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流年话“压岁”

王 霞

从头年的腊月二十三,人们开始正式筹备过年,到除夕夜子时进入大年初一,一直到十七,都算过年。

过年期间的习俗丰富多彩。“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这放爆竹、饮屠苏酒、贴春联、都是过年的习俗。

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儿时过年的压岁钱。

交子时,父亲带着哥哥们开门放鞭炮,贴春联。我和母亲在家里负责煮好饺子,摆好供桌。

吃了交子的饺子,人们还要守岁。守岁之俗由来已久。最早记载见于西晋周处的《风土志》:除夕之夜,各相与赠送,称为“馈岁”;酒食相邀,称为“别岁”;长幼聚饮,祝颂完备,称为“分岁”;大家终夜不眠,以待天明,称曰“守岁”。“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除夕之夜,全家团聚在一起,吃过年夜饭,围坐闲聊,等着新年到来。

大人们守岁,玩闹了一天的孩子们可是坚持不了一夜。他们拿了压岁钱,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压岁,又叫压祟。传说古时候,有一种小妖叫“祟”,大年三十晚上出来用手去摸熟睡着的孩子的头,孩子受后头疼发热,变成傻子。因此,家家大人都在这天亮着灯坐着不睡。

有一对夫妻老年得子,视为心肝宝贝。到了年三十夜晚,他们怕“祟”来害孩子,就拿出八枚铜钱同孩子玩。孩子玩累了睡着了,他们就把八枚铜钱用红纸包着放在孩子的枕头下边,夫妻俩不敢合眼。半夜里一阵阴风吹开房门,吹灭了灯火,“祟”刚伸手去摸孩子的头,枕头边就迸发出道道闪光,把“祟”吓跑了。原来,这八枚铜钱是神仙变的。第二天,夫妻俩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大家就学着做,孩子就太平无事了。因为“祟”与“岁”谐音,之后逐渐演变为“压岁钱”。

我的压岁钱是用红纸包着,硬硬簇新的十张一毛钱。这在当时,是属于富豪级别的。家境贫寒的父母,在这些习俗上从不将就。如今想来,那是多么厚重的对生活的热望和对子女的爱意啊。

这压岁钱年年都有,压在我们的枕下,进入我满足的梦境,哪怕是父亲去世后那些最艰难的日子。一直到我工作,没成家前都有这压岁的红包。这钱其实我从来没有零花过,都是过后找个机会再贴补在家里的生活上了。可是父母的那份寄望却留存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

后来我做了母亲,儿子每年都会收到很多压岁钱。其余人给的,我都收起来替他保管。我和他父亲给的却一定要放在他的衣兜里,总要年过完,才收起来。哪怕丢了也不会忽略这一步。

我还会给母亲包个红包,这在习俗上也是有的。其实给老人的才叫“压岁钱”。这“压岁”的意思是指不再增长岁数,寓意长寿。我期望母亲能永远和我生活在一起。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