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直击中国返乡摩托大军:裹挟在车流中的艰险夜行路(组图)

龙廷轮一行在广西梧州市东出口服务站合影留念。 蒋雪林 摄龙廷轮一行在广西梧州市东出口服务站合影留念。 蒋雪林 摄
龙廷轮一行在广西梧州市东出口服务站合影留念。 蒋雪林 摄29日晚,在广西藤县境内,返乡摩托大军路遇车祸。 蒋雪林 摄

中新网梧州1月30日电  题:记者直击中国返乡摩托大军:裹挟在车流中的艰险夜行路

记者 蒋雪林

一辆挂着桂M牌、自珠三角返乡过春节的摩托车,倒在321国道上,人距车子5米开外,一名女子躺在路中央不能动弹,一名男子守护在女子身旁,他们身上都还穿着骑行专用的防风衣。

这一幕让龙廷轮深感夜行返乡路充满着危险。他和同伴都放慢了车速。

龙廷轮是云南省文山州岘山县人,29日晚,他和妻子张廷秀,老乡杨永再、何飞一起,驾驶摩托车经过广西梧州市藤县境内,自321国道返乡过春节。从泉州到岘山,全程2000多公里,大约要骑行5天时间。

他们开着两辆炫酷摩托跑车,27日自福建泉州返乡。摩托车每辆价值1万元人民币,排量为250CC,29日16时30分抵达广西梧州市东出口春运服务站休息。17时,记者驾车跟随龙廷轮一行,开始了4个小时的艰难夜行路。

由于不熟悉路况,又恰巧碰上下班高峰,龙廷轮一行花了一个多小时才通过梧州市区。此时,天色已晚,龙廷轮一行选择在梧州市郊的一家路边店吃晚餐。一整天的艰难跋涉,两大盘米饭,四碟肉和一篮青菜,被龙廷轮和伙伴们一扫而空。

吃完饭,休息不到10分钟,他们又重新穿上厚厚的骑行装备,继续艰难的夜行之路。321国道是粤桂间一条重要的货运通道,一路上,大货车从对向一辆接一辆呼啸而过,每每与大货车会车时,龙廷轮的铁骑尾部刹车灯总是亮起,铁骑下意识地往右避让。

在距离目的地藤县天平镇大约22公里处,龙廷轮目睹了发生在同为摩托大军身上的一场车祸。他提醒同伴接下来的行程要加倍小心。他说:“晚上开车,对向来车开启远光灯和对路面不熟悉,以及长时间驾驶,手脚僵硬,都增加了夜行的危险。”龙廷轮一行在广西梧州市东出口服务站合影留念。 蒋雪林 摄龙廷轮29日晚穿行在321国道上。 蒋雪林 摄
一路上记者看到,在弯曲不平的321国道上,每走三五公路就遇到三两成群的返乡摩托车夜行大军。29日晚的广西梧州市境内,气温为9摄氏度,摩托车迎着夜风穿行,非常湿冷,夜风吹得人手脚直哆嗦。

从梧州市东出口到藤县天平镇,大约为90公里,龙廷轮一行花了约4个小时。晚上9时许,龙廷轮抵达当晚的目的地藤县天平镇。三天的骑行,让龙廷轮双肩酸疼,一进入旅馆房间,立即躺倒床上。张廷秀忙着脱掉厚重的防寒装备,拿起护肤品,保养被冷风吹了一天的脸。坐在后座上的她,倒很惬意,路上边走边玩手机。“累是不累,就是屁股有点疼。”

“近乡情更怯,现在迫切地想见到亲人,总想往前赶,但回想夜行路,真的很危险。”龙廷轮说道。

在龙廷轮居住的天平镇交通饭店内,记者见到了广西罗城人陶佳,他和三个同伴一起,当天从广东江门返乡,冬夜的寒冷和夜间行路的危险,让他们也决定留宿天平镇。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约有2.7亿农民工,相当于日本全国人口的两倍。春节一到,他们纷纷自沿海地区返乡和家人团聚。摩托车这一实惠的交通工具受到从中国贫困农村前往沿海制造业中心打工的农民工的青睐。

在福建泉州打工的龙廷轮,月薪5000元人民币左右,龙廷轮和张廷秀是一双儿女的父母,驾驶摩托车返乡,有无奈,但也有饱览沿途风光的浪漫情怀。

“中国开通了多条高速铁路后,提高了春运运能,但由于买票难及返乡后的便利,不少返乡农民工还是选择了驾驶摩托车返乡,近两年,还出现了以骑行返乡为时尚的年轻一族。”梧州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李子郁说道。

在过去的一周里,交警部门统计,过境梧州市的返乡摩托大军为3万辆,去年从春运开始到年三十,过境梧州的返乡摩托大军是18万辆。

30日早上8时,龙廷轮又跨上他的铁骑,向远方的家乡奔去,不管风雨、寒冷,还是路上的艰险!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