改革的关系也是重大挑战。

围绕资本项目开放本身,外界历来存有争议。但不可回避的是,自1996年实现经常项目可兑换之后,我国资本项目的开放也在稳步推进中。事实上,我国很早前推出的QFII、QDII制度也都是以额度控制的方式,谨慎推进跨境证券类投资。不仅如此,近年来,资本项目跨境人民币业务政策不断放宽,这当中就包括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制度、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RQDII)制度以及沪港通等。而为探路人民币“回流”,拓宽境外人民币投资渠道,人民币FDI政策也已破冰。

目前,央行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并在资本项目开放等方面加快了脚步,未来自贸区如何把握这种改革的节奏至关重要,过快或过慢似乎都不合适。

撰文韩启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