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有足够能力应对经济增长中所面临的问题——访经济学家曹远征

增长仍非常可观。当前中国经济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但中国有足够的能力加以应对。

曹远征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主要有四点结构性原因。首先,当前外需不振倒逼中国从依靠外需转向扩大内需;第二,中国用工成本提高使制造业低成本竞争优势不可持续,需要依靠创新;第三,中国人口结构发生变化,老龄化趋势明显,医疗养老等消费增大,导致储蓄率下降,使投资驱动正在转向消费驱动;第四,资源环境成本提高,使依靠廉价资源环境成本的增长不可持续。因此,中国经济放缓不是短期的周期性波动,而是趋势性的,也是经济体发展的客观规律。

他指出,任何一个经济体增长到一定阶段后都会出现增速放缓的过程,例如同处亚洲的日本、韩国。中国经济当前实际增长仍然很高。现在增长1个百分点,相当于5年前增长1.5个百分点,相当于10年前增长2.6个百分点。基数越大增长会越慢,但每一个百分点的增长总量很高。现在7%的速度相当于5年前的将近10%。

对于中国经济未来发展,他认为,总体来看,中国经济增速或将分四个台阶,10%以上、6%以上(大概维持到2020年)、4%左右(大概维持到2049年),再往下就将与发达国家的增速一致。现在中国经济正在从10%向6%的速度收敛,不要让收敛速度过快,收敛幅度过大,是当前宏观调控的目标。当前中国经济持稳的关键是稳定在第二个台阶。

曹远征认为,国际上对于中国经济的担忧实际在于中国能否继续保持可持续的稳定增长。中国经济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外界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经济下滑会不会引起就业问题严重化;二是会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债务是否可持续。

对此,他认为,首先,只要中国经济增长维持6%以上,每年新增就业机会就会达到1000万个以上,就能实现充分就业。从目前来看,中国经济放缓不会到6%以下,因此充分就业可以保障。第二,中国政府债务占整个国民生产总值(GDP)比例是全球最低的。按照欧盟标准,一国政府债务不应超过GDP的60%,但全球只有中国能达到这个标准,只有40%。同时,中国在进行财税体制改革,重新确定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关系;通过中央政府发债,解决期限错配问题,避免造成银行坏账;通过引进民间资本,发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以项目本身的收益作为还债的来源,进行项目融资安排。因此,这两个风险是可以避免的。

对于年初人民币汇率波动问题,他认为,这次出现波动的原因是美元加息。人民币只是相对价格变化,人民币相对于其他货币还是在升值,但没有美元升值速度快,表现为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在相对价格变化情况下,市场出现误解、恐慌,再加上有些人利用这些恐慌进行某种操作,造成相对价格大幅波动。一国货币的定值基础是本国的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率提高意味着本币的购买力在上升,就会升值。中国劳动生产率尽管是比过去增长速度减慢,但毕竟还在上升之中。预计现在到2030年左右,每年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将使人民币每年还能升值1%-1.5%左右,因此人民币本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如果有变化的话,是外币的价值在发生变化,导致出现人民币相对价格变化。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